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喂,聽說你有點甜?
喂,聽說你有點甜? 連載中

喂,聽說你有點甜?

來源:google 作者:是竹子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然 現代言情 秦梓潼

【甜寵➕校園➕雙潔➕治癒】【人間小甜餅➕醋精小傲嬌】她身世凄涼,霉運附體,卻積極向上,陽光無限他身出豪門,備受追捧,卻陰鬱暴躁,內心孤獨他們就像是兩根永遠不會相交的平行線卻在某一天相遇———"她"是他的麻煩,也是他餘生唯一的嚮往"他"是她的保鏢,也是她餘生唯一的嚮往———多年以後,在一個戀愛綜藝的節目「請問秦梓潼是你前男友嗎?」「是,只是前男友」「請問安然是你前女友嗎?」「不是,她是我現女友」——「誰是你現女友了?」「安然」「……」展開

《喂,聽說你有點甜?》章節試讀:

跟宋晶晶分開後,安然就準備回家,可就在她走到衚衕口時,就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錢開 。

這次他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還帶了兩個人,頭上染着黃毛,嘴裏還吹着輕浮的口哨。

錢開看見安然走了過來,笑的張狂:「喲,這不是被一中開除的安然嘛,嘖嘖,真有本事啊,竟然轉學去二中了,怎麼?陪董老頭睡覺了?哈哈哈」

露骨的話語在安然耳邊回蕩,可她並不想理會他,只想離開這,轉身就想走,可剛想邁步離開,自己的手腕就被鉗住,動彈不得。

「呸,不識好歹的賤貨,虎子,鄭雷給我把她按住了,老子想要的女人還沒有失手過」錢開朝地上吐了口口水,齜牙咧嘴道。

安然被按住肩膀,掙扎不了,眼看着錢開就要拿他那骯髒的手摸到自己的臉頰,安然突然伸腳往前一踹,錢開突然驚呼出聲:「草(一種植物)臭婊子,敢踹老子,把老子踹壞了,可就不能疼你了」

在身邊的兩個混混分神之際,安然趕緊掙脫開束縛,拚命想跑走。可是腿就像是不聽使喚一樣,一下子摔倒在地,安然只能拚命往前爬,可還是被拽住腳拖了回去。

安然無力反抗,任憑她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 ”撕拉 ”的聲音響破天際,安然背後的衣服被撕破,錢開身邊的一個人還拿着手機拍着視頻,三個人看到安然背後雪白的肌膚上布滿了一條條的傷痕,有的已經開始變淡。

錢開用手惡狠狠的抓住安然的頭髮「呵,臭婊子,你跟我裝你媽純潔,玩的挺花啊,都快被人玩爛了,還跟我裝什麼清高」

污言穢語聲聲傳進安然的耳朵里,她甚至都忘了要掙扎,就在她以為今天註定逃不過的時候,一個冰冷的男聲傳來。

「鬆開她,想死?」緊接着就是一陣打鬥聲,沒一會兒一陣匆忙逃竄的腳步聲慢慢遠去。

秦梓潼在下完晚自習跟林木去廁所抽了根煙,然後就慢悠悠回家,在接近衚衕口的時候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小慫包的聲音?怎麼會在這?

他加快腳步就看到了剛剛的一幕,他原本就不是多管閑事的人,但他看到趴在地上的小姑娘,他的心臟就猛的一抽。

他的小同桌,誰敢欺負!!

