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奪舍了天帝
我奪舍了天帝 連載中

我奪舍了天帝

來源:google 作者:萬古青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羅震 陸煙兒

玄古大陸,強者無敵!有強者一拳開天,轟碎三千世界!有霸者腳踏星河,鎮壓十方古域!有魔者獨坐屍山,橫殺千古生靈!有帝者掌運寰宇,無敵八荒六合!楚朝陽一夕穿越,獲得大帝肉身,修為殘缺又如何?身陷囹圄亦無妨!我既為天帝,必掌天下眾生!展開

《我奪舍了天帝》章節試讀:

當下眾人一起進入大殿之中,剛一進大殿,楚朝陽就看到一個面色泛黑的男子躺在木板上面,氣息很是微弱。

這男子看起來五十歲出頭的樣子,雖然已經有些上年紀了,但相貌依舊有幾分俊朗,兩鬢微微有些泛白。

此人,便是天極宗當代宗主古卓山。

身為天極宗之主,古卓山修為精深,乃是梁國頂尖高手,但此刻的古卓山,卻是面色泛黑,嘴唇更是漆黑如墨,隱隱有一股黑氣在他的眉心之中涌動,凝而不散。

很明顯,古卓山中了毒,而且是一種毒性猛烈的劇毒,否則不會讓這樣一位修為精深的高手只剩下兩三日的性命。

眾人看到古卓山的樣子,皆是神情凄然,唯獨宋家一系的那些人,神情悲傷的同時,更有幾分隱晦莫名的神情。

楚朝陽暗暗咂舌,這位天極宗主中毒之後的樣子着實有些嚇人。

「這毒一看就很猛啊,我不會也被傳染吧。」楚朝陽慌亂之餘,都開始胡思亂想了。

「這位前輩,還請你出手吧。」沈墨對楚朝陽說道,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似乎對如此年輕的楚朝陽稱呼前輩覺得有些古怪。

楚朝陽還能咋辦?

都到這個份上了,已經無路可退,只能是硬着頭皮上了。

死馬當作活馬醫!

一絲神皇之氣,凝聚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這是楚朝陽第一次主動施展神皇之氣,心中頗為驚奇,不過眼下自然不能露出任何驚訝的神情,要表現得淡然如水。

「就靠你了,我的天爺爺啊,你可一定要氣作用啊,不然我就真要完蛋了!」楚朝陽心底里哀嚎祈禱。

只見神皇之氣順着楚朝陽的指尖流淌而出,如同一滴金色水珠,直接滴落在了古卓山的額頭。

這一幕被在場眾人看在眼裡,陸煙兒滿是激動和興奮,因為她見過相同的金光。

沈墨神情詫異,更有幾分期待。

至於其他人則是不以為然,似乎覺得楚朝陽純粹是在裝神弄鬼。

尤其是那些宋家之人,更是一個個冷眼盯着楚朝陽,眼神之中隱含不善。

這一絲神皇之氣很快便是進入了古卓山身體之中,淡淡金光隨後浮現出來。

不過金光很快就消失了,古卓山依舊是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臉上的黑氣並未消失,似乎沒有任何改變。

楚朝陽心裏頓時咯噔一下,兩條腿都軟了。

「完了完了,我死定了!」楚朝陽暗暗叫苦,心底里有些慌了。

這可咋整?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腳底抹油也不現實啊。

那中年煉丹師嗤笑了一聲:「小子,你要裝神弄鬼到什麼時候?」

宋雲微微眯眼,微微看了看左右,兩邊的宋家長老們心領神會,皆是準備對楚朝陽發難。

沈墨神情有些難看,隱隱有些惱怒,他可是為楚朝陽做了擔保的,眼下楚朝陽若是不能為古卓山解毒,那他沈墨也跟着一起顏面盡失了。

陸煙兒有些愕然,似乎不相信楚朝陽會失手,怔怔的看着楚朝陽。

楚朝陽縱使強迫自己冷靜,只是後背上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快看!黑氣開始消散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葛老忽然驚呼出聲。

眾人聞言紛紛定睛看去,果然看到古卓山臉上盤踞的黑氣開始逐漸消散了。

不僅如此,古卓山眼皮動了動,似乎就要蘇醒了。

「醒了!宗主要醒過來了!」

「天哪,莫非這年輕人確實是深藏不露?」

「難道陸煙兒所言非虛,此人的確是一位前輩高人?」

眾人震驚之餘,楚朝陽心底里大大的鬆了口氣,此刻他才發現自己後背都快濕透了。

「真他娘的嚇死人了!」

沒有其他感受,楚朝陽只覺得無比僥倖,此時的他,只覺得手腳都要軟了。

不過眼下還需要楚朝陽裝裝樣子。

待到黑氣盡皆消散,楚朝陽淡然開口:「他體內之毒已經無礙,但毒性畢竟傷了他的元氣,休養一段時間就可恢復如初。」

大殿之中,一片沉默。

還是沈墨反應最快,立刻想着楚朝陽躬身一拜:「多謝前輩!此等大恩,我天極宗眾人永不敢忘!前輩是我天極宗的大恩人啊!」

楚朝陽沒有說話,雙手負後,一派高人姿態。

之前那些對楚朝陽抱有懷疑,甚至出言譏諷呵斥的長老們,一個個皆是神情尷尬。

尤其是那些宋家長老,更是局促不安。

宋雲的臉色很不好看,心中格外惱火。

這眼看着古卓山就要斷氣了,自己很快就要接任宗主大位,結果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人把古卓山的命給保住了,這讓宋雲心裏如何能夠舒坦?

可眼下他還不能露出不高興的樣子,還得表現得很是驚喜,實在是有夠為難他的了。

大殿之中的其他長老歡喜之餘,也都是對楚朝陽露出敬畏之色。

尤其是想到剛才他們對楚朝陽多有質疑,不由的心中後悔。

早知道這位有如此能耐,就不該是之前那般態度了。

「前輩,我等之前失禮了。」一位長老來到楚朝陽近前,有些尷尬的朝着楚朝陽躬身一拜。

其他長老見狀也是紛紛上前,一個個頗為汗顏的行禮。

楚朝陽負手而立,神態高傲,眼睛看都不看這些長老。

一眾長老很是尷尬,不由的看向沈墨和陸煙兒,希望這兩位能為他們說些好話。

沈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站出來為楚朝陽擔保,純粹是看在自己弟子陸煙兒的面子上,說實在的,之前沈墨也對楚朝陽有些懷疑,不怎麼相信他可以為古卓山解毒。

但楚朝陽確實是做到了。

陸煙兒滿臉興奮,更有幾分自豪,畢竟楚朝陽這位前輩是她陸煙兒帶回來的。

「這怎麼可能呢?」一聲尖叫,打破了大殿之中的尷尬氣氛。

順着聲音看去,只見發出尖叫之人,正是之前對楚朝陽抱有最多質疑的中年煉丹師。

此時此刻,這中年煉丹師滿臉震驚,難以置信的看着古卓山,連連的搖頭。

「這麼猛烈的毒,沒有天階丹藥進行壓制,根本不可能在頃刻間化解的!」

話音未落,中年煉丹師猛然看向楚朝陽:「除非你有解藥,否則不可能這麼快化解此毒!」

《我奪舍了天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