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問天仙劍
問天仙劍 連載中

問天仙劍

來源:google 作者:陳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呂娥 奇幻玄幻 陳塵

我有一劍,敢叫日月沉淪天地變!我有一劍,敢叫世間從此再無仙!我有一劍,足以斷仙緣!我有一劍,足以斬道門!我有一劍,殺人尚可!我有一劍,除魔尚可!我有一劍,博她一笑!我有一劍,為她伴樂!當走過的痕迹消散在歲月間,留下的唯有那悠揚的曲樂和那無人問津的仙劍展開

《問天仙劍》章節試讀:

仙界之地…
記錄仙界歷史的大道碑今日竟然顫抖了。
「師尊不好了,不好了。」
端坐虛空的老者,平淡一語:「都是仙君級別的人了,怎麼還這般毛毛躁躁?」
下方中年模樣的漢子立身一拜,急忙指着外面叫道:「師尊,外面的大道碑,出現異變了!」
「嗯!?」聽到仙界的聖物大道碑出現異變,老者立馬坐不住了。嘩!大袖一揮於虛空之中顯化出大道碑的影像。
此時的大道碑顫抖不止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老者難得一見的眉頭一皺,心裏頓時有了許多不詳感覺。感覺仙界要變天了。
修仙界…
雲峰上空,風雷大劫漸漸消失不見。封雲老道凝視陳塵所在之地,自問一句:「塵兒估計要醒了吧?」
由於天劫激起的灰塵,在清風的吹撫下消散了,眼前的景象清明了起來。封雲老道定神一瞧,卻是嚇的差點把鬍子給扯斷了。因為山峰之上除他之外再無他人空空如也。
「我徒弟呢?」看着被天劫糟蹋後的空地,封雲老道一臉的發懵。陳塵不見了?
見過渡劫而死的,沒聽說過渡劫而沒的啊。頓時大驚失色,這徒弟他還沒怎麼教呢,咋就沒了呢?
正欲卜算一掐。抬起的手頓了一下,隨即一拍腦袋,恍然一叫:「唉呀!我怎麼把那個神通給忘了。」雙手一碰合成一個奇怪的形狀,雙目緊閉口中還念念有詞地說道着。
……
修仙大陸,『萬脈』北域區。
定風山脈
一條溪水邊上有個火堆,烘烤着一身破爛衣衫,有個渾身污穢的男子正站在水中清洗着身子。
俊俏白皙的臉龐破水而出,嘩啦啦!水珠似撒花一樣的散開,拍打在水面上。男子擰了擰濕潤的黑髮,感覺頭腦輕鬆了不少,隨意地扯了一根水草用來束髮。
踏水上岸,套上那身爛衣服坐在火邊烘烤着身子。
這人正是從凌霄宗憑空消失的陳塵本尊了。因為在天人合一的狀態下枯坐一年之久,在無數的風吹日晒之下衣服早就不堪重負了。
天人合一。他在最後突破的關頭身體徹底的融入天地之中了。後來就隨意的出現在了大陸上的某個地方了。
鬱悶的陳塵,蹲在火邊長嘆了一口氣。「哎,好不容易有個師傅了,現在又沒了,又要四處遊盪嘍!」嘴裏叼了根雜草含糊不清地嘀咕着。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大腦中響起,「好徒兒有沒有想念為師啊?」。噗,陳塵嚇了一跳噴出了嘴裏的雜草。聽清楚是師傅的聲音,忍住了破口大罵的衝動,埋怨道:「師傅您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凌霄宗內的封雲呵呵一笑,「徒兒,為師現在是用傳音秘法『千里尋』,在和你交流。」一聽是修仙的秘法,陳塵頓時眼冒金光:「師傅,這個是不是現在就要傳給我啊?」即使是相隔十萬八千里,封雲也能感覺到此時的陳塵肯定是在眼巴巴的望着。
尷尬的乾咳一聲,打岔道:「這個秘法是有時間限制的,傳授什麼的等你回來再說吧。」陳塵一聽回去就傳他,立馬擺正臉色乖乖聽講。嗯嗯!
「徒兒為師剛才算了一下,你現在應該是在北域之地,離凌霄宗的所在的東域之地,相隔甚遠啊。」陳塵聞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原來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跨越了一域之地,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對你來說也未必是壞事哩,正好你可以藉此好好遊歷一下這修仙大陸。親身去感受那修仙的世界。下次回來的時候告訴為師,你為何而修仙!」陳塵默默的點頭,他也正有此意呢。
「不過你十年之後記得要趕回來。凌霄宗有個『真傳大比』之類的東西。需要你回來參加一下!」老道漫不經心地補充了一句。
「十年?不是等一下,師傅您是說我十年之後回去?還是說我回去需要十年?!」陳塵急忙訊問。
