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的七個姐姐紅顏蓋世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的七個姐姐紅顏蓋世 連載中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的七個姐姐紅顏蓋世

來源:google 作者:蘇生奈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傾城 現代言情 陸雲

我有七個絕色傾城的姐姐,她們都是寵弟狂魔,卻不知我早已成為了令世界顫抖的戰神!大姐葉傾城,高冷總裁!二姐林青檀,妙手醫仙!三姐柳煙兒,妖媚殺手!四姐王冰凝,美女記者!五姐楚瑤,神秘莫測!六姐蕭沁,絕代影后!七姐洛漓,身份不凡……十五年前,你們待我如至親,十五年後,換我來守護你們展開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的七個姐姐紅顏蓋世》章節試讀: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口無遮攔,目無尊長!」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恩將仇報,枉為世人!」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有眼無珠,不識真龍!」

三個巴掌,一個比一個響亮。

當最後一個巴掌落下時,王剛直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懵了!

徹徹底底懵了!

這到底是從哪跑出來的神經病啊?

王剛很快就回過神來,脖子上青筋暴起:

「我王剛再怎麼不孝,也是我的家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你這個王八蛋來多管閑事?」

「輪不到我管?」

陸雲冰冷的眸子,驟然刺了過去:「你再睜大你的眼好好看看我是誰!」

「你……」

一聲冷喝,讓王剛瞬間獃滯,視線定格在陸雲臉上,極其認真的審視着。

忽然,身體劇烈顫抖。

眼前這個青年,與十五年前那個瘦弱的小孩,面孔逐漸重疊。

何其相似啊!

「不可能……」

王剛拚命搖頭,名字已經到了嘴邊,卻遲遲沒有說出來。

這太荒謬了。

「很驚訝是嗎?」

陸雲冷笑說道:

「小時候你就經常欺負我,在我的鞋子上撒尿,故意用水彩筆弄髒我的衣服。」

「還有好幾次,明明是你犯了錯,卻誣賴到我的頭上,害我被吳爺爺罰站,這些事,你都不記得了嗎?」

咚!

王剛猛地後退一步。

是他,果然是他!

那個經常被他欺負的陸雲,回來了!

「那場大火,為什麼沒有把你燒死?為什麼你要突然回來?為什麼你要來打攪我的生活?」

王剛的情緒,突然變得異常激動。

「我那麼努力的想要討好那幾個女人,可是她們,就是不肯認我這個弟弟,因為她們說,只有你才是她們的弟弟。」

「我費盡心思的在院長面前表現,讓他收養了我,可是這個老不死的呢,張口閉口就是你的名字。」

「我努力想要活成你的樣子,可是他,可是她們,為什麼不肯給我機會,我到底哪裡不如你?」

王剛的表情越來越猙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你死啊!」

他徹底失去了理智,突然轉身抽出一根鋼管,嘶吼着砸向陸雲。

然而。

回應他的,只有一腳,如疾風幻影般的一腳。

轟!

王剛手中的鋼管還沒敲出去,腹部就突然多出了一個清晰無比的鞋印,緊接着倒飛出去五米之遠。

「你想知道,你到底哪裡不如我是嗎?」

陸雲緩緩走了過去,俯視着王剛,漠然開口:「因為我不會恃強凌弱,因為我不會忘恩負義,因為我不會嫉妒生恨,這些,夠嗎?」

夠嗎?

陸雲的聲音很輕。

但是,卻如重鎚,狠狠撞擊着王剛的靈魂。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做人準則,他王剛有嗎?

沒有。

他就是一個恃強凌弱忘恩負義而且嫉妒心爆棚的人渣。

「噗!」

許是受到強烈刺激,王剛竟然一口鮮血噴吐而出,滿臉都是痛苦表情。

陸雲只是冷漠的看着,眼眸中,沒有絲毫憐憫。

這個人已經被嫉妒心吞噬,到了扭曲的地步,根本不值得任何同情。

「孩子……你……你真的是陸雲?」

這時,吳文德顫抖的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

陸雲轉過身去,臉上的寒意已然消失,轉而露出一抹陽光笑容:「是我,吳爺爺,我回來了。」

「真的是你!」

吳文德的心臟,猛然一陣抽搐,最後,終於忍不住抱着陸雲嚎啕大哭。

「我的小陸雲,你還活着……你還活着……老天終於不用再折磨我了……我以為,我以為是我害死了你啊……」

吳文德哭的很大聲,但不是傷心的哭,而更像是一種釋懷。

那個讓他愧疚了十五年的孩子,還活着。

「是的吳爺爺,我還活着,活得好好的。」

陸雲輕聲安慰着,但也從吳爺爺的隻言片語中,察覺到了什麼。

等吳爺爺的情緒稍微穩定後,陸雲才開口問道:

「吳爺爺,您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十五年前的那場大火,不是意外,對嗎?」

吳文德擦了擦眼淚:「十五年前的事,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只要你還活着就好……」

這越發肯定了陸雲的猜測,認真說道:「吳爺爺,如果您真的對我有所愧疚,就把一切都告訴我,好嗎?」

吳文德想要避開這個話題,可是看見陸雲認真的表情,知道瞞不過去了,只好娓娓道來。

原來十五年前的那場大火,真的有蹊蹺。

當時,卓越地產看中了陽光福利院的地皮,曾多次找到吳文德,想要強迫他簽了低價收購的合同。

但是吳文德骨頭硬,不管對方使什麼手段,就是不簽。

沒辦法,卓越地產的負責人只好放出狠話,不簽合同,後果自負。

結果到了第二天,福利院就鬧了一場火災。

吳文德懷疑,那場大火就是卓越地產的報復,只是一直找不到他們縱火的證據。

而在那場大火過後,陸雲就消失了。

吳文德以為是自己害死了陸雲,所以很快就引咎辭職,並且領養了一個和陸雲差不多大的孩子,也就是王剛。

吳文德把所有對陸雲的愧疚,都彌補到了王剛的身上,卻沒想到過分的寵溺,反而讓王剛變得好逸惡勞,三天兩頭找他要錢。

以前數額小,他都不說什麼,但是這一次,居然開口要二十萬。

吳文德當然不可能給他,於是就發生了開頭那一幕。

……

吳文德講述完後,是一陣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他抬頭看了陸雲一眼,頓時嚇了一大跳,只見陸雲漆黑的眸子里,正散發著駭人的冷光。

卓越地產!

害我背井離鄉十五年!害我險些葬身火海!害我險些失去七個姐姐!

這筆賬,怎麼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