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有三千死士替我掙錢
我有三千死士替我掙錢 連載中

我有三千死士替我掙錢

來源:google 作者:花下獨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慕川 花下獨白 都市小說

財務危機的秦慕川,意外獲得來自外星域的三千死士,於是,秦慕川選擇,讓這三千死士,去替自己掙錢秦慕川想着,熬過一個月,就能開啟財務自由的躺平人生可是天不遂人願,僅僅過了數天,他便捲入了一場更大的危機之中展開

《我有三千死士替我掙錢》章節試讀:

十月十五,小雪,氣溫驟降,距離過年,只有不到三個月了。

看着手機銀行里僅剩的八百九十五塊兩角三分的餘額,秦慕川長嘆一聲,打消了加一小份紅燒牛肉的想法,在街頭小麵館要了一份八塊錢的清湯麵,還找老闆免費加了兩份面,在老闆嫌棄的眼神中,三兩口就吞了下去。

「還好,媽媽這個月的醫療費付過了,這八百多塊錢,省省能夠這個月的伙食費了,但是這個季度的房租,已經拖了一個多月了,哎!」

吃完面,秦慕川滿心煩悶地走出麵館,抬頭看了一眼已頗為蕭條的街道,繁華的經濟大都市江南市,萬家燈火通明,卻沒有一間是屬於自己的。

「唉~」

秦慕川長長嘆了口氣,苦笑一聲,從江南師範學院畢業兩年,所有的同學之中,估計自己是過得最苦逼的了吧。

「滴~滴~」手機響了兩下,收到了一條信息,秦慕川打開一看,是房東發來的:「我到了,給你十分鐘交房租,否則,你就不用回來了,我會把你的東西扔出去。」後面還附了一張照片,是自己那間十平米的小窩。

「等一等,我馬上想辦法。」

秦慕川哀嘆一聲,他無數次想離開這個讓他毫無歸屬感的繁華都市,但最終都無法捨棄現在每個月將近萬多的工作,若是回到老家,他如何去解決母親每個月一萬多的醫藥費。

畢業那年,母親被查出慢性腎衰竭,找親戚東挪西湊,受盡白眼,終於湊夠了三十萬醫療費,但手術後,每月都離不開昂貴的進口藥物控制了。

原本是想考編製回老家省會城市當一名教師的秦慕川,只能憑藉一米八多的出色外形,留在江南市找了份大公司的銷售工作,拚命掙錢留住辛苦了大半輩子的母親,同時還欠下的債。

晚風一吹,秦慕川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緊了緊身上那件穿了五年的舊夾克,猶豫了片刻,還是撥通了女友蕭亭玉的電話。

自從上次兩人鬧彆扭後,已有一個月沒聯繫了。秦慕川這一個月心情低落,加上還出了趟差,累得不行,便沒有像往常一樣及時去哄蕭亭玉。

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直到芒音,彷彿電話那頭的那個人,已經離他而去。

秦慕川無奈,第二次撥了過去。這一次,蕭亭玉接了電話,似乎不太方便,在電話里小聲說道:

「喂,有什麼事,你快說…」

秦慕川頓時愣住了,有些不適應,若是往常,蕭亭玉定會不依不饒不可理喻一番,然後撒嬌要自己哄,才會給自己一個台階下,但這次,為何如此反常?

「你…能不能先借我三千塊錢,交房租。」

秦慕川感覺自己耳根都在發燙,但是沒辦法,除了蕭亭玉,他實在無人可以再借錢了,兩年前母親手術的時候,已經把能借的不能借的,都借了個遍,現在那些親戚朋友看到他,都跟看瘟神似的。

電話那頭,蕭亭玉出奇地沒有罵他,而是沉默了片刻,小聲說道:

「我卡里沒錢了,身上還有兩千多現金,你過來,我拿給你。」

說完,便掛了電話,然後快速發了個定位過來。

秦慕川一看,是離自己大約五公里的臨清山,是一處位於臨清江畔,海拔大約兩百多米的旅遊景點,山上有個臨清寺,香火鼎盛。

念大學的時候,秦慕川跟蕭亭玉經常上去玩,還在臨清寺前的鐵索橋上鎖過一把同心鎖。

「亭玉肯定是不生氣了,特意去臨清山準備給我驚喜的…」

秦慕川疲憊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伸手打了輛的士,他想快點見到蕭亭玉。

市區堵車頗為嚴重,秦慕川無聊之下,給蕭亭玉發著信息彙報自己這一個月的行程,但蕭亭玉一條未回。

「今夜八點,雙子座流星雨降臨江南市,錯過要等十八年…」

一條推送新聞映入眼帘,秦慕川點開一看,原來是今晚八點有十八年難得一遇的雙子座流星雨,臨清山是最佳觀賞點之一。

「原來,亭玉是約我去看流星雨啊…」秦慕川看了一眼時間,七點不到,時間肯定來得及,頓時靠在的士座椅上,幸福地笑了。

三十分鐘後,秦慕川到了臨清山腳下,興奮地給蕭亭玉發了條語音:

