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老公不是人
我家老公不是人 連載中

我家老公不是人

來源:google 作者:紅月知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紅月 李無心 現代言情

李無心我慕紅月愛你勝過你愛我這輩子嫁定你了無心無心你到底有沒有心沒有無心無心你愛不愛我不愛無心無心你到底愛不愛我我沒有心,我不懂愛無心無心你到底怎麼才能有一顆心你做我的那顆心展開

《我家老公不是人》章節試讀:

「姥爺你說有人告訴你我出事了?」慕紅月帶着幾分好奇地問

慕紅月記憶中的姥爺可是一個非常嚴肅、古板而又有原則性的一個人呢

"嗯!他跟你姥姥有淵源。你出生的時候他還來看過你呢? "

慕宏正語氣似乎很確定,目光凝視着慕紅月,滿臉的不舍與溺愛,彷彿是要把她的容顏刻印到腦海中去。

"哦是誰啊 "

"我也不認識,只是你姥姥說他是一個年輕人,叫什麼......李無心 "

慕宏正話音未落

"李無心 "

慕紅月腦海里依稀出現一個白衣男子,隱隱約約感覺他長得十分俊美,但是他身上的氣息卻並不溫暖,,而是讓慕紅月感到帶着邪魅和刻骨般的冷漠,然後搖搖頭。

自己一個鄉下小姑娘怎麼會認識這種人,真是腦子有病了。

"怎麼了? "

望着孫女略顯獃滯的樣子,慕宏正問道

"姥爺沒事我就是覺得那個人的名字挺耳熟的,似乎在哪裡聽過似的 "

"這怎麼可能?你應該沒十幾年沒見過啊 "慕宏正納悶問道

"沒有我不知道。我就是覺得他的名字挺耳熟的 "慕紅月搖了搖頭

"是嗎?你要想認識的話,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去找他當面問一下。 "慕宏正一臉慈愛,笑着說道

「好吧」慕紅月略顯無奈地低着頭同意。

「「小紅月,你也已長大成人,姥爺再也陪不了你,找到那個比爺爺還寵着你的男人吧,姥爺泉下和你姥姥一起還會祝福你的『

卻不見她姥爺眼中閃爍着悲傷的淚水,似乎就要天人永隔了。

"姥爺 "

看到自己的姥爺竟然流下了眼淚。慕紅月也忍不住哭泣了起來

慕宏正伸手擦拭掉自己孫女眼角的淚珠,說道: "小紅月,別擔心姥爺,姥爺很快就會回來了,到時候姥爺要親眼看到你找到一個疼愛你的好丈夫! "

「什麼姥爺你要走了?我還要帶你去看大醫院的專家門診啊?」慕紅月焦急地抓着姥爺的胳膊

"小紅月不用着急。姥爺只是暫時離開這裡,去另外的一個地方。嗯,等你找到合適的人選,我再來好嗎? "

慕宏正慈愛的摸着自己孫女的小臉說道

"嗯好 "慕紅月點了點頭,雖然今天姥爺說話怪裡怪氣的,只以為是姥爺年紀大了說話糊裡糊塗,應該是看自己出院了,想要回鄉下去了。

她也知道,如果不讓自己的姥爺走。

憑着爺爺死板的脾氣,他又會暴跳如雷。

姥爺的身體多年患病,終年躺在病床上,能到大元市看慕紅月是不敢想像的,這可以說是一個奇蹟。

但是讓她眼睜睜地看着姥爺離開,她還是做不到。

終於在慕宏山憤怒的眼神中,慕紅月無助地放開慕宏正手臂,扶着姥爺下了樓。

有點奇怪姥爺身體是多麼冰冷,沒有那份體溫,直接觸到心靈的寒冷,身體是多麼輕盈。

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去大元市汽車站,

在姥爺不舍的目光下,慕紅月眼睜睜送着最愛自己的姥爺,上了通往老家的車。

慕宏山在臨走前說了一句: "好好照顧自己! "

便轉身離開了。

慕紅月望着爺爺不停招手離去的背影,內心酸酸澀澀,很是傷心。

突然慕紅月嚇得雙眼一縮,她似乎看見姥爺模樣變了,有些像扎紙匠紮成的一個紙人,蒼白得像紙皮,什麼稜角也沒有,五官扁平、嘴咧得很大、一雙血紅眼睛在緊緊地注視着自己

慕紅月嚇壞了,趕緊往後倒退了一步。

"啊!!!鬼啊!!! "慕紅月大喊道。

等慕紅月回過神來,慕宏正坐的那輛大巴已經遠去了。

形單影隻的慕紅月苦澀地笑了笑,自己是病糊塗眼花了。

慕紅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這幾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實在是有些讓她疲憊,也許是這幾天沒休息好,導致了她有些神志不清。那麼疼愛她的姥爺怎麼會是鬼呢。

半個小時後回到家中,慕紅月發現家裡的房間被誰打掃得整整齊齊,自己出門的時候自己有打掃嗎?

