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古代幫我爹造反
我在古代幫我爹造反 連載中

我在古代幫我爹造反

來源:google 作者:周小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慶 趙益

本書又名《土著阿慶和穿越重生阿慶爹的造反史》趙慶的親爹穿越活了一世後又重生了,亂世當道,前世大受刺激的親爹今世要舉大旗造反,阿慶捂着自己的錢袋子,親爹要造反,她能怎麼辦?只能擼起袖子加油干!一家人紅紅火火恍恍惚惚造反路上一去不復返,擔驚受怕倒是小事,重要的是阿慶作為反賊的女兒,嫁不出去了!一家人為著婚事愁眉不展時,阿慶大手一揮,「你們忘了我小時候網魚網出來的小伙了?救命之恩以身報,我就選他!」展開

《我在古代幫我爹造反》章節試讀:

愣了一下,阿慶伸手拍了拍胸脯。

等等!爹爹睜開眼睛了?

「爹爹!你醒啦!」

趙阿慶連忙爬起來拍拍屁股,再次湊到趙益的面前。

趙益眼神空洞,獃獃愣愣地盯着房梁。

「爹爹?」

阿慶拍了拍她爹的臉,試圖叫醒他。

拍了好幾下,趙益這才慢慢轉動眼珠子,對上阿慶的視線,從茫然到震驚,趙益眼睛裏像是飽含了千萬種情緒。

他聲音顫抖沙啞,像是剛從沙漠中逃難出來的旅人,乾涸嘶啞得厲害,「你是……阿慶?」

阿慶:Ծ‸Ծ

「爹爹,我是阿慶啊,你怎麼了?不認識我了?」阿慶抖着嘴巴,她爹看她的眼神,好陌生。

「我又活過來了?」趙益不可置信地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果然很疼!

「爹爹,你還沒有死啊,雖然你早晚會死,但你現在是活的。」

趙益的樣子讓她心中忐忑,她爹是不是被揍傻了?

「阿慶,爹的阿慶!」趙益惶惶然終於明白現在的處境,他激動得老淚縱橫,將趙阿慶摟在懷裡。

「爹爹,你勒疼我了。」

趙阿慶扭了扭,從趙益懷裡掙脫出來。

「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

趙益喃喃道。

「爹爹喝水。」趙益神經兮兮,阿慶趕緊體貼地倒了一碗水過來,讓他醒醒腦子。

趙益手抖得端不穩碗,她索性拿了木勺,一勺一勺喂趙益喝下去。

「外面……在幹什麼?」

嗓子得到滋潤,趙益遲疑着問道。

「二叔二嬸皮癢了,和奶奶在分家哩!」

趙益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他抖着手,顫顫巍摸了摸趙阿慶毛茸茸的小腦袋。

「爹的阿慶還在,真好。

「爹爹,你怎麼哭了?腦瓜還疼嗎?我去讓奶奶叫大夫過來!」

見趙益眼眶都濕潤了,阿慶急得不行,趕緊從床上爬起來,要去叫田氏。

「先別去,爹爹不疼,就是累,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趙益虛弱得講話都大喘氣,弄的阿慶緊張不已,使勁瞪大眼睛看着他,生怕一眨眼趙益就嗝屁了。

