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必將加冕為王
我必將加冕為王 連載中

我必將加冕為王

來源:外網 作者:空痕鬼徹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空痕鬼徹

展開

《我必將加冕為王》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藉著大霧掩護,二人在戰壕間快速穿行,躲避着帝國士兵的搜索。

偶爾碰到落單放哨的敵人,安森也盡量選擇繞路;萬不得已再想辦法幹掉對方,然後迅速離開,以免引警戒。

不過很快他就現,這份「謹慎」有點多餘:敵人好像完全沒察覺到他們的存在,成規模的部隊都在以連排為單位,向相同的方向快速集結。

很顯然,敵人現在很忙,忙到沒工夫搭理他們這兩個「小目標」。

但這只是暫時的:一旦敵人達成了戰鬥目標,下一步就是開始更大範圍,更仔細的開始打掃戰場;到時候大霧散去,自己和身後的卡爾只能被堵在戰壕里被亂槍打死。

另一方面,安森現他自己開始逐漸習慣這一切,適應自己的「新身份」了:不久前他還因為「穿越」而惶恐不安,緊張到心臟都快停止跳動的地步。

現在他卻能冷靜的在戰場穿梭,心平氣和的殺死擋路的敵人,彷彿習以為常。

真不知道這算好事還是壞事,安森在心底嘆了口氣。

除此之外,就是某個傢伙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奇怪了……

停下腳步,稍稍側目的安森,用餘光瞥了眼身後的卡爾·貝恩,對方熱切無比的目光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那就像原以為只是隨手撿了枚硬幣,卻現居然是什麼不得了的古董一樣。

三十分鐘後,幾乎算是從「敵占區」大搖大擺走過去的兩人,終於抵達了圍攻陣地最後放的炮壘陣地。

這是一座相當粗糙的臨時性工事:沒有頂,主體是堆砌壓實的加高土牆和碎石塊,正面堆放着大量沙袋,外加明顯還沒修完的防護牆和炮位。

雖然上去貌似是個沒修完的豆腐渣工程——當然這麼說也沒錯——但它依舊是一座防禦措施完整,能頂住敵人正面炮擊,容納八到十二門火炮的堅固壁壘。

望着已經近在咫尺的炮壘陣地,逃過一劫的安森和卡爾都心生不少安全感。

保險起見,二人並沒有立刻上前;貓着腰的卡爾·貝恩在前面偵察,緊隨其後的安森雖然很清楚炮壘內沒有敵人,依然端起手中的利奧波德步槍掩護。

緊張的望了望周圍,卡爾深吸一口氣:

「咳咳咳!」

聲音剛落,卡爾·貝恩立刻躲到掩體後面,匍匐倒地。

緊接着,一陣腳步聲從炮壘內傳來。

「吾王…奧斯特利亞!」炮壘內響起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

聽到口令的卡爾長舒一口氣,朝安森點點頭,然後拍拍塵土爬起身,朝裏面喊道:

「他女兒真棒!」

「……」安森。

很快,七八個面帶喜色的列兵們從掩體後走出,前簇後擁的將安森和卡爾兩人

帶進了炮壘。

炮壘陣地內,到二人「歸來」的士兵們紛紛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但還是難以掩蓋內心的不安和慌張。

或是聚精會神的盯着歸來的兩人,興奮又有些獃滯的等待着什麼;或是三位成群的圍在某個角落,竊竊私語;或是癱坐在防禦工事後面,緊攥着步槍的手在不停地顫抖……

表情不一而足,但都是一樣的恐懼。

着那一張張陌生又差不多的臉,安森大概能猜到因為什麼。

軍隊全線潰敗,加上濃濃大霧,誰也不知道正在掃蕩陣地的敵人何時冒出來;又是不是會在撤退的時候,和敵人迎頭相撞。

不對,他們根本不知道該向哪裡撤退…因為那個「前安森」已經遇害,而自己這個「督導副官」根本不知道什麼狗屁撤退命令!

全線潰敗更不知所蹤的主力軍,勢如破竹的敵人,僅剩一團的殘兵,封鎖視線的大霧,毫無計劃的潰退……

在如此絕望的背景下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所有人逃命時沒忘記自己的身份——雖然一個個上去狼狽不堪,但都沒有把槍扔下,同時在撤退後依然能保持原本的編製,說明儘管士氣低落,但組織度還在。

當然,這大概不是因為紀律嚴明,而是好多人和剛剛的安森一樣,還沒弄清生什麼,就被帶到了這裡;事情生的太突然,軍官們也不會傻到特地告訴士兵們「我軍敗了」。

除此之外…他們現在藏身的地方,是炮壘陣地。

炮壘陣地里有什麼?

