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艘八寶船
我有一艘八寶船 連載中

我有一艘八寶船

來源:google 作者:月昭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老闆 奇幻玄幻 小天

眾人謂我:雲老闆我有一艘八寶船,船內可納萬千法眾人:「雲老闆,你船里有什麼?」雲老闆:「什麼都有,無所不有……」眾人:「雲老闆,你這些年可掙了不少銀兩吧!花在哪裡了?怎麼總說自己沒錢了?」雲老闆:「哎~主要是買地,這些東西太貴了!」「你買地是要建屋修房嗎?」「不,不,不,我買地是為了種糧食,我這裡缺錢也缺糧……」「可這種糧食的地也不貴呀?」「是不貴,主要是我買的多!」「多?有多多?」「無窮無盡之多……」展開

《我有一艘八寶船》章節試讀:

當日頭墜西,遠處天邊只留着昏黃雲彩,劉虎力氣也回了大半。

「大家先睜眼了,我給大家分乾糧和水,這次是最後剩的了,吃完就沒有了,今晚一定要走出去,如果還是出不去,大家就同月同日死!」劉虎說著最狠的話,但是也看出了決絕之心。

眾人被這快要上斷頭台的氣勢給嚇了一跳,忙回了神,起了身,哆哆嗦嗦接過劉虎給的乾糧,可乾糧不負其名,幹得卡嗓子眼兒,可這是最後一頓了,都不敢不吃,只得含在嘴裏用唾沫星子泡軟了吞咽下去,有的實在是連唾沫星子都幹得沒有了,只得混着劉虎給的那口救命水吞下去。

一頓飯畢,所有人的精氣神稍微有了變化,呼吸都有勁了些,全都默契地沒有多說話,積攢着力氣,多說一句話就是多了一絲危險,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夜色如約而至,天上承載着所有人希望的星辰也不負所望地高懸着,像一把衝鋒者的號角催促着所有人前進!

走,走,走,保持着呼吸,保持着隊形,一刻也不能停,今晚就是最後一晚,沒有食物,沒有水源,除了走出去,沒有其他辦法!

漸漸地,有人開始累了,呼吸也亂了,肚子一側不知是餓的還是累的,疼得直不起腰,用手扶着不敢落隊,齜牙咧嘴扛着這股疼痛。

當一個人開始呼吸變亂了,大口大口喘着氣,其他人也跟着亂了,呼吸亂了,腳步亂了……

還要走多久,沒有人知道,劉虎一路上沒有說一句話,只安安靜靜做個領頭羊走在前面,時不時喊一聲確定方向,所有人都緊緊跟着,直到白日里積攢的力氣全都用盡……又是一個小丘,可大家都乏了,實在不能再爬上去。

「劉老大……還要多久……我們走了……有三個時辰沒有……怎麼還沒出去,怎麼還在沙漠!」一人強打起精神問着,積攢力氣已經沒用了,找不到路了嗎?如果一直這麼走,沒人能活着出去!

「沒有三個時辰,至多只有兩個時辰,不要說話,爬過這個山丘,就能看到希望了。」劉虎氣力尚足,呼吸平穩,依舊做個領頭羊帶着大家。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說了聽我的就不要質疑,給你們半刻時間休息,只半刻!調整呼吸,不要把多餘的力氣浪費在懷疑上!」劉虎打斷了他的話,擲地有聲說道。

一陣窸窸窣窣,有人原地站着調整呼吸,有人跪在地上求神保佑,有人喪着臉什麼都沒做直勾勾盯着那滿天自由的星辰……

費儘力氣,爬過了這個小丘,眾人長舒了一口氣,劉虎盯着那指路星辰的方向準備繼續出發,忽然聽到人群中一人驚喜大喊:「快看!有人家!我們走出來了!」

其他人一聽,忙朝前看去,只見不遠處,燈火通明,像是一個大火堆架在沙漠里,遠遠望去,就像是沙漠里卧着一個巨大的夜明珠!得救了!逃出來了!

眾人樂得忘記了渾身的不適,看着不遠處的燈火,臉上洋溢着劫後的喜悅。

劉虎大笑道:「還等什麼,快走!快走啊!咱們有活路了!」

聽了這話,所有人動了,腳步加快,朝着那光亮處跑去……

如今看得到希望了,所有人的腳都彷彿被灌注了力量,不由得加快,加快,再快!

