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末世遊戲成真了
我的末世遊戲成真了 連載中

我的末世遊戲成真了

來源:google 作者:普普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普普普 江雲

這是個平平無奇的詭異初生的世界,月亮成為最危險的敵人,對所有人來說,死亡不再有『一場永恆的迷路』的浪漫,所以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探索江雲除外……展開

《我的末世遊戲成真了》章節試讀:

黑暗紀元,眼睛是最致命的弱點。

因為看見和看不見都會帶來恐懼,然後催生絕望。

恐懼只會加速死亡時,看見與否也已經失去了被討論的意義。

都是廉價的累贅。

對江雲來說,他只是習慣了閉上眼睛。

連血都是黑色的世界,做一個瞎子,也未嘗不可。

吞噬者的輪廊越來越清晰了。

它也是一個「人」。

有和他一樣的四肢,軀幹,腦袋。

和他們一樣,眼睛裏充滿了空洞、絕望和瘋狂,身體扭曲,長滿骨刺,也長滿了痛苦和腐朽。

江雲毫不猶豫地揮動武器,他的眼睛和它一樣,迎向了撲面而來的死亡……

結束了也許會更好。

……

叮!

聲音在這片沉重的寂靜之中無比刺耳。

千嵐迅速回過神來,接通通訊儀。

通訊恢復,也意味着,她的等待有了一個讓人安心的結果。

千嵐見過一個像他這樣的人,那大概也是她這一生唯一的幸運。

在她十八歲生日那天,出現在爺爺家的電視機里,嚴肅地做畢業演講。

十八歲之後,她再也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的人,和星辰一樣。

『江雲』

「嗯……我正在返回。」江雲努力使呼吸平和了一些。

『嗯』

……

半個小時後,江雲走進屋裡。

千嵐就坐在門口的木凳子上,聽到他的腳步聲之後,緩緩地站了起來。

江雲走過去,輕輕地抱住她,任由她的腦袋貼在自己的胸口處。

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討厭的儀式感。

「嗯,江雲的心跳很有力。」

千嵐說完,重新乖巧地坐了回去。

江雲沉穩有力的心跳有一些變化,她知道他今天會說一些事。

「再過三個『月潮夜』,我送你回基地。」

「好,你呢?」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基地規定,『引路人』才有命令權。」

「但,你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引路人』,你只會……拖累我,我不想白白送命,所以,我會向基地市申請,重新找一個『引路人』。」

「是嗎?好的。」千嵐歪了一下腦袋,繼續說道,「很難找到。」

千嵐語氣平靜,聽不出一絲波瀾。

越是這樣,就越讓江雲不適。

她的平靜傳達的是固執和強硬。

確實是令人生厭的固執和強硬,雖然,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

這並不會影響結果,她的歸宿並不屬於這裡。

「如果你能好好訓練,取得合格的成績……」

「真的嗎?我會一直努力的!」黯淡下去的臉上再次揚起鮮艷奪目的淡紅。

她知道,這個「合格的成績」,她幾乎達不到,但,總是有希望了。

「江雲,你知道嗎?我這輩子第一次發現,看不見星星是如此的令人……絕望。」

「你又違規了。」江雲面沉似水。

「好吧……我是說……反正你都要趕我走了,我才不在乎。」

「隨便。」

江雲走入黑暗中,有些煩悶堵在了喉嚨里。

他深吸幾口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的情緒,絕不應該這樣輕易被挑動,送一個不太熟悉的人回基地市,這只是一件小事。

說不定從此以後,他們就不會再見面了。

相比之下,他更擔心這一次回基地一定會遇到的另一個『瘋女人』。

相信這個世界還存在「希望」,這還不夠瘋狂嗎?

這確實是件怪事,政治家和戰士都不相信會重臨的黎明,被一個「商人」當作了信仰。

就算她是個女人,販賣的東西也很……算了,加上這兩點,更加奇怪了。

江雲放下背上的包,從包里摸出一顆散發著紅光的三角形結晶。

這是戰利品。

也是在基地市裡生存的硬通貨。這一塊,就夠千嵐一年的學費了,或許還有多餘。

帶有顏色的結晶體,獲取難度更大,價值也更高。

接下來的三個「月潮夜」,江雲沒有再出去,頂多就是清理小屋附近偶然遊盪過來的怪物。

出發的日期越來越近,千嵐依然表現得很正常。

第三個「月潮夜」終於要結束了。

同時意味着,倖存下來的人們將迎來彌足珍貴的黎明。

來自SL-2323的熾熱光芒將持續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隸屬於狂歡和狂歡的世界。

當然,這一個周也是五個基地市最繁忙的時候,運送物資的車隊將排隊出發,與別的基地市進行交易,大部分人也會選擇走出昏暗壓抑的高牆,盡情享受這一年才有一次的「晨曦節」。

天邊區別於黑暗的亮,昭示着黎明的來臨,黎明破曉,便是第二個節日的開始。

江雲收拾好東西,靜靜等待千嵐從小屋裡出來。

為什麼他要在外面等?

因為,他不能在裏面。

光充滿世界的那一刻,千嵐終於扭扭捏捏地從屋裡走了出來。

她換上了一身幽藍色的衣服,臉似乎也染上了晨光的色暈。

還不賴……江雲默默地評價了一下。

接下來,就該出發了。

順着廢墟一路向北走,走上主幹道後,再往西走兩個小時,就到了天華基地市和華頓基地市之間的安全中轉站。

到那時,再隨便找一輛返回天華基地市的運輸艇,再過六個小時就可以回家了。

江雲自然而然地牽着千嵐的手,不過僅限於通過這片廢墟的這段時間。

「啊!」身後傳來了千嵐的痛呼聲。

「怎麼回事?」

「扭到腳了。」

「早就給你說了,要穿作戰靴,你穿這種鞋……就是活該!」

「怎麼辦?我不敢走了。」

江雲有些為難。

一方面,他對這丫頭磨磨蹭蹭的蝸牛速度早有不滿,簡直慢得讓人心慌。

姑且可以忍受。

另一方面,他不想與她有太親密的舉動,要不然,現在他說不定已經走到主幹道了。

算了,這下不行也得行了。

「下不為例,」江雲蹲了下來,示意千嵐趴上背,「只此一次。」

「這……這真的可以嗎?」

「廢話越來越多了,趕緊上來!」江雲有些不耐煩。

「那,謝謝江雲了。」

千嵐輕輕地趴上了江雲的背。

臉蛋也變得潮紅。

故事裏的橋段很俗,但也是真的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