看來自己腦子真的產生幻覺了

慕紅月頓時心情沉重,在這所房子里,她已經找不到以前那種快樂與安全的感覺了。

慕紅月走到沙發旁坐下,一屁股坐下,她現在真的需要休息了

"咚咚咚。 "

忽然傳來敲門聲,打斷了慕紅月的休息

「來了」慕紅月站起來開門一看,原來是一個奇怪的中年婦女。

"請問您找誰? "慕紅月問道

"我來找慕紅月的! "中年婦女看了慕紅月一眼,說

"我就是,你認識我嗎?? "慕紅月皺眉說道,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竟徑直推門進去

"有個叫慕宏正的老人在樓下,讓我給你送一封信! "

女人歉意地說,留完信就走了,慕紅月把門一關,腦海里浮現這中年婦女好奇怪啊。

姥爺都回鄉下了,怎麼還會給她一封信。

搖了搖頭,或許是下樓的時候給她的,現在那婦女看到自己回來了就送過來了。

打開信封,只有一張慘白的紙。

慕紅月抽了出來,入手冰冰冰涼涼十分陰森。有觸摸死人的皮膚之感。

一種發自心底里毛骨悚然的感覺,忍着內心的驚恐,翻開一看,原來是個地址。

大元市老城區喪葬一條街,陰陽路444號。

房間里陷入了寂靜。

黑暗陰森的房間內,一張椅子上坐着兩個怪異的人,只有人的形狀,皮膚慘白如紙身着大紅喪服的紙人。旁邊還有一個婦女。

其中一人,正是慕宏正。

眼神空洞而無神,只有一對滿是竹條支撐着蒼白的皮囊,就像一個毫無靈魂的身體。

而另一人,卻是個臉色蒼白、身穿黑色中山裝、年紀較大的紙人。

如果不是張開嘴把竹籤露在外面,那就當活人看了。

兩人渾身纏着灰色布條,見不到一點血和肉。

紙人臉上也是膿包累累,蛆蟲遍地,一副令人作嘔的樣子。

「你確定你孫女慕紅月會來嗎? "其中一個紙人忽然說話了,嗓音有些怪異,如同紙片拍打的聲音。

"確定! "慕宏山略顯無奈地搖着頭。

"那好,你先出去吧,你事情辦得不錯。你兒子撞邪的事我答應了。」紙人對旁邊的婦女說道

「感謝李大師」女子畢恭畢敬地說著,然後走到門外,輕輕地推開房門。

"砰!

房門被關上。

兩隻陰森森的可怕鬼怪在女人眼中卻是兩位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長者。

「嘿嘿嘿嘿。紙人張嘴吐出一口青煙,陰森森地笑着。

"你到底是誰。我家老婆子交代的事我都辦好了?你為什麼要引我孫女過來 "慕宏正神情戒備地互相打量着。

"呵呵,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能夠幫那個丫頭就行了! "

紙人邊說話,邊從自己身上掏出一個白玉般的令牌,交給慕宏正。

看到這塊玉令牌的時候,慕宏正的臉色微微一變。

"這塊玉令對你去下面有好處。到時候見到一黑一白的兩人,你交給他們就好!他們會帶你去見你家老婆子的! "紙人嘴裏再次吐出一大口青煙,空洞的眼神散發出青色的光芒,陰森森地笑着。

慕宏正遲疑了一下,還是把令牌放在了懷裡。

"你引我孫女去那個地方到底要幹什麼? "慕宏正盯着紙人警覺地說。

中山裝的老人們神秘兮兮地笑着搖搖頭吐出了一口青煙。

"我孫女可是我最珍貴的寶貝,萬萬不能有事! "慕宏正急切的說道

"呵呵呵呵。不要擔心了,我們只是讓你孫女見到那個人就可以了,其餘的一概不管。 "紙人笑眯眯的說道。

房間一黑陷入黑暗,點點碧綠的鬼火陰森森一片,一道白影從牆壁上飛躍出來,撲騰着翅膀落在了地上,是一隻通體雪白的鸚鵡,身形比普通的鸚鵡小很多,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樣子。

"上路啦,上路啦。 "鸚鵡向慕宏正發出了歡快的鳴叫,但在慕宏正的耳中卻是陰森、冷峭、雄壯浩蕩。

"呀,李老頭你在這兒啊!你家那混球小子最近挺鬧騰啊,判官都要揍他了?」鸚鵡又指着慕宏正的身後說道,它的眼珠子不住的眨動着,顯示它此刻很興奮。

"慕宏正,你該上路啦 "它指了指房間的一個地方說道。

慕宏正在沿着鸚鵡的爪子指向的地方看去,卻看到一堆潔白的光點在那轉動着,就像一個蒼白的漩渦通向地獄。

粉末發出陣陣慘白的光暈把屋子罩得嚴嚴實實,剎那間慕宏正覺得自己全身一松,彷彿又回到故鄉一般。

由白色鸚鵡煽動翅膀的引領向那漩渦。

中山裝紙人吼了句「不要忘了令牌。」

慕宏山連忙停止腳步,從中空的胸腔里掏出那個白色令牌,回身衝著那中山裝紙人晃了晃說道

"放心,我不會忘的! "說罷,頭都不回地走向漩渦。

"我去。這是那位大人的令牌。這位大爺小人白玉玲,你老慢點,別擦破皮了!小心小心…… "

看着慕宏正消失在漩渦之中,那個白色的鸚鵡恭敬有加,跟伺候親爹一樣,也跟着消失,只剩下一堆白色的粉末飄浮在空中。

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了中山裝紙人身邊,對中山裝紙人恭敬地鞠了一躬。

"李無心那小子,去哪裡了? "

中山裝紙人抬頭望着黑衣人,緩緩從地上站起來,環顧四周,唉聲嘆氣,紙人身形漸漸淡化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