封雲猶豫了一下,「嗯~最好十年之後能趕回吧。」
啊!~這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直擊陳塵心頭。他在心裏大呼:竟然要十年時間才能回去?我還回的去嗎?這兩域之間到底是有多遠啊?
其實封雲老道的十年是指以陳塵最快的速度需要十年。具體的就不好講嘍。他沒有和陳塵講清楚,不然陳塵估計連想死的心有了。
師傅的聲音又響起,「徒兒,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最後為師再多嘮叨一句,切記,在外闖蕩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人!」封雲鄭重的聲明。說完秘法就切斷了兩人的精神聯繫。
陳塵就感覺腦子翁了一下就再沒有師傅的聲音了,最後一句話他還沒聽清楚呢。「什麼?師傅你說不要相信誰來着?啊?怎麼沒動靜了?」任憑陳塵再怎麼叫喚都沒有回應了。
「真是的話都不說完就走了!」在心裏埋汰了封雲一下,又放眼環顧了一下四周。無奈的站起身來了重新調整調整心態,沒辦法啊,這路還是要走的。
悠哉悠哉走了半天,陳塵就要走出山林之地了,迫不及待的想衝出去,他想要浪跡天涯的想法在心底藏了十幾年了,今天終於是實現了,忍不住想大叫一聲呢。
咔!腳下好像是踩到什麼東西了,陳塵臉色一黑,呃?
啊!
腳上套了一根繩子快速彈起。嗖的一聲,就把陳塵倒掛在了一顆歪脖子樹上晃晃蕩盪的,幾下就把陳塵晃的暈頭轉向眼冒金星。
「嘻嘻,讓我來看看捉到什麼好吃的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陳塵睜眼瞧去,這一瞧竟是晃了神,這絕對是他見過最好看的了。
那女子十幾歲的樣貌,身穿一件紫色寬鬆的長衫,卻是難以遮掩那因發育良好而玲瓏有致的身材。吹彈可破的白皙皮膚,長了一張精緻的小臉蛋,扎個馬尾小辮走起步來一搖一晃。微微上翹的嘴角帶着一點壞笑,給人一種腹黑的感覺。
走近之後,小臉就沒那麼開心了,因為原本心中所想的肥美獵物,變成人了。還是一個看着自己一臉痴樣的男人。心中無形的生出了一絲嫌棄。碎嘴地說了一下她娘經常念叨的那句話:「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鼓起小嘴沒好氣地問道:「喂?你是誰啊,怎麼把我好好的陷阱都給破壞了?哼!」小姑娘生氣的一插腰,怒嗔地盯着陳塵。
陳塵立馬回過神來了,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一臉歉意地笑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你做的。不知道你能不能先放我下來呢?」陳塵一臉誠懇的道歉,希望小姑娘能趕快放他下來。
聽到陳塵的道歉,感覺還算有點誠意,擺了擺小手,道:「哎算了,本姑娘大人有量,就原諒你吧。」翻起手掌曲指一彈,嗖!一道靈力射去,割斷了陳塵腳上的繩子。砰的一聲陳塵落下,哎呦的叫了兩聲,心裏卻是對小姑娘剛才的手段大驚不已。
聚靈成針,彈指一揮間。這是靈動期修士才能使用的手段啊!
「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姑娘歪頭看着坐在地上的陳塵。
只見他起身,拍了拍屁股的灰整理了一下褶皺的爛衣服,雖然沒什麼作用但表面工作還是要做足的。禮貌性的一拱手,道:「在下姓陳,耳東陳,單名一個塵,凡塵的塵」。同時還象徵性的微笑了一下,希望給對方留下個好印象。
小姑娘眼眸一喜,道:「呀,好巧呀!我和你一樣也是同音姓名呢!」小手一拍頓時多了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之前的嫌棄一掃而光了。性情變化太快讓人來不及反應。
「嗯?」陳塵反倒是不解了。心想:好巧什麼?好巧把我吊起來嗎?
看着陳塵疑惑的樣子,小姑娘靈巧一笑,露出一顆尖尖的小虎牙更顯邪魅。「我姓黎,黎明的黎,單名一個璃,琉璃的璃。嘻嘻,怎麼樣,和你一樣吧。」
陳塵聽完頓時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啊,那我們還真是有緣呢。」輕輕一笑,手情不自禁的搓動着,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