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高級地想你了
我高級地想你了 連載中

我高級地想你了

來源:google 作者:超級無敵飯飯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餘燼 宋歸晚 現代言情

春節過後,餘燼家對面搬過來一位藝術家,本來以為是一個文藝男青年見了面才知道是個軟妹,而且還是個有故事的軟妹.宋歸晚「你冷靜一點,我們不合適.」余.氣急敗壞.燼「我就是喜歡你,別管我啦!」美強慘男主×溫柔軟軟女主校園到社會,雙向治癒.展開

《我高級地想你了》章節試讀:

”在無邊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曙光. ”

美強慘男主×可愛甜甜女主

今天是正月十四,離四中開學還有一天.

餘燼和段承現在正在網吧,享受着最後的狂歡.一局結束後 ,餘燼摘下耳機,毫不猶豫地離開了戰場.

他現在需要回家,趕作業.

”我先回去了,我作業還沒有寫完. ”

段承一邊開始新的一局,一邊喊他 ”餘燼你給我回來,寫什麼寒假作業啊! ”

餘燼沒搭理段承,將自己的外套拿起,走出網吧.

正在吃雞的鄒清越抬眼看着餘燼的背影,感覺自己就是個廢物.

”這就是學霸和我們的差距,打遊戲還想着寫作業. ”

另一邊的餘燼正走到小區門口的便利店裡,春節貼的燈籠還沒有取,旺旺的過年大禮包也還在貨架上,不止便利店,整個華城都還沉浸在過年的氣氛中.

餘燼買了一點零食和開學的學習用品,便利店老闆是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很是開心地看着餘燼,肉肉的臉將眼睛擠成一條線.

”小燼明天開學啦 ”

餘燼一邊用漂亮的手將薯片放進購物袋,一邊點頭.

”是的,奶奶身體還好嗎? ”

上個月便利店老闆的媽媽在晨練的時候暈倒了,幸好當時餘燼把奶奶送去了醫院.

”好多了,最近回了老家,還經常說要回來看你呢 ”

餘燼沒有接下話,沉默地把東西裝好,和老闆告別後走出了便利店.

電梯正在緩緩上升,餘燼看着顯示屏不斷增加,沒有什麼表情.

十三樓,停下了.

少年走出電梯,看到一堆畫架擺在走道上,擋住了路,餘燼猜得出來是自己新鄰居的傑作.

新鄰居還是個文藝范.

搬家工人們覺得擋住了餘燼,一邊道歉一邊將畫架搬進了家裏面.

這個文藝青年雖然一周前就開始往隔壁搬東西,但是餘燼從來沒有見到過新鄰居,他看着這些應該不怎麼便宜的藝術品,覺得新鄰居可能是個大人物,或許這個藝術家現在正在地球的某個地方辦畫展?

餘燼這個小區處於市中心地段,也有不少名人住着,有一天晚上餘燼兩點多回家,在電梯里就遇見了某對甜蜜的明星夫妻,不像表面上那樣恩愛,這兩個人垮這張臉,說是剛剛離了婚都不過分.

沒過多久,媒體就拍到了男方出軌,之後兩人表示已經離婚.

餘燼還算是一個前線吃瓜群眾.

但是現在他不關心新鄰居,他現在很麻煩,畢竟他還有一堆寒假作業要寫.他還要一晚創造奇蹟.

十五號下午,四中熱鬧了起來.

餘燼和段承他們在門口碰面 .

”我們剛剛等你的時候,看到個同學,長得可好看了. ”鄒清越撞了撞段承. ”你說是不是? ”

” 我給你們說,那個人絕對是轉學生,如果是我們學校的我肯定早就認識了. ”

餘燼對美女不美女的不怎麼感興趣,沒有和他們兩個人搭話,一邊和他們走進教學樓,一邊琢磨着宋斯年應該是把作業寫完了.

一班是四中的火箭班,而二班則是四中藝術生最多的班,換言之則是成績最差的班.兩個班雖然挨着,但真的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餘燼就在一班,而段承和鄒清越在二班.

