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圈定你了
我圈定你了 連載中

我圈定你了

來源:google 作者:兮枝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伍幺幺 梁書御 現代言情

1伍幺幺出身音樂世家,尤善大提琴烏亮的長髮散下,悠揚的琴聲響起,她坐在那兒,便是一幅畫偏偏生了一張不着調的嘴,將那本該有的仙女氣質磨的一乾二淨雖是從小過着爹親娘愛哥哥打的生活,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單單在梁書御身上栽了跟頭那人可是個魔頭,幺幺三歲半時,梁書御便指着她對伍煜說:「這小妹妹生的不錯,不如給了我家吧」伍煜差點沒以一個迪迦奧特曼的價格把她賣了想想就牙痒痒十一歲時,伍幺幺發了高燒,在醫院躺了幾天,醒來就被梁書御戳着額頭說矯情不過還好這傢伙後來去國外讀書了,伍幺幺以為能過幾年清閑日子結果走了一個,來了倆算了,忍着吧,誰讓人家長的那麼好看呢?可上天自不會讓伍幺幺情路如此順遂後來,大狼狗跑了,小奶狗走了,還沒感嘆人生唏噓時,大魔頭拽了拽繩子:我圈定你了2京都梁家獨子,梁書御,國民小少爺,周歲宴時,半個娛樂圈都送去賀禮,轟動一時十八歲生日當晚,網界評文矜貴清雅,挑剔薄情的小少爺死活要聽伍幺幺給他講故事才肯睡覺結果倒先把對方給哄睡著了2搞笑小仙女x毒牙少年展開

《我圈定你了》章節試讀:

藍色烤漆的門牌,白色噴漆赫然寫着:高一(1)班。

教室里,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在講台上寫着教案,手裡的筆有一搭沒一搭的畫著,看樣子心不在焉。

留着的是這段時間比較流行的錫紙燙,白色襯衫,搭着一條淺色牛仔褲,踩着剛過時的乳白色板鞋。

「報告。」

男人聞聲抬了頭,看了韓宸身後跟着的姑娘,懸着的心落了地,眉梢帶笑。

「進!」

教室里最後一排,挨着後門的那個男生還沒醒,趴在那兒有一會兒了。周圍陌生的目光一束束投過來,有探究,好奇,漠視,不屑……

玉筍般皙白的指尖偷偷的戳了戳韓宸的胳膊,小聲的嘀咕着:「韓同學,老師呢?」細如蚊蠅。

清秀的臉側過來,新月眉的眉尾過了天蒼處雋秀極了。微微歪過來的頭,看樣子是沒聽清。

伍幺幺自然的貼過去,兩人離得更近了些,蒼蘭味道的冷香有些撲鼻了。

「韓同學,我說,班主任在哪兒?」

韓宸用眼神示意,向坐在講台上的男人看去。沒來得及介紹,身邊的女孩子一個躥步。

白瓷玉藕般的手臂,指節細如玉蔥,伸了過去。

「這位同學,我看你骨骼清奇,少年老成,一看就是班長,對不對?」

不聽分說的就強拉着人家的手,使勁搖了搖。

「班長好!班長好!你看我這也是第一次來,遲到這件事,就沒必要告訴班主任了,我們還要日後培養深深的同學情呢,對不?」水汪汪的杏眼,盯得人不好意思。

一旁站着的韓宸薄唇微抿,似乎是在忍着笑。坐着的同學們哄堂大笑。惹醒了坐在角落裡的冀巫。

「都給我閉嘴,上課呢!」冀巫一腳踹到課桌腳,藍色水杯內的水晃了晃。前面坐着的同學慌張的把凳子往前挪了挪。

劍眉星目,黑色寸頭,眉尾斷了一處,眉峰凸起。素凈的校服穿在他身上,也是板正,但總是藏不住骨子裡的痞氣。

眼前一片模糊,揉了揉,看清楚綁着丸子頭的女生後,那雙眸子燦若星辰。

「小幺?你……幹嘛抓着班主任的手不放?」

班……班主任的手?伍幺幺尷尬的縮了回去:這班主任,打扮的比他哥都年輕,鬼看的出來。

「白老師,資料已經送到初中部了,半路正好碰見伍同學迷路,就將她帶了過來。」韓宸率先打破了尷尬,轉移了話題。

白朮起身站了起來,「你看看,這不就是緣分,說明伍幺幺同學跟我們班有緣嘛。」

「這位新同學,是這學期期末從隔壁藝術院校轉過來的,來給同學們做個自我介紹,讓大家認識認識。」

大拇指扣着食指的第二截指節處,是伍幺幺緊張時的習慣動作。

「大家好,我是伍幺幺。日後請多多關照。」

「特長呢?愛好呢?也可以說一下的。」白朮鼓勵着看似害羞的女生。

「平常喜歡拉大提琴,愛好……愛好學習。」硬生生的將嘴邊那句性別女,愛好男噎了回去。

這時冀巫表現的特別積極,挺直了腰背:「老師,不如讓新同學挨着我坐吧!」

班裡只剩下兩個空位,白朮看了眼瘦瘦小小的伍幺幺同學,抬手指向第二排靠着窗戶邊的空座位,「伍同學,你耽誤了一個星期的課,就挨着韓宸坐吧,他是我們班的學習委員。韓宸,你看你有什麼意見嗎?」