秦梓潼的名字,在這群小混混當中可以說是沒有幾個不認識的,也沒有幾個不害怕的,但幾個人轉念一想,他們有三個人,但他只有一個人,勝算還是很大的。

不過還是他們想的太過簡單了,把秦梓潼想的也太弱了,只見秦梓潼一個飛腳踹過去,錢開就被踹得飛出二米遠,虎子和鄭雷。一咬牙兩個人同時撲上去,最終還是雙雙倒在了地上。

三個人連連後退急忙逃走了。

看到三個人跑走了之後,秦梓潼轉過身,看到趴在地上的安然。

當他看到女孩背後的傷疤的時候,秦梓潼的瞳孔猛然一縮,心也跟着疼,用自己的外套圍在女孩的身上,觸碰到女孩的那一刻,女孩明顯的顫慄,她在害怕。

「沒事了,沒有人可以傷害你了」秦梓潼定定的看着安然,女孩聽到這個聲音,心中莫名的就放鬆了下來。

慢慢抬起頭,原本充滿靈氣的大眼睛,現在就像一隻驚慌的小鹿,:「謝謝你,秦梓潼」安然拽了拽裹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低頭就看到秦梓潼的手掌在滴血。

安然慢慢把秦梓潼握成拳的手打開,就看到了一條觸目驚心的傷口,隨後眼眶紅紅的聲音發抖的說:「你受傷了,得趕緊處理傷口,你跟我去我家吧,我家有藥箱,我先給你包紮一下,然後你再去醫院看看,走,我家就在前面了」

安然不等秦梓潼回答就拽着他往家的方向走,很快就到了安然家門口,秦梓潼愣了愣,不敢相信的問她:「你…住這?」

「對啊,我住在這」安然低頭開門輕輕回答。

秦梓潼撇了撇旁邊的房子,玩味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安然家不大,但是有一個小院子,被收拾的很乾凈,院子里還有一個簡易的鞦韆,進去以後安然就讓秦梓潼坐下自己轉身去卧室拿了套衣服,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那個,你等我兩分鐘,我把衣服換下來」

安然換好衣服就拿着醫藥箱走到秦梓潼身邊坐下,因為倒霉體質,安然也經常會有小磕小碰,所以家裡就常備着各種消毒藥品,以便不時之需。

秦梓潼身手不錯,但是打鬥過程中,其中一個叫鄭雷的身上有一把摺疊刀,秦梓潼一不小心就被劃傷了。

這點傷對於他來說根本不用管,但他怕小姑娘內疚就沒有多說,就這樣看着自己的手被紗布一圈又一圈的被包成一個粽子,最後小姑娘還在上面打了一個蝴蝶結。

秦梓潼「……」他能拒絕嗎?哪個猛男在手上系蝴蝶結?

「很疼吧?」安然內心十分愧疚,如果不是因為救她,他就不會受傷了。

小姑娘聲音軟軟糯糯的,秦梓潼聽見只覺得心裏痒痒的:「不疼,這點小傷對於我來說都不算什麼」秦梓潼也放低聲音對着小姑娘安慰。

「你有沒有事啊,別光問我」秦梓潼上下打量了一下安然,除了手腕有點紅紅的,剩下沒有什麼外傷。

「我沒事,他沒對我怎麼樣,得虧是你及時出現,要不然我就…我就……」安然不敢繼續再想,想到剛才的場景自己渾身就不由發顫。

「你們以前是發生過什麼事情嗎?」秦梓潼柔聲問道,「你不想說也沒關係,沒事的」轉念一想,又怕小姑娘不好開口。

「我跟錢開是一個學校的,以前都在一中,前段時間他一直在糾纏我,想讓我做他的女朋友,我明確拒絕之後,他…他就有一天晚上也是在那個衚衕口堵住我」

安然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想要對我動手動腳的,可是我哪能慣着他呀?他長得跟小地缸似的,我一拳一個,就被我打跑了」安然小臉鼓鼓的小手還在空中揮了揮,哪有一點說狠話的樣子。

「哎,可是第2天上學我就被叫到了校長室,錢開的媽媽找到了學校說我勾引錢開,威脅他給我錢,如果不給我就找人打他,後來學校在威逼利誘之下,我被開除了」安然說完整個人氣憤的不行。

「嗯,我知道了」秦梓潼聽着安然的話,原本就冷峻的臉變得更加深沉,默默咬着牙關。

過了好一會兒,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最終還是秦梓潼打破了這個尷尬的氛圍問道:「你自己在這嗎?不跟父母住一起?」

「啊?我父母都不在了,我自己住」安然貌似無所謂的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