「那阿慶看着你睡。」

阿慶抿了抿小嘴巴,眼睛滴溜溜盯着她爹看。

外面院子里田氏已經請來里正,正在分家產。

趙益很快又睡了過去,阿慶屏住呼吸,悄摸摸伸出手指頭,放到她爹的鼻子下方。

綿軟溫熱的呼吸打在她的手指上,她輕輕鬆了一口氣,躡手躡腳走出房間。

阿慶走出房門,趙益合上的眼又慢慢睜開來,他出神地望着上方的房梁,喃喃自語道:「我居然真的重生了!」

穿越過來活了一世,臨了竟然又重生了,老天真是待他不薄。

趙二和馮氏已經拖家帶口在收拾家什,阿慶走到田氏面前,附耳道:「奶奶,我爹爹醒過來又睡過去了!」

田氏像根彈簧嗖的一下彈起來,「你去李大夫家裡看看他在不在,在的話把人請過來。」

阿慶得令,屁顛屁顛跑出門。

剛出院門,就見一輛馬車朝她的方向疾馳而來。

阿慶連忙避到牆角下。

馬車濺起一陣灰塵,車夫「吁」了一聲,馬蹄高高揚起,嘶嘶叫了兩下,穩穩停在了趙家大門口。

車夫跳下馬車,從車輪子底下拎出一隻被壓扁的老母雞,朝阿慶晃了晃,粗聲粗氣問:「小孩兒,這雞是你家的嗎?」

真是晦氣,這老母雞哪條道不好走,偏偏撲棱着翅膀往他車輪子底下轉。

這下好了,少不得要出點銅板賠償了。

阿慶湊近了看,一臉可惜搖頭,「不是,我們家雞是圓的,沒有這麼扁。」

不過這隻雞毛色和冠子跟他們家養的一模一樣。可惜了,要是他們家的,今天就能燉雞吃。

她爹爹也有雞湯喝。

車夫:「……」

他一言難盡地看着眼前可可愛愛披頭散髮的小姑娘。

突然有點想把壓扁的老母雞揉捏兩下變成圓的。

「主子,您看這……」

馬車帘子拉開,裏面走出一個濃眉大眼的年輕公子。

年輕公子緩步踩到馬凳上,手中摺扇一甩,自以為動作瀟洒風流。

忽然腳下一滑,哎喲一聲整個身體直挺挺地從馬車上滑下來。

年輕公子有點胖,直挺挺的滑下來,一直吸回去的平坦小腹突然彈回來變成圓鼓鼓的小肚腩。

阿慶咬住嘴巴,腮幫子鼓鼓囊囊想笑又不敢笑。

年輕公子好不容易站立住,猛吸一口氣,努力板着一張臉,試圖掩飾自己的尷尬。

「咳咳,小孩,這是你家?」

「是呀。」阿慶點頭。

「你家大人在家吧,帶我們進去。」年輕公子大手一揮,捋了捋微皺的長衫,耍帥不成索性直接把摺扇扔車廂裏面。

大秋天的打什麼扇子。

阿慶上下左右打量了一下主僕兩人,再看看後面跟着的七八個隨從,抿了抿唇道,「你們在門口等着,我把我奶奶叫出來。」

爹爹說了,家裡可不能隨便帶陌生人進去。

「奶奶!快出來,家裡來客人了!」

阿慶朝着院內叫喊,田氏很快到門口。

年輕公子拱手朝田氏作揖,面上堆着和善的笑意,阿慶見里正和幾個族叔都在,這才放下心去叫大夫。

待阿慶拖着顫顫巍巍的李大夫小跑着過來時,小院內一片和樂融融,旁邊石桌子上還放了一堆布匹禮物,應該是年輕公子帶過來的。

「奶奶,我爹醒了嗎?」

「沒有,你帶李大夫進去看看。」

「嬸子,小侄能否進去探望一下恩公?」年輕公子朝田氏問道。

「可以。」

田氏點了點頭。

阿慶瞅了瞅這個樣貌板正挺着小肚子的年輕人一頭霧水,他說的恩公是爹爹吧。

有人進來了,早就知道會有人上門感謝的趙益這會兒根本不想起來應付,索性直接閉着眼不吭聲,裝睡着。

李大夫給趙益把了脈,重新寫了一張藥方交給田氏,「脈象確有轉好,方子也需要重新換了。」

接了方子,田氏正欲掏錢給診金,年輕公子已經先她一步,掏出一錠銀子遞給了李大夫。

「嬸子,趙大哥乃因救侄兒之妹受傷,這診金理應由侄兒負擔。」

年輕公子又朝田氏鞠了一躬。

李大夫收了銀子往嘴巴里一咬,老牙差點兒給他硌掉了,他顛了顛分量,差不多得有十兩的樣子。

「也用不了這麼多銀子。」李大夫道。

「無妨,後續趙大哥的診金也一併給了。」

年輕公子笑道。

李大夫這才心安理得地收下。

東西送到,也見了趙益,年輕公子又誠摯感謝了一番,這才帶着僕從離去。

走之前,車夫從口袋裡掏出幾個銅板遞給阿慶,「小孩兒,這是我家主人賞你的,拿去買糖吃。」

阿慶覺得這車夫很是神氣,說話跟普通人不一樣。

不過看在銅板的份上,她不會和車夫計較,收下銅板,樂顛樂顛兒地回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