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修妖,橫推人間
我修妖,橫推人間 連載中

我修妖,橫推人間

來源:google 作者:把一道讓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把一道讓開 陳景略

「你,考慮好了?」「是的!」「要知道,一旦修了這功法,終有一日,人妖兩族都容不下你!」「這人間不容我,我便修妖!橫推這人間!」展開

《我修妖,橫推人間》章節試讀:

大夏,帝都。

「先生,你攥着這位小娘子的手快小半個時辰了,什麼時候能輪到我。」

「年輕人,你有所不知。這位小娘子的手相極為複雜,貧道要好好揣摩。」

「道理我都懂,可是為什麼你一直盯着她的胸部?」

「……」

「十枚金幣!給我先算一卦。」

「你當我什麼人!這個世界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我們算命人的原則!」

「二十枚。」

「年輕人,你這次可要看走眼了!我絕不是貪財之人!」

「五十枚,不算我走了。」

「慢着!年紀輕輕……看人倒是很准嘛!」

半瞎的算命先生一把推開愛不釋手的小娘子。

身材修長的青衣少年坐在長板凳上,一旁立着一個十一二歲的書童。

「公子算什麼?」

「算前程。」

「公子掌心命格……異於常人。」

良久,算命先生鬆開少年的手,一臉凝重。

「算不出來?」

「公子麻煩寫下自己的姓名。」

少年提筆,落墨。

陳景略。

「嗯……獨特命格,大氣姓名,加上郎艷獨絕,世無其二的顏值,我已經看情了公子的前程!日後必入仙人三境,與天問長生!」

算命先生激情澎湃!

「該賞!」

陳景略撂下一把金幣,大笑離去。

「少爺!那傢伙分明算錯了!咱們去把錢要回來!」抱着油紙傘的小書童連忙跟上,焦急道。

「哪裡算錯了?」

「什麼必入仙人三境,少爺……明明不能修行。」小書童聲音越來越小。

「這個我自然知道,不過他說對了很重要的一點。」

「什麼?」

「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少爺,你有沒有想過,他只是在拍馬屁。或許他對不難看的人都是這麼說的。啊!少爺,你打我腦袋幹嘛!」

「就是想告訴你,做人不要太較真。」

小書童揉了揉腦袋,瞥了一眼輕鬆愜意的陳景略,又忍不住問道:「少爺,你真的不在意不能修行嗎。」

「為什麼一定要修行?」陳景略反問。

「可以長壽,甚至長生啊!」小書童有些嚮往,有些羨慕。

他生來就是僕人,沒資格學習功法,一輩子成不了令人尊崇的修行者。

「先不說那傳說中的長生境界,就是想要壽命延長個一兩百年,也要化形境。想入這個境界,若沒有出眾的天賦,辛苦一輩子也是徒勞,甚至很可能破境時化作一縷青煙。想長生的人啊,大多命短!」

陳景略搖了搖頭。

其實,他也不是沒有嚮往過修行。

十四年前,瘋狂慶祝Z國隊打進2042年**的他因為腳滑摔倒來到了這片異世界。

因為穿越的緣故修不了人族功法。

既然如此。

好好活着吧。

好好享受吧。

畢竟上輩子只是個拿着五千工資,還着三千房貸,最後累死在工作崗位上的苦命人。

「走,找個地方喝兩杯!」陳景略大手一揮。

「錢不夠了,只剩回廬州城的盤纏了。」書童站在原地,搖了搖頭。

「前天不是還剩九百多金幣嘛。」

「少爺,你忘記了?昨晚你喝多了,非要上青樓去看西戎來的貓女,門票就九百金幣!」

「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怎麼會是如此低俗之人。」

「你回客棧還說:虧了,做一個月俯卧撐都能比她們大。」

「閉嘴……回廬州吧。」陳景略嘆了口氣。

「好!」書童眉開眼笑。

「你是着急回家見城東豆腐店老闆的女兒吧。」陳景略笑道。

「少爺……你怎麼知道。」書童漲紅了臉。

「昨晚起夜,撞見你小子夢話,嘴裏念叨着那姑娘的名字,對了,那時候你的右手也沒閑着。」

書童臉更紅了。

「少爺,你有喜歡的人嘛。」

陳景略認真想了想這個問題。

腦海里浮現出那個七八歲小女孩的身影,以及那些個寧靜難忘的夜晚。

孽畜!