「亭玉,我到了,鐵索橋上等我啊…」然後用盡全身力氣,全力朝山頂奔去。

「亭玉,這…他是誰?」

十分鐘後,滿身興奮的秦慕川氣喘吁吁地爬上臨清道觀前的那座鐵索橋時,頓時傻了眼,一身合體梨子大衣,亭亭玉立的蕭亭玉身邊,居然站了個一身名牌,斜眼看着自己的年輕人。

「玉兒,趕緊跟他說清楚,我們去看流星雨,我在道觀臨淵閣定好了位置。」

年輕人和蕭亭玉十指緊扣,斜着掃了一眼秦慕川,然後轉頭對蕭亭玉微微一笑,溫柔說道。

秦慕川還沒來得及質問,蕭亭玉已經轉頭朝年輕人嫣然一笑,然後轉頭對秦慕川說道:

「慕川,這是兩千八現金,你拿去交房租吧,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了,我從家裡拿的那五萬塊,你也不用還了,希望你不要恨我,你忘了我吧!」

說完遞出了手上拿一疊錢,見秦慕川傻愣愣你但看着自己不接錢,便厭惡地看了一眼此刻一身舊衣服,有些邋遢的秦慕川,將錢往地上一放,拉着年輕公子哥轉身就走。

「亭玉,你…你肯定是都氣我的是吧?你別生氣了,我上個月是出差去了,要不我早來哄你了…」

秦慕川渾身顫抖,眼淚不爭氣地就流了下來,一見蕭亭玉要走,頓時一步上前,就抱住蕭亭玉的纖腰。

「你他媽是聽不懂人話嗎?趕緊滾,以後不要再騷擾玉兒。」

蕭亭玉身邊的年輕人眼疾手快,一把扯住秦慕川的手,將他推出老遠。

「你…你給我放開亭玉…」

秦慕川在見到兩人十指緊握的時候,心底就有了氣,此刻被年輕人一推,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拳朝年輕人臉上打去。

「喲,敢對勞資動手?」

年輕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他雖然比秦慕川矮了小半個頭,但顯然是個練家子,冷靜地抬起左手胳膊肘擋住了秦慕川的拳頭,右手拳頭如炮彈般重重擊在了秦慕川肚子上。

秦慕川頓時痛得悶哼一聲,臉色蒼白,身體頓時如蝦米般躬了起來,剛吃下去的清湯麵,哇哇地就吐了出來,熏得周圍看熱鬧的人呼啦啦散開老遠。

「我呸,就這點本事,還想學人打架?」

年輕男子朝秦慕川頭上吐了口濃痰,正準備再打,卻是被蕭亭玉一把拉住了。

「明遠,算了,他根本不會打架的。」

蕭亭玉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躬着腰,痛苦地不斷嘔吐的秦慕川,彎腰將兩千八百塊現金撿起來,放在他那件破舊的夾克口袋裡,看了一眼鐵索橋上秦慕川吐的清湯麵,眼眶也不由得一紅,低聲說了一句:

「以後,對自己好一點吧。」

說完拉着名叫明遠的年輕男子,快速消失在看熱鬧的人群里。

「唉,長得還挺帥的,可惜了…遇人不淑啊…」人群中,兩名女子看着凄慘的秦慕川,嘆息了一聲。

「你知道剛剛那個年輕人是誰嗎?明珠集團的公子爺姜明遠,家族資產在江南市能排進前一百,讓你選,你選這個帥的,還是選姜明遠?」

「那…可能還是姜明遠吧…哎呀,流星雨來了,走走,快去許願…」

姜明遠的拳擊顯然沒有白練,秦慕川幾乎將膽汁都吐完了,才艱難地直起身子,手機一連發來好幾條信息,以為是蕭亭玉發的,打開一看,卻是房東發來的將自己的鋪蓋扔在樓道里的照片。

秦慕川也無心再跟房東扯皮,心痛如絞,一仰頭,就看到了無數流星划過夜空的壯觀場景。

「許願,有用嗎?去他媽的愛情,去他媽的流星…」

秦慕川仰着頭聲嘶力竭地怒吼着。

「咦?快看這顆流星,好大好亮啊,哎呀,朝這邊來了…朝這邊來了…那個帥哥,快躲開…」

四周人群的呼喊聲中,秦慕川恍恍惚惚地一抬頭,就看到一道刺眼的光芒從天而降,瞬間將自己包裹,然後「轟」地一聲巨響,耳邊嗡鳴作響之下,鐵索橋被流星砸斷,秦慕川隨着流星一起,墜入了臨清道觀前的懸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