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身世震驚眾人
我的身世震驚眾人 連載中

我的身世震驚眾人

來源:google 作者:秦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新月 現代言情 秦名

養母病重急需手術費,秦名跳江自殺用生命來套保險金,豈料剛死,妻子便拿錢上了仇人的床!而秦名,承天珠之力,涅槃歸來!展開

《我的身世震驚眾人》章節試讀:

「這……這……」
劉洪面色難堪牽強解釋:「曹……曹局長,我最近家裡有事,恐怕去不了邊關呀!」
始終在旁邊看戲的老中醫王景生開口:「無妨,老朽閑着,劉主任不介意的話,把治療方法教給我,我去!」
劉洪一張臉瞬間冷的都能擰出冰塊來,啪嗒嗒的打幾個哆嗦,呼吸急喘:「曹……曹局長我錯了,其實是……是秦名治好的,和我沒關係。」
他現在也不管秦名是真會醫術還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先把皮球給踢過去。
見他如此反應,曹志遠當場氣的頭皮扯出數條黑線,這姓劉的冒認貪功,搞的他都顏面掃地。
但當下最重要的是邊關軍隊們中毒的問題,曹志遠朝前幾步,語氣歉疚的道:「秦小兄弟,剛剛是我誤會你了,還請不要往心裏去。」
秦名沒作聲!
曹志遠乾笑幾下,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他身為局長,對方竟不給面子。
關鍵時刻,王景生站出來化解尷尬:「秦小兄弟,剛剛確實是場誤會,我相信你不會偷醫院葯的。」
「這件事曹局長肯定會調查清楚還個清白,你既然能夠治好蕭將軍,能不能也出手救治下邊關其他兵士呢!」
他略微彎腰,語氣恭敬!
包括喬燕在內的一眾護士全都傻眼,連曹志遠都有些意外,王景生在醫藥界是何等地位,竟向個年輕人自降身份。
雖和王景生共同負責邊關細菌彈中毒的事,但他身為局長可做不到。
門口瑟瑟發抖的劉洪嗤笑:「你個窮逼,還真裝起來是吧?」
而秦名,聽完後回以微笑,接着看向曹志遠道:「犯我大夏,雖遠必誅,家國情懷秦某還是有的!」
「作為大夏子民,替邊關同胞們排毒解難是應該的,但在這之前,希望曹局長先替我辦件事。」
曹志遠疑惑:「什……什麼!」
秦名眼神炯炯抬手指住距離自己最近的名女護士:「她,上無醫德,下無醫技,不配在此工作,開除!」
無縫銜接,指向第二個:「她,出口成臟,有損醫院形象,根本不配穿這身白衣,開除!」
說完,指向第三個:「她,把病人從病房裡往外面轟趕,下手狠毒,心腸敗壞,開除!」
接下來,第四,第五,第六……現場護士被批個遍,最後,來到劉洪身邊:「至於這個人,身為主任,罪大惡極。」
「嫌貧愛富毫無醫德可言,剛剛還胡亂診治險些令蕭將軍喪命,剝奪終生行醫資格吧!」
「什麼?姓秦的你不要血口噴人!」
劉洪尖嘯辯解:「曹局長,您可千萬不能聽他的,這窮逼剛剛就是胡亂下針,瞎貓碰上死耗子!」
「你說蕭將軍是耗子?」秦名霸氣反懟。
「我……我……」劉洪咬牙切齒,無言以對。
曹志遠沒有立刻給出回答,而是看向王景生徵詢意見,因為他並不肯定秦名是否可靠!
當然,假如真能醫治的好邊關軍隊,別說開除幾個人,把醫院拆掉都行。
「嗯!」
王景生點頭,十幾年行醫經驗他何等的目光如炬,從剛進門的時候便沒相信過劉洪的說辭,反倒是秦名這位年輕人兀自保持的收針手勢,令他格外注意。
得到王景生的肯定,曹志遠大手揮擺:「把這幾個人全部開除,劉洪卸掉主任職位,剝奪終生行醫資格!」
「這……曹局長息怒,息怒,都是劉主任讓我們把病人轟出去的啊!」護士們苦苦哀求。
劉洪更是爬過來抱住曹志遠大腿:「曹局長,您饒過我吧,我知錯了,饒過我!」
「滾!」
曹志遠一腳踢開:「來人,轟出去!」
立刻有從衛生局隨行而來的安保人員把他們拖拽走。
曹志遠收回冷傲視線,關心的問道:「秦小兄弟,現在可以前往邊關了吧!」
秦名搖頭:「我好忙的,媽病剛好,家裡還有許多事要處理,可沒時間!」
「你……」曹志遠面色刷的冷下去半截。
秦名笑嘻嘻的調皮轉折:「不過曹局長不要生氣嘛,只是個簡單的中毒而已,又不是非得針灸,我煉製些丹藥送邊關去就行。」
簡單的中毒而已?煉製些丹藥?字字句句聽的曹志遠,尤其是王景生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可是整個大夏名醫都束手無策的細菌彈病毒,而且丹藥……是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中的東西吧!
面對他們不切實際的反應,秦名也沒多說什麼,慵懶的打個哈欠:「放心吧,事關國事,我知道輕重。」
「王老,留個你電話吧,丹藥練成後我會通知的,到時候兩位來光明街區32棟取就行。」
並不忘囑託:「喬燕是個好護士,可以的話曹局長給照顧下,升個職什麼的。」
說完伸着懶腰弔兒郎當的離開。
曹志遠不由的嘴角抽搐,看向王景生:「王神醫,這小子真的靠譜?」
王景生回憶着少年剛剛收針的手勢,有些不太確定,隨即到醫院後台調出病房中的監控。
當他把秦名施針的整個過程看清楚,當場情緒失控拍腿直呼:「太乙神針,是太乙神針,他絕非常人啊!」
「放心吧曹局長,如果說世間還有一人能解邊關兵士的毒,那麼非他不可!」
王景生目光灼灼的注視着秦名離開方向,眼神之中閃過一抹黯然,有些後悔剛沒有深入交流,給神醫少年留下個好印象。
所幸以後去取丹藥還能遇見。
「哦,對了!」
片刻後,他又意外想到什麼,乍呼:「之前咱們沒有把蕭將軍送進軍區特殊照看,而是安排在這不起眼的臨江三院,融入民眾間,為的就是怕潛入進城的敵國姦細們找到。」
「今天的事鬧的挺大,要不要換個地方?」
曹志遠略作沉思:「也是,剛剛我當眾說出蕭將軍的身份,有些考慮不周,臨江三院不能再待!」
「這樣,搬到你的佛慈大藥房去療養吧!」
……
此刻已經是凌晨三點半,住院部大樓外的風迎面吹來,有些清涼,走在夜色下,因為母親病症痊癒,秦名的心情極佳。
雙手插兜,輕吹口哨,在醫院門前與范春花老早叫好的的士匯合回了家。
角落中的漆黑夜色中,劉洪面色猙獰的盯着的士漸行漸遠,咬牙切齒:「姓秦的,走着瞧吧,老子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