陳景略暗自罵了一句。

「好了,回家!」

拍了拍書童的肩膀,少年大笑轉身。

陡然!

一陣亂如鼓點的鐵蹄聲。

街邊一個瘦弱人影被撞飛,然後重重落在路**。

「怎麼回事!」

「有人當街縱馬,傷了行人!」

「何人如此大膽!這可是直通皇宮的朱雀大街,除了傳送緊急軍情的驛卒,任何人都要下馬步行!」

「四蹄踏流火,通體白如玉,雙瞳耀青芒!那是前些日子大夏國獻給太后娘娘的夜行駒!」

「身披四趾蟒衣,頭頂九旒冠冕,馬上之人,是武王!」

……

書童癱倒在血泊中,脖子已經斷了。

他懷裡那盒胭脂摔在一旁。

那是他攢了好幾年的銅板,為廬州城那位心儀的姑娘帶回去的禮物。

「礙眼。」

瞥了一眼擋在路**的屍體,馬上的蟒衣少年眉頭微皺,屈指一彈,一抹青色火焰憑空而生。

玄氣化火,通幽境!

火焰落向地上的屍體,旋即大火衝天!

頃刻之間,地上只留一層灰燼!

一陣風吹過。

更淡了幾分。

陳景略獃滯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

原來生命,可以這樣倉促地消失。

……

「小六,過幾年恢復自由身,離開陳家,你有什麼打算。」

「我還是想呆在廬州城,去私塾里當個教書先生,攢些錢,在城東買間小院子。然後和喜歡的女孩子成親,養條狗,生兩個孩子,男孩女孩我都喜歡,一男一女自然最好,教他們讀書識字,騎馬射箭,偶爾帶他們上街下次館子,遇到沿街乞討的要捨得給些自己的零用錢……」

「小六啊,教書先生那點薪酬,你想在東街買間院子,得不吃不喝乾四十年。」

「少爺不是常說,活着要有夢想。」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善解人意些的。」

「哦?你喜歡的城北王寡婦還是南街趙大媽?她們都是出了名的善解人意。」

……

那個只有十三歲的書童。

還有很長的人生。

還有很多簡單的嚮往。

蟒衣少年拍了拍胯下傷人的夜行駒,直接碾過地上那層灰燼。

兩旁行人紛紛跪拜。

「站住!」

雙手撫了撫地上的灰燼。

陳景略站起身來,怒髮衝冠!

「哦?」

蟒衣少年轉過頭。

居然有人攔他。

「殺人!償命!」

陳景略咬着牙,紅了眸子。

「見我大夏武王膽敢不跪!」

蟒衣少年身後隨行的鐵騎喝道。

近些年大夏皇室動蕩,陛下駕崩後,年僅九歲的小皇帝自然還沒有能力治理這個龐大的國家,帝國的統治權落到了太后娘娘手裡。

馬上的蟒衣少年名叫秦武,正是太后娘娘唯一的親弟弟,倍受寵愛,

秦武七歲封王。

九歲成為青雲院院長唯一的學生!

如今十七歲,已是通幽八重境界,放眼大夏,同輩之中,無敵!

「殺人償命?」

秦武輕蔑一笑,朝人群中要了一文錢。

居高臨下,抬手丟到陳景略腳步。

「他的命,就值一文錢。」

大夏有律法,皇族殺死奴人,罰錢一文。

望着滾落在腳邊的銅板,陳景略拳頭緊握,指甲刺進血肉。

在大夏這樣階級森嚴的帝國,書童地位低微,不過是個家奴。

只是在他眼裡,十年相伴,已是知己朋友。

可他的命,只值一文錢……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聖人不仁,視人命為草芥。

這真是……

狗屎一樣的世界!

「武王!此人如何處置!」

鐵騎已是抽出彎刀。

「一個不入修行的賤民,有什麼資格被我賜死?」

秦武面無表情。

「看他可憐的眼神,對我充滿了仇恨,可他什麼也做不了。讓他永遠苟活在痛苦中吧,直到老死。」

這樣才有趣些。

望着被鐵騎護送遠去的秦武,陳景略咬着牙。

只是他明白。

沒有實力,天大的憤怒都是那麼蒼白。

他需要隱忍。

「終有一天,我要替小六,將這一文錢還給你!」

陳景略撿起腳邊那枚冰冷的銅板,轉身離開帝都。

他要回廬州城,去那處荒井。

那個曾經發誓再也不會靠近的地方。

《我修妖,橫推人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