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不想做神
我不想做神 連載中

我不想做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夜間小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啞巴 鄭元覺 都市小說

一個普通人獲取了超自然能力還是普通人嗎?還會遵守禮義廉恥道德法律嗎?當一個人的力量凌駕於整個世界之上,你會選擇成為所謂的神靈嗎?展開

《我不想做神》章節試讀:

碰…一聲車門撞擊。

鄭元覺又提着一大袋外賣下了車,以前是給人送外賣,現在是給人買外賣,鄭元覺想一想苦笑了一下,「好像也沒什麼差距。」

對於這個管家身份鄭元覺倍感滿意,就這工作干一輩子都行。

鄭元覺又來到了白靈房門口。

「領導吃飯了。」

白靈推開房門依舊是那身真絲睡衣,白靈好像對白色情有獨鍾,這件睡衣也是好幾件一樣的,陽台上還掛着兩件一樣的睡衣。

經過了一個多星期的磨合,鄭元覺對於白靈的口味了如指掌,喜甜喜辣但又不能太辣,什麼時候喝咖啡,需要備什麼零食。

基本上白靈的飲食習慣,已經被鄭元覺摸的一清二楚。

白靈基本上除了吃飯去衛生間很少出閨房,一天24小時在房內也不知道都鼓搗些什麼,妥妥一個宅女。

吃着飯白靈突然開口:「對了,你準備一下,下周可能會有任務!」

鄭元覺有些意外和小驚喜,雖然在這當個管家挺好的,但是他沒忘了自己是來幹嘛的。

「領導能問一下是什麼任務嗎?」

「不該問的別問,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好的領導,保證完成任務!」

鄭元覺敬了一個四不像的軍禮。

白靈吃過了飯又回到卧室宅着去了,留下鄭元覺獨自打掃殘局。

獵殺者:「考慮好了沒有?」

白:「我說了,交易時間地點方式都由我決定。」

獵殺者:「時間地點你定,交易方式由我擬定共同商討,或者咱們共同擬定交易方式,這是我做的最大讓步了。」

白:「那就先擬定個交易方案出來再說。」

獵殺者:「好吧好吧,你地點選好了沒有?」

白:「那是我的問題,不需要你操心。」

獵殺者:「你真是個令人火大的傢伙。」

白靈在房間內抱着ipad,屏幕上有一張足夠大的圖紙,上面密密麻麻是白靈做的標記,此刻白靈還在盯着圖紙在做深刻的思考。

可以看出白靈在這張圖紙上下了大功夫,那上邊的線條標點不是一天兩天能完成的。

白:「地點我已經選好了,先聊一下交易方式,時間另選就可以。」

獵殺者:好吧,你先把地點告訴我。

白:「到時候我會告訴你,但不是現在,希望你不要耍小聰明。」

獵殺者:「我對你一再的退讓是因為梅花2,但是我的貪婪是不可以以我的生命作為代價的,我希望你可以理解。」

白:「我們現在應該討論一下交易細節。」

獵殺者:「好吧好吧,先聽聽你有什麼好意見吧。」

白:「由我指定雙方貨物安放地點,有定位感應存在我想我們都不需要驗貨。我會告訴你我貨物的存放位置,但是我會設置障礙。我確認接到貨物後安全撤離再給你解除障礙。」

獵殺者:「等待你的好消息!」

……

白靈穿好衣物收拾好行李,推開房門對鄭元覺道:「我出門幾天,你這兩天老實在家獃著就行。」

鄭元覺覺得很突兀!

「不用我一起嗎?」

白靈並沒有跟他解釋,徑直的拉着行李出了大門。

「不用,你先在這呆兩天等我回來接你。」

鄭元覺看着那從頭到腳的白,大聲喊了一句。

「去哪!要不要我送你?」

白靈頭也沒回,高舉那隻玉手揮了揮。

鄭元覺一人獨自留在空蕩蕩的別墅里,覺得有點怪!