越來越近,那光亮也越來越亮,亮得所有人的心都是暖的,亮得所有人都忘記了飢餓忘記了乾渴……

「為什麼會這樣!是天要亡我嗎,為什麼!為什麼……」人群中有一人崩潰叫喊出聲,話里全是絕望。

其餘人也是跪倒在地,有的人趴伏下去嗚嗚痛哭,有的人已經沒力氣哭了,只張大了口麻木着臉不發一聲……

那是什麼希望,那不是希望,只是給了希望又狠狠踏碎的混蛋!

當那光亮近在眼前,才看清了那光亮里是什麼,那哪是什麼人家,只是一個小舟,一個客船,說客船也是高估,說不得還容不下一個人,整條船不足半丈,成人大步一跨就從頭到尾。

船兩頭微翹,正中鑲嵌着兩層閣樓似的艙,只最底下那層艙留着一個窗戶,窗戶之小,不足成人巴掌大。

船前後兩邊各在旁支了一個木杆,桿上掛着一個燈籠,裏面不知道放了什麼,沒有火焰跳動,但是卻長久亮着,像是夜明珠,可肯定那不是夜明珠!

兩邊燈火通明,將整隻小船籠罩在光亮里,也難怪所有人都以為是哪裡的人家。

看到這樣一個連容身都沒辦法的小船,所有人瞬間失了希望,癱倒在地,哭喊,捶胸頓足……

「劉虎,都是你,要不是你說要逃,說不定我們還不會這樣,活不了,死不了!」那六人里有一個男子,鬍子拉茬,面色青黑,對着劉虎就是一頓指責。

要不是劉虎說留下也會死,還不如逃走,那麼大家也不會費了大力氣趁守備交接那半刻鐘逃出來。

可是,這麼多人,哪裡能逃走,跟在後面跑的,還不是被抓的抓,殺的殺。

如果不逃就好了,說不定還不會這樣,不會死在這沙漠里,最起碼能活着,最起碼能多活幾天,或者幾十天……

「胡家老三,你說的什麼屁話,當初說逃的時候,你可沒含糊,跑得最快的也是你!現在說什麼好歹,你要死就回去,別怪他人!」另一個聲音渾厚卻沙啞的男子說話也是不留情面。

「李狗子,你就是那劉虎的一條狗吧,他說什麼就是什麼,說什麼跟着他走,你看他走出去了嗎!我來這裡的時候連兩個時辰都不到,我再蠢也知道到不了兩個時辰,現在呢,走了兩天都沒走出去,老子真是鬼迷了眼,信了他!」被喊作胡家老三的人啐了一口唾沫,一臉怨憤。

被稱作李狗子的人,名叫李甫,小名狗子,聽到這話,也息了拌嘴的想法,確實,明明來的時候不足兩時辰,是真的帶錯了方向,走錯了地兒嗎,朝劉虎看去,發現所有人都看着劉虎,想要從他那裡得到消息,哪怕是說一句,走錯地方了,或者說是看錯了,可是劉虎什麼都沒說,只直勾勾地盯着那滿天星辰中的不知哪一顆,靜靜地站着……

沒走錯方向啊,劉虎看着那顆指路星辰,陷入了自我懷疑,他也確實在行路過程中多次懷疑過,來的時候不足兩個時辰,誰都能發覺,可是,按照星辰指路走,也確實沒錯,但是,錯的是哪裡,錯的是誰!

等着劉虎說話,但是等了好一會兒都沒見他有反應,人群中有人急了,「劉虎,你倒是說話呀,我們還有多久能出去,是不是快要到了,是不是啊!」

劉虎被那喊聲叫回了神,語氣也沒有了當初的篤定,「我……不知道多久能出去,我……真的……是看着星辰走的,以前……從沒出過錯。」

「你什麼意思,你怎麼能說不知道,你帶着我們出來,死了那麼多人,你現在說一句不知道——」那胡家老三聽了那混賬話,實在忍不住,沖了上去就給了劉虎一拳,雖然渾身疲累,但是氣憤之下,那拳頭也狠狠招呼上了劉虎的臉。

劉虎吃痛之下捂臉側身躲開,可胡三根本就沒消氣,捏着拳頭朝他身上招呼,朝他頭上招呼,而劉虎沒還手,只躲開……其他人也沒有一個上前拉架,就在一旁看着。

突然一個清朗如泉,凌冽如冰的聲音傳到所有人耳朵里,「你們,夜半三更,到我家門前打架吵鬧,擾我清夢,是不是不太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