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校花女友不只是漂亮而已!
我的校花女友不只是漂亮而已! 連載中

我的校花女友不只是漂亮而已!

來源:google 作者:山山不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蕭雨 都市小說 陳瀾

【單女主】【學姐】【超A】【高攻低仿】【無系統】我的女友是學校校花,但她真的不只是漂亮而已!動手時:「十個人,就這?我還能再打十個!」「跆拳道副社長就這水平?早點回家去吃奶吧!」「你腳步虛浮,一看就是腎虛」遊戲時:「我叫你去做視野,你去給自己墳頭看風水?」「你還有臉做防禦?穿件壽衣得了」「射手你要是缺少父愛給我說,沒必要把對面像爹一樣供起來#」撒嬌時:「哎呀小學弟好不好嘛,求求你吶,姐姐要啦~」吃醋時:「除了姐姐我,你的眼睛不準看別的女人!再看給你挖出來!( ̄^ ̄)哼」校花女友無意間亮出全國武術三等獎的獎牌,我瑟瑟發抖……我:「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女友:⁄(⁄⁄•⁄ω⁄•⁄⁄)⁄原來我的女友不只漂亮,還很呆很帥很可愛!展開

《我的校花女友不只是漂亮而已!》章節試讀:

今天的夜宵有驚無險,

除了白蕭雨給自己選的東西很奇葩以外,沒有發生其他糟心的事。

可能是今晚桌上的人太多了,白蕭雨才能忍住不發作。

陳瀾心中漸漸有了想法,

無論何時何地,堅決不要單獨和白蕭雨在一起!

至於這些韭菜生蚝豬腰子?

白蕭雨給他選的啊,

哦那就正常了。

沒逝的。

回學校的時候走的學校正大門,

今晚出去吃夜宵的學生有點多,

保安對這些個情況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門留了一個小縫隙輪流的在保安亭里夢周公,只要沒有傻憨憨的同學打擾他們休息就行。

陳瀾謝絕了白蕭雨和許佳佳送他們回宿舍的提議。

「上午開學的時候走過正門一次,又不是找不到。」

打發走了白蕭雨這個災星,龔毅然又要送邱銀霜回宿舍,就跟着白蕭雨她們朝女生宿舍的方向過去。

陳瀾轉頭看了看江生和丁勇,這兩個傢伙立刻捂着肚子蹲下去。

明明沒喝酒,肚子卻漲的要吐。

他們這兩個傢伙,吃個燒烤攤硬是吃出了五星級酒店的感覺,

拿起易拉罐就對白蕭雨和許佳佳敬酒。

還每次都是:「原來白學姐和陳瀾以前認識!如今相見又是緣分,來來來,白學姐我敬你一罐,我幹了白學姐隨便。」

「嚯啊!原來許學姐是校學生會准副主席!我以後就想要進學生會鍛煉鍛煉,我敬許學姐一罐,我幹了許學姐隨意啊。」

「相逢即是緣,白學姐又是我們班助,我哪有不敬你一罐的道理,我幹了學姐你隨便。」

「……」

這兩個傢伙,硬是喝了十三罐快樂水,中途就連廁所都跑了不下五次。

周明鬆手里提着兩個打包盒,這都是剩下沒吃完的燒烤,主要還是歸功於丁勇和江生。

陳瀾看着這兩個傢伙蹲地上想吐吐不出,想拉又拉不出的樣子有些可憐。

他搖搖頭心裏默默道:「白蕭雨還是那麼可惡啊。」

其實只要白蕭雨讓他們消停點,他倆今天晚上也不會這麼慘。

不過這兩個人自己也犯賤,他們是攔不住的。

陳瀾對着尹華說道:「尹華,來幫我搭把手,他們兩個都快要大小便失常了。」

江生抬起頭笑罵道:「苟鈤的,我身體好着呢。」

說著他就要起身,可肚子一痛,又捂着乖乖的蹲下去了。

陳瀾和尹華哈哈一笑,一人攙扶着一個朝宿舍走去。

雖然天黑了,但學校的小道上還是有一些昏暗的燈光,把每一條小路都照亮。

上午報道的時候,走得大路,

現在還攙扶着兩個大小便即將失禁的病號,江生指着旁邊的小路說著:「走這裡,我上午來報道的時候記得這裡和寢室門口是通的。」

陳瀾想了想,行吧抄一抄近路。

小路是修在樹林里的,這是靠近學校圍牆的地方,種一些樹美化環境也算是地盡其用了。

現在渝州的天氣還是挺熱的,樹林里的還有一些細碎的吱吱的蟬鳴。

現在就算去農村地區,夏日夜裡的蟲叫也沒以前多了,在學校里還能聽見,的確有些享受。

尤其是以後談戀愛了拉着小女友來這裡散步,更美妙了。

只是,他們的這個想法早就被學長學姐們想到了。

不僅想到了,還付出了實踐。

陳瀾忽然皺了皺眉頭:「嘶~你們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周明松問道:「陳哥什麼聲音啊?」

「有點像人的聲音。」

「我怎麼沒聽見啊。」丁勇被尹華攙扶着說道。

這時,一道若有若無的奇怪聲音伴隨着蟬鳴傳來。

能夠聽出這聲音已經很刻意的壓制。

如果不是真忍不住,受過專業訓練的學姐又怎麼會發出聲音呢?

