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家的師妹愛搞事
我家的師妹愛搞事 連載中

我家的師妹愛搞事

來源:google 作者:東益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伊欣雅 奇幻玄幻 陳澤

身為天仙閣唯一的大師兄,陳澤表示自己的心很累十年前無良美女師傅把自己收下就失蹤了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留下七個嗷嗷待哺的小師妹?不辭辛勞的把她們照顧大,本以為可以安安穩穩的享受師妹們的供養了這些傢伙卻天天搞事是什麼情況?「大師兄,有人欺負我,你說怎麼辦吧?」這是明明戰五渣卻還嫉惡如仇的三師妹「大師兄,逍遙門的那些弟子合夥搶我在試煉中得到的混元道果!」這是一心修行,天賦最高的四師妹「大師兄,天劍李家想求娶小師妹,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畢竟都是自己帶大的,怎麼能讓別人欺負?然而,在一向低調,任勞任怨,甚至從不顯露修為的陳澤一拳轟爆了來犯的渡劫期老祖後,他發現師妹們看他的眼光有些變了「大師兄,來我草堂~」展開

《我家的師妹愛搞事》章節試讀:

此刻的她心如死灰。

「我已經預見到了,幾位師姐們回來後會看見大師兄身首異處,慘死當場。」

「而我和小師妹則被擄走,等她們趕到現場時,只留下了幾片碎布衣裳......」

伊欣雅只感覺眼前一黑,險些暈倒,多虧小師妹在身邊扶住了她。

沒想到還真如傳言和那人交待自己的一樣,這天仙閣早就沒落了。

宗門裡只剩下幾個小輩弟子撐着,而這廢物大師兄更是只有鍊氣修為。

「呔,無知小輩,周苦乃是我六欲宗真傳弟子,更是我欲老魔的親傳弟子,娶你們天仙閣的女弟子那是你們的榮幸,居然還敢羞辱他,就憑你們也配!」

這六欲宗老頭的變臉速度堪稱一絕,在確定了應該沒有可以抵擋自己的人後,當即就反口辱罵道。

「聽說你不同意是吧?好,你是這天仙閣的大師兄,跟我的弟子也算同處年輕一輩,就讓他來領教一下你的功力吧!」

「誒,這樣不好,我向來都是以德服人的,況且我這一掌......」

陳澤連連的搖頭,左手隨意揮動着表示拒絕。

「大師兄,小心啊!」

沒想到那周苦心裏憋氣已久,這回聽到師父終於肯放自己動手了。

哪裡還等得及說開始,何況自己又不是名門正道,偷襲那還不是家常便飯的事兒?

六師妹眼看着一柄黑色的短刀出現在周苦的手裡,刀身泛着詭異的綠光。

他的身影一閃,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大師兄的面前,當胸一刀刺出。

有心想要提醒,卻已經晚了,她甚至能看到周苦的嘴角,因為即將命中大師兄而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轟!」

一聲巨響傳來!

六欲宗老者洋洋得意的看向兩人的方向,想必讓自己引以為傲的弟子,應該已經將匕首捅進了那小輩的胸膛,正在享受鮮血帶來的快感吧。

沒想到他睜開眼,卻發現陳澤完好無損,似乎有些獃獃的,楞在了原地,在思考怎麼會有人往自己的手掌上撞呢?

而自己的弟子,,,,,弟子呢?

順着陳澤那略帶可惜的悲痛目光,他這才發現了大殿另一側的牆壁上。

被一掌拍進了牆裡,足足陷進去有幾十公分,一動不動的周苦!

「我這一掌下去,你可能會死......」

「唉,怎麼就這麼急躁,不聽人把話說完呢?」

這時,陳澤才收回左手,頓了頓後,痛心疾首的將話說完......

剛才那一刻,伊欣雅同樣閉上了眼,不敢面對眼前發生的一切。

回想着從小到大,這十年來師兄陪伴着自己的點點滴滴,一點晶瑩出現在她的眼角。

大師兄,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

等我失去後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

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你說三個字,我.........

「好啊,大師兄,我就知道你藏了一手。誒,六師姐,你怎麼哭了?」

小師妹興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伊欣雅連忙睜開眼,卻發現眼前的一幕更是讓她瞠目結舌。

大師兄竟然完好無事,而那個周苦,,,,周苦呢?

順着眾人驚駭視線的方向......

這。。。。。。

伊欣雅和欲老魔都是目瞪口呆,小師妹則是滿臉興奮。

「這,這怎麼可能?你顯露的境界明明只有鍊氣期,我徒兒周苦可是築基後期的修士,你怎麼可能一巴掌拍死他?」

沒錯,那牆上的人影深陷在牆壁中,久久的沒有動靜。

以欲老魔的境界,自然看得出來他全身的骨頭都已經被拍碎了,更是在被一掌拍飛的瞬間就已經斷了氣。

如果現在把他**,怕是登時便會噴射出無數的鮮血......

當然,身為一個元嬰境的大魔頭,失去一個弟子這件事本身並不值得他如此驚悚。

讓他驚異的是,在剛才自己疏忽的那一瞬間,他感受到了一股淵渟岳峙一般的強大氣勢。

因為轉瞬即逝的緣故,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應錯了。

這種壓迫的自己不敢輕舉妄動的氣勢,他只在面對修為比自己高深無數倍的老怪物們時感受過。

而在自己的眼前的陳澤,顯露出來的氣息卻是明明白白的鍊氣期,還是初階!

不好,這小子有古怪,快走!

這樣修為與實力嚴重不符的詭異情況,讓欲老魔非常的不安。

他作惡多年沒有被繩之以法,靠的便是那超乎常人的謹慎和對危險的敏銳感知。

也顧不上把往日親密的徒弟從牆洞里扒出來了,他轉過身急急忙忙的就想要御空逃走。

「誒,道友,這樣的情況下,可就不能讓你輕易的走了呀,我們天仙閣可是正道六宗之一啊。」

「萬一讓人知道我們只是不願意接受求親就把人打死了,那豈不是要敗壞宗門千年方才積累的名聲?」

陳澤看着那一心想走,根本不帶回頭,似乎是不準備理會他的背影,無奈的搖搖頭。

然後他就慢悠悠的走到了大殿之外,信手一招。

倏忽間形成的微風捲起一道小小的氣旋,從他之前掃過的枯葉堆中輕輕托起一枚,盤旋着落在了陳澤的掌心。

將天地靈氣灌溉在其中,他向著那背影的方向隨手一擲。

伊欣雅和小師妹只見一道黑影從他的手中瞬間飛射而出。

快若閃電!

「咻!」的一聲,破空聲從遠方的天空傳來。

「搞定。」

大師兄轉過身,輕輕拂去手上的灰塵,從兩女的身邊經過。

拿到那把破舊的掃帚之後,重新回到大殿門口,接着清掃起來。

而不遠處的天空中,欲老魔的身軀還沒來得及飛出多遠,就那麼停滯在了半空中。

他的面色帶着難以置信的震驚,身軀陡然間僵硬,就這麼直直的向著下方落下。

在他的後腦額上,扎着一枚小小的樹葉。

在墜地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還保持着堅硬如鐵的姿態,微微的顫動着,沒有恢復柔軟......

兩位目擊證人小師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