輕重火炮,彈藥倉庫,應急物資…哪怕這些都在主力軍逃命時搬走差不多了,它依然是一座易守難攻,有較為完整的防禦工事,能頂住火炮轟擊的堅固堡壘!

「卡爾·貝恩上尉。」

「嗯?在!」

聽到身後聲音的卡爾連忙轉過身來,着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似的安森,有些奇怪的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

搖搖頭,安森朝散在周圍的士兵們掃了眼:「那個…讓士兵們先集合吧。」

不管接下來要怎麼做,自己都需要這些人的力量——那麼就必須儘快弄清,自己這邊到底有多少戰鬥力。

「好。」

話音落下,面朝士兵們的卡爾立刻站的筆直:

「第一戰列步兵團,全體聽命——三列橫隊,緊密陣型,集合!」

「是——!!!!」

散亂在堡壘內的克洛維士兵們,壓着嗓子出了整齊劃一的聲響。

一分鐘後,一個五十米寬的三排橫隊出現在安森面前。

「現在彙報全團人員情況,一營一連!」卡爾·貝恩繼續喊道。

「在!一連一排、二排、三排,已全員抵達,無缺員!」

「二連!」

「已全員抵達,無缺員!」

「司務長約翰·內斯!」

「在!」

……接下來卡爾又點了幾個軍官和軍士的名字,在得到答覆後,滿意的點點頭向安森:「嗯…很好,算上我們倆全團都到齊了!」

都到齊了?

着像鬆了口氣的卡爾,又了面前像在等自己說些什麼的士兵們,安森險些怔住。

按照他記憶中對克洛維王國軍隊編製的了解,一個滿編列兵團應該下轄兩個營,外加一個散兵連和一個擲彈兵連。

兩個營各下轄兩個步兵連,總計六個連,六百到八百人左右的兵力。

所以這個「第一戰列步兵團」其實是號稱一個團,實際只有一個營兩百多人的兵力是么?!

安森突然又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回過頭困惑的向卡爾·貝恩:

「對了,團長呢?」

話音剛落,着卡爾奇怪的目光,安森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了。

因為在「前安森」的記憶力,就沒有關於團長的印象!

糟了!

安森的心弦瞬間繃緊。

「團長?算了,先別管什麼團長了。」

卡爾先是面露困惑,緊接着擺擺手,像是對這「小小的語誤」毫不在意般,目光灼灼的着安森:

「安森·巴赫副官,現在請您立刻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留給我們第一團的命令吧!」

啥?

這次安森是真的怔住了。

自己根本就沒得到撤退命令,什麼連生了什麼也幾乎一無所知,這一點特地來找自己的卡爾·貝恩應該很清楚才對,那他究竟為什麼……

等等!

望着卡爾那意味深長的目光,安森覺得自己大概猜到他的想法了。

一開始來「救」自己,是因為他也沒得到撤退的命令,不知道該向何處突圍又該撤退到哪裡,所以必須要碰碰運氣;

而現在,是因為他相信自己的「血脈之力」,能讓自己在敵人的搜索中逃離戰場,那就能帶着整個團一起撤離!

當然,不可能是所有人,二百多人集體行動肯定會暴露目標…但藉著混戰、大霧和戰壕的掩護,多少能讓一小部分人順利逃亡。

至於為什麼一定要說是指揮部的命令,當然是為了穩住士氣。

到這一刻安森終於明白了,卡爾·貝恩用那種救星一樣的眼神自己的原因。

原來是這麼回事……

怔在原地的安森逐漸恢復正常,着卡爾那略有些討好的表情,微微點頭,將視線緩緩地轉向面前的士兵們。

他望着他們,望着那一雙雙好奇中透着不安,慌張和恐懼的眼睛,略有些急促的呼吸着。

不能撤退,絕對不能撤退…腦海中屬於「另一個人」的記憶,不停地提醒着安森。

「…在敵人的威脅下撤退,是一項嚴肅且困難重重的工作——路線,目標,掩護和詳細的計劃,缺一不可;你要說服驚惶失措的士兵們在

死亡關頭,嚴格執行最能保全多數人性命的命令;你要讓他們在逃命之外,依然將服從指揮,保持編製為第一要務……」

「…無序的,無準備並且無計劃的撤退,必定將不可逆轉的演變成潰散;你的軍隊將隨編製解體而不復存在,你和你的士兵將從戰士成為被敵人狩獵的目標,傷亡將從百分比變成被全殲……」