江生肚子還痛着呢,這兩個狗東西竟然在這裡快活。

「狗東西就不知道去開個房嗎?大半夜在這裡打平安城。」

他們幾個人快速的向前走去,想要趕快回寢室去。

可越走,這聲音反而越是清晰了。

在一個拐角處,已經能確切的清楚聲音來源。

那是另外一條支路,可能這條支路已經被廢棄了,一個路燈都沒有。

支路的盡頭有一片灌木叢,後邊還藏着一條鐵質的長椅。

除了長椅的靠背有些生鏽以外,承受兩個人的重量還是沒問題的。

聲音的來源就是從長椅。

這時,先是一位學長開口:「我感覺這裡有點危險。」

學姐好聽又嫵媚的聲音說道:「哦~扒我的時候你可沒說什麼危險不危險,現在進來了又慫了?」

學長哪會認慫,明顯用力的說道:「哼!我怎麼可能是慫了!不就擔心被別人發現。」

學姐笑吟吟的如春水的聲音又道:「被人發現的話……呵呵,不是更刺激了嗎?」

陳瀾和江生還有周明松幾個人果斷的放輕了腳步。

幾個人相視了一眼,所有人讀懂了對方眼神里的深意。

丁勇賤兮兮的開口道:「等一會兒,他們才開始沒多久。」

幾人默默點頭。

不遠的昏暗長椅上,

學姐的聲音就像是報時員播報着戰鬥進度。

在戰鬥即將到達白刃戰巔峰的時候,江生忽然開口道:「不行了,老子要受不了了!」

他立刻喊道:「住手!你們快住手!嫑再打了!這樣是打不死人的!」

昏暗的長椅處,兩人一愣。

心跳,在這一刻都要停止了。

「踏馬的是誰!」學長暴怒了,這個時候都還不怒簡直就不是個男人。

江生立刻鬆開陳瀾的手撒腿就跑,邊跑還邊在叫:「特么的還不跑!愣着幹嘛呢!」

這速度,哪裡還有剛才回來的時候捂菊捂胃的樣子。

等幾人跑回宿舍,他們才相視賤兮兮的笑笑。

龔毅然回來的時候,聽了室友的講述也一臉遺憾的後悔沒一起見證。

不過他心裏盤算着,以後和霜霜要做的時候,還是去開一家酒店的好,最好還是星級酒店,保不齊學校周邊的酒店裏面有沒有什麼偷窺狂。

第二天,學校的校園牆上就出來一個懸賞貼。

校園牆是個好東西,已經有了取締學校論壇的跡象。

在上面發招聘的,發廣告的,發CPDD的都算常見,

但發懸賞的,這還是第一次見。

【懸賞:尋找昨晚十二點左右在男生宿舍區小道招惹我的男生,提供準確消息的,賞金兩百。——跆拳道社團副社長吳猛】

一大早,白蕭雨就給陳瀾打電話來:「喂陳瀾,昨天晚上吃了夜宵你走哪裡回宿舍的?」

陳瀾說道:「昨晚江生和丁勇肚子不舒服,我們就抄的小道,怎麼了?」

「哦沒什麼,別忘記下午領軍訓服。」

「好。」

說完,陳瀾掛掉電話。

昨晚和室友吹了很久,現在才模模糊糊的起床。

尹華突然大叫一聲:「我靠兄弟們,快看學校牆!我們被懸賞了!」

陳瀾立刻點開校園牆,果然看見了這個懸賞。

他忽然腦殼一楞。

艸!

難怪白蕭雨要問他昨晚怎麼回的。

她該不會把自己人頭拿去領錢吧!

這可是白蕭雨,自己的一生之敵!

他斟酌了一會兒,顫抖的給白蕭雨發消息。

【學姐今天有空嗎?】

白蕭雨立刻就回復:【哎呀!小學弟想約姐姐吃飯嗎?姐姐對你一直有時間的喲!】

用一頓飯,換自己人頭。

怎麼想都不虧!

陳瀾:【好】

《我的校花女友不只是漂亮而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