三人告別後,餘燼從後門進了一班,看到了宋斯年.

宋斯年前面的小女生正在和他聊天,這人挺會社交,跟誰都聊得來.

餘燼在宋斯年旁邊坐下,同那個小女生打個招呼,然後看向他旁邊的人.

”物理作業拿來抄抄. ”不是他不努力,昨天晚上他寫着寫着就睡著了,實在沒能創造個奇蹟出來.

宋斯年 ”……. ”

四中讓華城其他學校學生羨慕的是晚自習自由,你想上就給班主任申請,不想上就可以自己回家.

所以開學第一天,一班宋斯年和餘燼沒來上晚自習.

這兩個人正在學校附近的飯館和二班一群人吃飯.

”我們今天在校門口看見的那個美女, ”鄒清越看着餘燼,很興奮. ”特么居然是我們班的. ”

因為得意而笑嘻嘻的段承 ”我就說她是個轉學生吧 ”

談起這個轉學生美女,同為二班的簡婉清同樣很激動. ”那他媽的簡直就是個軟妹,她和我說話的時候我聲音都不敢大聲了. ”

餘燼和宋斯年 ”….. ”

簡婉清這個名字雖然聽起來本人應該是十分溫文儒雅,但是她顯然辜負了簡爸爸對她的期待,儘管為了培養文藝氣息去學了美術,卻還是和文靜兩個字沾不上什麼關係.

這一頓飯下來,兩個一班男人毫無存在感,這三個人對美女倒是很感興趣,聊個不停.

餘燼大概也有了個印象.

是個軟妹,是個美女,還是個美術生.

說到藝術生,餘燼就想起了他那個鄰居,也不知道搬好家沒有,這大人物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搬進來.

因為這頓飯二班的三個人對轉學生的事情嘰嘰喳喳個沒完,完全融入不了的一班人太無聊了,餘燼和宋斯年就只有先撤了.

十…十一….十二….

電梯不斷上升,餘燼琢磨着藝術家又會把什麼擺在樓道上.

不過很遺憾,今天的樓道格外的乾淨,餘燼甚至有點不適應.

大概新鄰居已經搬好家了?

餘燼撇了一眼對面的大門,門邊還擺着一盆盆栽,這新鄰居還挺懂生活.

走廊里的燈暗了下去,繁華的華城依然燈火通明,餘燼今天也累了,很快地睡著了.

華城是一個沿海城市,冬季倒不是特別冷,但是因為餘燼的寒假作息時間沒有調整回來,早上不是很想起床,所以他不意外的遲到了.

他到教室的時候已經在早讀了,餘燼站在走廊,思考什麼理由才顯得真實誠懇,讓班主任相信他.冷風在走廊呼呼地吹,餘燼稍微側身,看見迎面走來一個女生.

這張臉倒是和昨天段承他們描述重合了,齊肩的還有一點弧度的頭髮,一雙杏眼,瞳孔還是琥珀色的,亮亮的,倒是很少見.

憑直覺,他知道這女生是二班的那個轉學生.

少女抱着書向前走,正好對上了餘燼的目光,她愣了一下,下一秒就向他展示了一個標準的微笑.

哦,她還有笑眼.

餘燼莫名其妙地尷尬起來,低下頭就聽見身後簡婉清的聲音.

”honey,拿到書了沒? ”

餘燼 ”…….. ”簡婉清這個噁心鬼.

簡婉清從教室探出頭就看到餘燼了,還有對他笑的宋歸晚.

不用想餘燼為什麼站在走廊,簡婉清開始幸災樂禍.

”喲咱們火尺哥哥幾天不見這麼拉了,還遲到. ”

餘燼看了一眼只露出一個頭的神經病,果斷地走進了一班後門.

宋歸晚笑着走向簡婉清,她的生物教材領錯了,剛剛去領書處換了回來..

”什麼火尺呀? ”

一邊說,小姐妹一邊手牽手進教室.

簡婉清一直覺得認識餘燼這種大帥哥很有面,挺樂意地給小姐妹介紹.

”剛剛那個,一班的餘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