鄭元覺每天的生活時間很充裕,除了買菜也沒有別的事情。白靈說過這個東西很危險,所以他每天都有抽空鍛煉身體,別到時候死到臨頭了跑都沒有力氣。

白靈出門坐上了一輛的士,的士跨過整個城區來到了另一所別墅區。

白靈拿出房門鑰匙又打開了一棟別墅,這個別墅區的房型比鄭元覺住的大的多,樓體佔地面積少說五百平方,上下三層樓。

走進了別墅沒有一刻耽擱,徑直往地下室走去,地下室空空如也。

手裡拿着電動鑰匙按了一下,地下室後方的牆壁,吱嘎吱嘎的打開了。

這裡有一道暗門,白靈進去以後是一個大約三十平方的小單間。

房間內牆壁上桌子上,清一色的火器,大小長短高端低端,可以說這完全是一個武器庫。

走到了一個大木箱子前,把木箱蓋翻開,全是TNT炸藥,白靈把TNT炸藥全部塞到了一個黑色大包里。

又從牆上取了一把狙擊槍,拿了一把AWP栓動狙擊槍和一把衝鋒槍。

白靈背着金屬盒,手拿兩個黑色大包走向車庫,從拿東西的體態來看,她的力量不會小於一個長期鍛煉的壯年。

打開了車庫大門,映入眼帘的是奔馳G500 4×4。

兩輛車都是黑色的,白靈什麼都喜歡白色的,唯獨所有車是黑色的,再根據的車型判斷,所有車都把性能拉滿,外觀盡量低調。

不過4×4什麼顏色也不可能太低調就是了。

開打後備箱把裝備扔進去,隨後登上那個需要兩個大胯步才能上車的主駕駛,一腳油門隨着引擎的轟鳴聲揚長而去。

……

鄭元覺獨自一人在別墅看着電視,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心神不寧,拿着手機想給白靈發個信息,又不知道發什麼好。

電視也看不下去,百無聊賴之際出去發動了車子去兜兜風。

把車開到江邊,鄭元覺坐在江邊復盤了一下這幾天發生的所有。

白靈對於他來說還是太過神秘,嘴上說的組織除了她自己鄭元覺一個人都沒看到過。

這幾天在別墅里活的還算自在,但是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要是真能像小說里寫的那樣就好了,什麼過目不忘、什麼超強的分析能力,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能從一點一滴推出全局。

可惜我只是個普通人,我還在拚命的說服自己相信她,不然呢?

我還能怎麼辦呢?得到了一張不知道有什麼用的卡牌,相信了一個美麗且一無所知的神秘女人。

還能怎麼辦呢?僅有的信息還是她告訴我的。

自己出去亂搞?要是她說的是真的那我死的可能連渣都不剩了。

我可沒有主角光環,說死就死了,雖然我活着沒什麼牽絆了,但是我活的還挺好的,我還不想死啊。

拿起一塊小石子,為了發泄心中的鬱悶,在江上打了個水漂。

石子落水,咚…就一下。

「靠…連石頭都針對我。」

「算了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車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就看一步,誰知道哪裡有坑。」

……

四天之後

鄭元覺這幾天無所事事,把電腦重新啟動了,在別墅里過着自己的宅男生活。

一輛黑色的大G停在了門口,鄭元覺的電腦正對着窗子,窗子下方就是正門。

急匆匆的跑到樓下,鄭元覺知道是白靈回來了。

到了樓下白靈自己開門進來了。

白靈的衣服還是那麼白,但是給人感覺有些憔悴還有些風塵僕僕,好像那個平時仙氣飄飄的仙子被什麼東西玷污了。

「明天你跟我一起出去執行任務。」

鄭元覺一聽執行任務心中五味雜陳,有小興奮也有警惕,那張標準的笑臉上沒有多餘的表現。

「好啊領導,我終於可以執行任務了,我們去那裡幹什麼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該問的別問。」

鄭元覺得到了一個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白靈沒有再搭理鄭元覺,徑直的走向了閨房,啪嗒房門關閉,對話到此結束。

