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域領主
萬域領主 連載中

萬域領主

來源:google 作者:淤飛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淵 奇幻玄幻 淤飛飛

吳淵十七歲那一年開始修行,腦海中突然出現的神秘強者黑淵,天上墜落的謫仙,以及那星空之上的海洋困擾着吳淵恆陽宗太上長老窺探其命格,竟是陷入迷霧之中險些迷失自我走火入魔此域內的天道剝開迷霧,呈現在其面前的只有兩個字無律!展開

《萬域領主》章節試讀:

「王村長,不好了!出事了!」

一回到村子裏,柳阿三就急急忙忙朝着村長家的屋子跑去,一邊跑一邊喊

另一邊,王村長拄着拐杖,走出了房門,不難看出其臉上明顯帶有一抹不悅的神色

不過此時柳阿三管不了那麼多了,怕再晚一些,吳淵會在那出事

雖然平時看自己那半吊子老哥很不爽,但他也絕對不想對方出事啊

「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王二看着眼前喘着大氣的柳阿三說道

「我此刻有要事在身,你過會兒再來吧」

說完,就扭頭朝着屋裡走去

「不是的村長,真的是十分重要的事啊!」

眼看對方不搭理自己,柳阿三心中也是焦急萬分

「我說了你......」

「哈哈哈,王老弟這小娃娃看起來真有什麼要緊的事,不妨先聽聽吧」

此時屋裡傳出來一道雄勁有力的聲音,聽起來是位老者,柳阿三篤定自己沒見過對方

不過,能讓村長如此禮待的傢伙一定不是尋常人

「既然尊上都這麼說了,那就聽聽吧」此刻王村長的聲音恢復了平靜

「是」柳阿三拱了拱手後將事情全盤托出

「什麼!」

「你說他們衣服上的標誌是紅蜘蛛?」

「嗯!」

「你有沒有看錯」

「村長,我敢肯定我沒有看錯!」

關於紅蜘蛛的事是吳淵告訴自己的,雖然自己這個老哥整天弔兒郎當的,不過關鍵時刻還是很靠的住的

我信他!

柳阿三與村長對視,目光十分堅定

「唉,看來他們是發現那東西了」

一旁的柳阿三皺了皺眉,他只聽見村長嘆了一口氣,隨後在那自言自語

「村長?」柳阿三試探性的叫了叫

「啊?哦,你去把吳淵叫回來吧」

「是」

「嗯,路上小心,快去快回吧」

就在柳阿三走後不久,屋子裡走出一位身着白袍的老者,看起來十分有氣質

「王老弟如此煩惱,所為何事啊?」

「啊哈哈,不過是些小麻煩,不足掛齒」王二乾笑了笑

「走走走,咱們進屋繼續喝茶去」

白袍老者笑了笑道,「怕是地下的東西快要藏不住咯」

話語落下,王二心頭一顫,張了張嘴巴,最終沒能吐出一個字

見狀,白袍老者走上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你放心,那些東西我還看不上呢」

「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想必村長你,已經玩了好幾年火了吧」

「也不怕晚上尿褲子啊,哈哈哈」

王二苦笑了幾聲,「還是瞞不住尊上啊」

「外邊風頭大,我們進屋裡細說吧」

「哈哈哈,正有此意」

一進入屋子王二左看看右瞧瞧,將門窗全部關上,連一隻蒼蠅都別想進來

「好了,沒人可以聽見我們的對話了,現在與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王二眯了一口熱茶,微苦,隨後將他年輕時的經歷說了一遍

從滿腹學識結識恆陽宗弟子,到偏居一隅忍氣吞聲

故事可謂是先仰後抑

看來其中有許多人不知道的秘密

「我們村地下有一條靈脈,這件事幾十年以來除了我沒人知道」

「原本我打算每年從其中開採一些靈礦上繳給恆陽宗以換取他們的庇護」

「可是後來我才發現他們所謂的庇護不過是口頭上說說的罷了」

「他們的話對於一些宵小之輩還是有震懾力的,可是今天來的是血剎門的人」

「那是一個不弱於恆陽宗的門派」

「按照柳阿三說的話,他們一定是發現了靈脈,若是被恆陽宗知道此事,他們一定會認為我們私藏靈脈,到時候莫說是庇護我們了,他們不來找我的麻煩就不錯了!」

「血剎門專修血功,若是放任他們開採,到最後做出一些卸磨殺驢的事也是極有可能的」

「您說說我們該怎麼辦啊!」

話一說完,王二將苦茶一飲而盡,這些東西憋在心裏幾十年了,說出來着實暢快了不少

白袍老者看着眼前因激動而滿臉通紅的王二,也只是笑了笑

「村長,你這麼想可就不對了」

「尊上,此話何意?」

白袍老者飲了一口熱茶站起身來推開窗戶,用手指了指

「村長,你看那是什麼?」

王二順着老者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那是陳老狗家的娃」

目光觸及之處,一個小男孩一腳將一隻皮球踢到了一棵大樹上

小男孩摸不到球哇哇大哭起來

村裡人見那棵樹長得那麼高,爬上去拿球十分危險

索性將大樹砍倒,最終小男孩拿到了皮球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尊上的意思是我們太過渺小,存在感低,於是可以坐山觀虎鬥嗎?」

在王二的想法中靈溪村是小男孩,血剎門與恆陽宗是樹與大人

白袍老者笑了笑,「不不不,你們什麼也不是,如果非要說是什麼的話,那麼只能是樹上的...灰塵」

「啊...啊?」

「你如何敢肯定小男孩的目的一定是拿到皮球呢?」

「說不准他是想藉此機會推倒大樹呢」

「尊上的意思是,是恆陽宗將靈脈的消息透露出去的?」

王二心中頓時明了,自己那麼多年以來向恆陽宗上繳靈石,對方不起疑心才奇怪呢,自己一介凡人如何搞來這麼多靈石

沒錯!

他們肯定是知道的!

「那他們又為何要將消息透露出去呢」王二對此不解看向白袍老者

「呵呵呵,凡事總要有個理由嘛,他們若是直接過來開採恐怕會被外界掛上一個恃強凌弱的名號」

「畢竟你們與恆陽宗除了你那幾個朋友並沒有多大淵源」

「不過若是有其他門派先一步前來開採,那麼他們就可以,以正義的使者這個身份前來出演這場戲,如此一來,到最後你們不得不交出靈脈啊,此為陽謀」

白袍老者推開門走了出去,「畢竟,對於那些大宗門來說,做什麼事情只需要求個理所當然就好」

王二跟在老者身後,不遠處的小孩坐在倒塌的樹上採摘着樹上的野果

至於皮球,早已不知被風吹到何處去了

......

咳咳

在這裡說一下

恆陽宗是小孩,皮球是一個契機,樹上的果子是靈脈,那些大人是血剎門

大家別搞錯了哈,也別太認真較勁,就當看個樂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