白朮少有的緊張起來,他們班這個韓宸同學,什麼都好,人長的也算清秀,特別是寫作文的功夫了得,在學校的總成績排名,就沒出過前三。

美中不足,就是太寡言,沒什麼人願意跟他坐同桌,倒是有幾個女生,說是因為欣賞他文採的原因搬過去做了幾天同桌。結果,用盡十八般武藝也沒換來韓宸展顏一笑。

班裡的同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等着看韓宸拒絕。誰料到,「可以啊,那就聽老師安排吧!」順其自然的像個乖孩子。霎時,連老白的臉都驚了驚。

韓宸順手拎起來伍幺幺的書包,也就幾本書的樣子,不然就她那小身板也扛不起來。

「不,不!韓同學,我這人毛病多,學習也不好,挨着冀巫,我們兩個也算臭味相投。」伍幺幺拖着腿,向反方向拽着,扒着前排人的桌子。

這班主任不該問問她的意見嗎?她就這麼沒地位?

畢竟男生的力氣大,韓宸伸手一用力,伍幺幺扒拉不住桌子,兩人湊的近了些,丸子頭上的碎發碰到了男孩兒精緻的鎖骨,痒痒的。

韓宸一手支在書桌上,欺身向前:「伍同學,愛上男廁所這件事,我可誰都沒說哦,你現在這樣,是在不給我面子?」

在男廁所偶遇這件事,怕不是要被他捏住三年的小辮子。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怎麼可能不給您面子,我只是想,背書包這件事,怎麼能勞煩我親愛的學霸大大親自動手。」伍幺幺揚起來明媚的笑臉。

在韓宸看來,假的不行。

「叮鈴鈴」

「同學們,下課時間到了,老師你們辛苦了。」

大課間的下課鈴尾音還沒落下,高一(1)班的教室里廣播已經有人在試音了。

「高一(1)班的伍幺幺同學,來一趟教務處。」

伍幺幺手裡轉着的筆一直沒停下,這道數學題未免太難了,這個公式,是錯的嗎?

突然,一盒牛奶闖進了視線,打亂了伍幺幺的思路。

「小幺,老李叫你去教務處,你沒犯事吧?」冀巫又把牛奶瓶蓋擰開,遞了過去。

「啪嗒」筆落在算滿了的演草紙上。

「哪能?大概是我的學習資料沒發全吧,我去去就來。」

伍幺幺不敢直視冀巫的眼睛,眼神躲閃着,跑了出去。

高一年級總教務處。

伍幺幺進門就看見了早晨那幫人,那撮黃毛,實在是亮的扎眼。他們幾個看來是已經挨過訓了,此時規規矩矩的站成一排。

一個燙着頭的女老師掐着腰站在對面,在伍幺幺看來,那髮型確實不太適合她。

「你就是今天剛來報到的那個新學生?」

「對,老師,我姓伍,在家排行最小。所以叫幺幺。」

「我管你是老五還是老六,開學第一天,就給我惹了這麼多條校規:打群架,欺負低年級學生,污染公共環境,私闖男廁所,上課遲到。這位女同學,你可真給我長臉啊。」一口氣說完,這位主任連喘都不帶喘一下的。

伍幺幺站在那裡腦子還沒消化完信息,還好嘴倒是反應的及時。

「李老師,您空口無憑,為什麼誣陷我。」聽這語氣,也是着急了。

「你說沒有證據?你看看黃同學的臉腫的,那巴掌印現在還沒下去,還有,走廊里的監控可是拍的一清二楚,你一手把玻璃瓶拍碎作為兇器。還有什麼好狡辯的?現在,你還敢詆毀老師?」

「我沒有,真的沒有。」伍幺幺欲哭無淚,大不了比一下手掌印嘛,那手指頭那麼粗,一看就不是她的。

李老師厭煩的盯着伍幺幺,眼神又掃了一圈周圍的學生。雖然知道姓黃的那個女生也不是什麼好孩子,可是聽說她爸是校董,輕易得罪不得。

這姓伍的,也沒聽說有什麼來頭,學習成績又不好,沒必要因為她,得罪了上面的領導。

「行了,你也別解釋了,放學讓你家長來一趟,寫個檢討,在全校面前念一下這事兒就算了了。」

「還有你們,校服都給我穿板正了,這次的事,就這麼算了。」李老師擺擺手,把她們轟出去,一群小屁孩兒,天天事兒這麼多,真是煩。

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分叉路口,領頭的黃珊挑釁的一笑:「我就說了,你不會有好果子吃的。現在求我還來得及。」

伍幺幺突然湊身過去,水汪汪的一雙杏眼盯得人心虛。忽然伸手捏了一下對方的臉。

「同學,你……卡粉了」

而後,搓搓手裡的粉塵,哼着小曲,一蹦一跳的走了。

留下一群人,傻愣愣的呆了幾秒,而後一聲尖銳的女聲。

「下次,我弄死你。」

伍幺幺驚詫的回了一下頭,思忖着: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士可殺不可辱?這個成語,應該是這個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