鄭元覺回到了起居室,看着屏幕上正在運行的遊戲絲毫提不起來興緻。

明天出任務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具體要做什麼自己一無所知。

深吸一口氣,繼續閉目養神,該河裡死的溝里死不了。

白靈回到閨房給獵殺者發著信息。

白:「地點已經選好,坐標已經發給你了,交易時間定在兩天後的中午。」

獵殺者:「你考沒考慮過我是跨境過來的,就給我留兩天時間嗎?」

白:「我不信你現在沒到我國境內,別耍心機!」

獵殺者:「你這個小狐狸聰明的很啊。」

白給獵殺者發了一張照片。

白:「看見這個高台了嗎?這裡是一處廢棄工廠,附近五公里無人居住,到時候把人綁在高台上,讓我看見卡牌與現金,耍花招交易取消,並且我還會舉報你們非法偷渡。」

獵殺者:「小狐狸你覺得我會被你牽着鼻子走嗎?」

轉天清晨,今天兩人起床都格外的早。

白靈開着大G載着鄭元覺啟程,一路上兩人無話,氣氛有些沉悶。

鄭元覺有些忐忑不安,一直看着窗外的風景眼神潰散。

鄭元覺再也沒有問過,要去那要做什麼。

汽車行駛了大約五個小時,後多半走的都是山路,連綿的大山裡根本分不清方向。

鄭元覺也不知道這裡是哪,對於一個基本沒怎麼出過遠門的他,想要分辨這是哪裡無異於痴人說夢。

他只知道出了冰都一路都在北上,再遠一點可能就要到白熊國了。

汽車忽然停在了路上。

鄭元覺勉強的微笑着道:「我們到地方了嗎。」

白靈並沒有說話,下了車向車後方走去。

打開後備箱白靈拿出一件馬甲,上面掛着密密麻麻的線。

「穿上它」,這是白靈一路說的第一句話。

鄭元覺看着那馬甲頭皮發麻,沒見過豬跑還沒吃過豬肉嗎?這跟電影裡邊一模一樣,這不是炸彈嗎?

鄭元覺尷尬的笑了笑。

「領導別鬧,這…這…」

白靈伸手又從後備箱拿出一把手槍,咔嚓子彈上膛,槍口筆直的對着鄭元覺的腦袋。

鄭元覺瞬間汗水直流,嚇的都不會動了,腦子已經徹底宕機了!

白靈手指扣動扳機,砰…子彈從鄭元覺面前飛過。

穿上它。

鄭元覺瞬間就把那馬甲套在頭上,白靈讓鄭元覺轉過身去,然後把兩側的金屬卡扣卡死了。

鄭元覺瞬間就明白了,這TM是個死扣。

緩了一會的鄭元覺現在已經可以正常思考了,「冷靜冷靜,得想辦法自救啊!」

白靈把鄭元覺推回副駕駛。

鄭元覺看着自己的雙手還是解放狀態,「她就不怕我暴起發難?是業務不熟練還是根本就沒拿我當回事?」

汽車啟動繼續前行,白靈的右手握着槍,左手扶着方向盤。

鄭元覺還在思考破局之法,「如果是業務不熟練證明我有機會,如果是沒拿我當回事,她的底氣在哪呢?「」

「卡牌?我有梅花2我也沒覺得我有多特殊啊?他黑桃A就特殊?想不通!」

「不是卡牌的話,那她是練過?就看這炸彈槍支的練過也不稀奇,但好歹我是個成年男性,這也太託大了吧?」

鄭元覺炸着膽子問道:「我們到底要去哪?你到底要幹嘛?」

白靈也不說話也不看他,專心開車。

鄭元覺怎麼也想不通,「她到底要幹嘛?殺了我也不用這麼麻煩吧?反正肯定不是好事,先前說的什麼組織維護世界穩定,肯定也是騙我的。」

鄭元覺邊想邊用眼睛瞄那個手槍,一隻手持槍還開車,我兩手瞬間爆發應該能搶過來。

至於翻車不翻車,反正我都要死了,大不了一起死。

想到那做到那,對就這麼辦!

一瞬間鄭元覺的雙手就抓住了白靈的右手開始奪槍。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雙手沒搶過白靈一隻手,那隻手死死的拉着槍把,手好像磨盤一樣沉穩,手指放在扳機上連走火都沒有。

白靈穩穩的停下了車,鄭元覺人傻了,瞬間驚出一身冷汗,白靈側過頭,眼裡的鄙視、嘴角的微笑,很美很邪惡。

鄭元覺實在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些驚恐的他大喊大叫。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不可能?」

逐漸崩潰的鄭元覺面目猙獰,歇斯底里的吼叫!

「你別逼我,你再逼我我就把炸彈引爆同歸於盡。」

鄭元覺用側身撞擊着車門,「你放我走,不然一起死。」

白靈側過身,左臂支在方向盤上拄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鄭元覺發瘋,這一幕美極了,可惜在自己的小命面前鄭元覺沒法欣賞。

白靈輕輕的說道:「炸彈還沒啟動呢,所以你想引爆也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此刻的鄭元覺萬念俱灰,發瘋發累了的鄭元覺雙目潰散的靠在車門上。

「為了防止你再發瘋,所以我決定…」

鄭元覺還沒反應過來,一道非常快的影子砸了過來。

砰…鄭元覺被槍托砸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