所以,絕對不可能撤退。

「現在,我——第一步兵團督導副官,安森·巴赫上尉,向大家正式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所下達的命令!」

扯着嗓子的安森,用全身的力氣喊道;他拚命克制着內心最後的一絲不安,將所有的顧慮拋到腦後:

「雷鳴堡第一徵召軍,第一步兵團……

於炮壘陣地,就地堅守待援;

配合援軍,將試圖突圍的帝國敵軍……

全殲於此——!」

「…無序的,無準備並且無計劃的撤退,必定將不可逆轉的演變成潰散;你的軍隊將隨編製解體而不復存在,你和你的士兵將從戰士成為被敵人狩獵的目標,傷亡將從百分比變成被全殲……」

所以,絕對不可能撤退。

「現在,我——第一步兵團督導副官,安森·巴赫上尉,向大家正式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所下達的命令!」

扯着嗓子的安森,用全身的力氣喊道;他拚命克制着內心最後的一絲不安,將所有的顧慮拋到腦後:

「雷鳴堡第一徵召軍,第一步兵團……

於炮壘陣地,就地堅守待援;

配合援軍,將試圖突圍的帝國敵軍……

全殲於此——!」

「…無序的,無準備並且無計劃的撤退,必定將不可逆轉的演變成潰散;你的軍隊將隨編製解體而不復存在,你和你的士兵將從戰士成為被敵人狩獵的目標,傷亡將從百分比變成被全殲……」

所以,絕對不可能撤退。

「現在,我——第一步兵團督導副官,安森·巴赫上尉,向大家正式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所下達的命令!」

扯着嗓子的安森,用全身的力氣喊道;他拚命克制着內心最後的一絲不安,將所有的顧慮拋到腦後:

「雷鳴堡第一徵召軍,第一步兵團……

於炮壘陣地,就地堅守待援;

配合援軍,將試圖突圍的帝國敵軍……

全殲於此——!」

「…無序的,無準備並且無計劃的撤退,必定將不可逆轉的演變成潰散;你的軍隊將隨編製解體而不復存在,你和你的士兵將從戰士成為被敵人狩獵的目標,傷亡將從百分比變成被全殲……」

所以,絕對不可能撤退。

「現在,我——第一步兵團督導副官,安森·巴赫上尉,向大家正式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所下達的命令!」

扯着嗓子的安森,用全身的力氣喊道;他拚命克制着內心最後的一絲不安,將所有的顧慮拋到腦後:

「雷鳴堡第一徵召軍,第一步兵團……

於炮壘陣地,就地堅守待援;

配合援軍,將試圖突圍的帝國敵軍……

全殲於此——!」

「…無序的,無準備並且無計劃的撤退,必定將不可逆轉的演變成潰散;你的軍隊將隨編製解體而不復存在,你和你的士兵將從戰士成為被敵人狩獵的目標,傷亡將從百分比變成被全殲……」

所以,絕對不可能撤退。

「現在,我——第一步兵團督導副官,安森·巴赫上尉,向大家正式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所下達的命令!」

扯着嗓子的安森,用全身的力氣喊道;他拚命克制着內心最後的一絲不安,將所有的顧慮拋到腦後:

「雷鳴堡第一徵召軍,第一步兵團……

於炮壘陣地,就地堅守待援;

配合援軍,將試圖突圍的帝國敵軍……

全殲於此——!」

「…無序的,無準備並且無計劃的撤退,必定將不可逆轉的演變成潰散;你的軍隊將隨編製解體而不復存在,你和你的士兵將從戰士成為被敵人狩獵的目標,傷亡將從百分比變成被全殲……」

所以,絕對不可能撤退。

「現在,我——第一步兵團督導副官,安森·巴赫上尉,向大家正式宣布,雷鳴堡徵召軍指揮部所下達的命令!」

扯着嗓子的安森,用全身的力氣喊道;他拚命克制着內心最後的一絲不安,將所有的顧慮拋到腦後:

「雷鳴堡第一徵召軍,第一步兵團……

於炮壘陣地,就地堅守待援;

配合援軍,將試圖突圍的帝國敵軍……

全殲於此——!」

《我必將加冕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