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保安隊的日子
我在保安隊的日子 連載中

我在保安隊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寒月殘枝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寒月殘枝 王炸 都市小說

這是一部小人物的奮鬥史,也可以說是我的成長史2021冬天的凌晨,窗外下着大雪,我寫下了這個故事的第一筆這個故事,有一點點歡樂、一點點悲傷,還帶着一絲溫暖展開

《我在保安隊的日子》章節試讀:

我雖然追了楊詩雨四年,但我也只是她眾多追求者的其中一個,我把我最美好的四年青春,都花費在她一個人身上。

我覺得沒有人比我更痴情了,我生來倔強,如同努力學習那樣,明明知道最後的結果是壞的,可我總是喜歡不撞南牆不回頭。

對於楊詩雨同樣如此,用一首痴心絕對來襯托一下我現在的心情,也不為過。

別的人追着追着就放棄了,轉頭去追其他女生,很快就成功了,牽着手在校園裡漫步,在陰暗的角落裡忘我的接吻。

只要我鍥而不捨,我相信付出一定會有回報,我一定可以感動她。

當我聽到她被富豪包養的時候,我是那樣的不可置信,我不相信這樣漂亮的女孩是那樣的人,我想去問問她。

我打聽到了楊詩雨所在的那片別墅區,這是天水市最豪華的別墅區,有錢人都喜歡在這裡居住,大門很是氣派,旁邊巨大的岩石上寫着「江南世家」四個金色大字。

我走到保安室門口,敲了一下玻璃,從裏面伸出一個腦袋,他是我以後的隊長,我們都叫他老田。

老田似乎剛睡醒的樣子,問我:「你找誰啊?有沒有預約?」

這樣的高檔別墅區,沒有預約肯定不能隨便進入,我明白,只能抱着試試看的態度:「我找楊詩雨。」

「幾號樓?」

這下問的我啞口無言,我確實不知道楊詩雨住在幾號樓,看着裏面的別墅區坐落一片,我隨便編了一個號碼。

老田狐疑的看着我:「你在撒謊。」作為一名保安,這點職業精神還是有的,一眼就看出我在撒謊。

我不想放棄,支支吾吾的回答:「我找我女朋友,她告訴過我幾號樓,我給忘記了。」

「行了,一看你就是剛進社會的毛頭小子,說話都不利索。你一個窮小子,女朋友會住在這裡?你當我傻啊。」老田不依不饒。

我是騎單車過來的,他看到了,假如我開着豪車,他應該就不會阻攔了。

我只能用哀求的語氣對他說:「求求你了,就讓我進去吧,我真的是來找我女朋友的。」

老田拒絕了我:「我不能讓你進去,隨便讓陌生人進去,丟了東西,那我的飯碗就保不住了。」

聽到人家這樣說,我也不好再強求了,這是人家的職責。

沒辦法,我只能找到離大門不遠的一處陰涼處,靠在單車上,看能不能等到楊詩雨出來。

六月的天氣已經很熱了,我站在樹下的陰涼處,依然能感到撲面而來的熱浪,把人蒸的燥熱難耐。

老田從保安室出來,手裡拿了一瓶水:「喝口水吧,怪熱的。」

我沒有接,對於他不讓我進入小區的事情,我還在耿耿於懷。

「呦,小夥子還挺倔。」他把水硬塞到我手裡,和我說起了話:「是不是還在埋怨我啊。」

我看着手裡的水,覺得這個人還不算太壞:「看你人挺不錯,為什麼要刁難我?」

老田笑了:「給你一瓶水喝就覺得我是個好人了,那你還真是天真,不讓你進,是我的職責,再說你進去有什麼用,又不知道人家住在幾號樓,難不成挨邊去敲門,打擾了別人,我就不用幹了。」

我點點頭,他這樣做並沒有錯。擰開瓶蓋,喉嚨吞咽了一下,我確實渴了,一瓶水被我咕咚咕咚的喝了個精光。

老田接着問我:「你女朋友長什麼樣子啊?說不定我認識呢。」

老田在這當保安,每天進進出出的人都要經過他眼皮子底下。

我把楊詩雨的樣子,大概向他描述了一下,最顯眼的特徵是楊詩雨眼角下有顆淚痣,正是這顆淚痣把我給吸引住,我覺得那樣漂亮乾淨的臉蛋上,長了一顆淚痣,很性感。

老田撫摸了一下下巴,若有所思的說:「你說的這個女孩我確實見過,年輕漂亮,不過,你確定她是你的女朋友?」

說楊詩雨是我的女朋友,其實也是我在撒謊,我以為老田又看出來了,沒想到老田感嘆的說:「你的女朋友是被人截胡了吧。」

我疑問:「什麼意思?」

「她的身邊跟着的是另外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很有錢,他在這裡買下一個別墅,我見過他身旁常常挽着不同的女人。哎,懂得都懂,很多女孩子都喜歡有錢人呢。」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說得對,楊詩雨喜歡有錢人,這本身沒有錯,哪個女孩不想以後的生活能夠得到保障,這很正常。

可是,老田說這個富豪常常換不同的女人,那楊詩雨豈不是也會重蹈覆轍,被人玩弄了感情不說,還被人踐踏了身體。

楊詩雨是我四年的青春啊,我不允許這樣美好的事物,被別人踐踏,我要把這件事告訴楊詩雨,讓她知道這個富豪,只是在玩弄她的感情,這樣的男人過了新鮮勁,一定會把她拋棄。

嗯,我下定了決心,今天必須等到楊詩雨,把這件事告訴她。說不定,因為這次我把她從水深火熱之中解救出來,她一感動,轉身就做我女朋友了呢。

傍晚的時候,湛藍的天空上出現了卷積雲,像一朵朵棉花一樣墜在天空上。

老田在門口,突然一個敬禮,隨後從裏面開出一輛黑色的奧迪a8,奧迪沒有停下。

老田向我使了一個眼神,我明白過來,這車裡一定坐着楊詩雨。

等了快一天了,終於等到她,我趕忙跑到奧迪前面,逼停了車子。

奧迪車窗搖了下來,從裏面伸出一個豬頭:「找死啊,把我車碰壞了,你賠得起嗎?趕緊滾。」

男人說完話,把頭縮了回去。我清楚的看到,坐在副駕駛的女孩在和他說著什麼。

那個女孩帶着墨鏡,墨鏡佔了半張臉,我不確定是不是楊詩雨,如果攔錯了車,那就尷尬了。

女孩打開車門下了車,她取下墨鏡,想看的更清楚一些,看了一會,表情一怔:「王炸,怎麼是你啊,在車裡看着就像,沒想到真是你。」

我點點頭,面前的楊詩雨穿着緊身的白色抹胸,鼓起的胸部像蘋果一樣,圓潤挺拔,白色的絲質襯衫披在身上,雪白的雙腿像鉛筆一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