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
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 連載中

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

來源:外網 作者:喬念嬋蕭容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念嬋蕭容予 都市言情

我從小命硬,克夫克子,還被父親拿去抵欠下的陰債。成年後,他找上門要履行當年的契約。從那之後,母親瀕死,父親失蹤,朋友一個接一個地出事,身邊圍繞着邪魅鬼祟。那個夜夜糾纏我的男人輕笑:「嬋兒,你逃不掉的。」十里紅妝,百鬼抬轎,地府里的那位大人要娶妻了。親愛的閻王大人,你等了我千年,我怎麼會逃呢?展開

《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章節試讀:

我媽從小疼我,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對我卻從來沒有吝嗇過。
我生病時,我媽寸步不離地照顧着我,恨不得生病的是她自己。
即便我爸不求我,我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的。
下定了決心,我擦乾眼淚,一咬牙一狠心:「爸,你帶我去找他吧!」
我爸激動地道:「好!爸這就帶你去!」
與此同時,宋清凈握住了我的手腕,焦急又擔憂地看着我:「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着你去送死!」
說著擋在我面前,分開我和我爸。
義正辭嚴道:「喬叔,嬋嬋還是個小姑娘,你怎麼能讓她去受這種罪呢?你難道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東西啊?你怎麼能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裡推呢?」
但此刻我爸已經急紅了眼,不可能聽得進去。
他憤怒地瞪着宋清凈:「你別以為你是她師父,你就能管我們家的事情!我才是她的老子,我說讓她去她就得去!念嬋,你去不去?」
我從宋清凈身後走出來:「我去!」
宋清凈還要說話,我打斷了他:「師父,別說了,我得救我媽,你就當從來沒有我這個徒弟吧!」
宋清凈抓着我的手腕不肯放,臉色鐵青:「不可能!我當年喝了你一碗拜師茶,就是你半個父親,你的生死我不可能不管!喬叔,你今天如果一定要讓嬋嬋去,就從我身上踩過去!」
我眼眶一陣發熱,宋清凈對我的維護讓我感動。
就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護士推着蓋了白布的床從病房走出來,醫生遺憾地對我們鞠了一躬:「家屬,對不起,我們儘力了。

我爸「噗通」一聲跪在床前,老淚縱橫,顫抖的手去掀白布:「蘭英兒!」
醫生勸解了兩句:「請節哀。

我爸握着我媽的手,頭埋在病床上嚎啕大哭,叫着我媽的名字。
宋清凈摟住我的肩膀,輕聲喊:「嬋嬋,事已至此,節哀吧。

我定定地看着我媽痛苦的臉,眼淚不住地往下落。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身側有一股陰風吹過,打着旋兒一直到了我媽的床前。
我媽身上的白布整個被吹起來,落到了地上,護士忙手忙腳亂地去撿。
室內不可能有這樣奇怪的風,一定是「他」來了!
即便我看不見,可是我能感覺到那熟悉的氣息,寒氣凜冽,帶着泥土和青草的淡淡腐味兒。
我一邊尋找着他,一邊對着虛空喊道:「爸,我答應你!今晚你就帶我去找他!只要能救我媽,我怎麼都願意!」
雖然叫了我爸,但這話是喊給「他」聽的,我知道「他」聽得到。
宋清凈自然明白,他警惕地看着周圍,小心地擋在我面前:「嬋嬋,別說胡話!」
我拉了拉宋清凈的衣角:「師父,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我不能看着我媽去死。
我一定會求他斬斷我們之間的……」
我話沒說完,突然一股看不見的氣流貼着我的手冷冽地衝過來,下一秒,宋清凈的衣角就被整整齊齊地削了下來。
我們被迫分開,我手裡還握着被削掉的衣角。
宋清凈臉色大變:「誰?」
我手都在發抖。
「呵呵。

還是那聲熟悉的不屑的輕笑聲:「再讓本座看見一回你跟他拉拉扯扯,斷的可就不是衣角這麼簡單了!」
他的警告冷漠而有力度,我忙不迭丟掉手裡的布條,衝著聲音的方向道:「我聽話,我不會再忤逆你的意思,求你救救我媽!只要你肯出手,我願意生下你的孩子!」
我聽見護士小聲跟醫生說:「這姑娘是不是太傷心,人傻掉了?要不要叫保安?」
醫生說:「哎……先讓他們告個別,然後就送到太平間去吧。

宋清凈身後要來拉我,我猛地往後一退,大聲吼道:「你別碰我!」
宋清凈受傷地看着我:「嬋嬋……」
我往後退開一個安全的距離,無患子和五帝錢都沒有用,我不想連累宋清凈。
所有的災難就讓我自己一個人承受吧!
對於我的反應「他」終於滿意。
「今晚,等我。

丟下這句話,那股陰冷的氣息就消失了。
我長長地鬆了口氣,總之,「他」答應了,我媽媽有救了。
走到痛哭的我爸身後,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他來過了,答應幫我救媽媽了,您別哭了。

我爸驚喜地回頭,握住我的手,涕淚橫流:「嬋嬋,我就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我叮囑他看好我媽的身體,便準備回去等「他」,宋清凈還要說什麼,我直接打斷了他:「師父,你對我的好我心領了,但我不想連累你,別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害人精!」
在宿舍等不方便,我特意在學校外面開了間房,將自己扒地乾乾淨淨,躺在被子里等着「他」享用。
我絕望地盯着天花板,眼睛都懶得眨一下。
這是我的命,逃避不了的命。
屋子裡沒有開燈,黑漆漆的一片。
就算開了燈也沒有用,我又看不見他。
臨近午夜,寂靜的屋子裡突然傳來「嘎吱」的開門聲,像是年久失修的木門搖搖欲墜。
酒店裡的門不應該是這個聲音的,是我等的人來了。
恍惚間,我又聽到了那晚的嗩吶聲。
聲音越來越近,在這寂靜的夜裡更顯得凄厲。
一聲凄厲的嘶鳴後,我在搖晃的燭影里,看到了一張煞白的人臉。

《我的夫君他來自地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