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完美配角
完美配角 連載中

完美配角

來源:google 作者:故事難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故事難說 陸遠

平凡大學生陸遠偶遇奄奄一息的神秘人,臨死之際交給了他一個小盒子為什麼一個普通人身邊到處都圍繞着超能力者?還是說他其實並不普通?在這樣超能力泛濫的世界中,世界的走向變得和他息息相關展開

《完美配角》章節試讀:

此刻,醫院內的情況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變得更加糟糕。

茵茵還是一個小孩子,精神上的承受能力本來就不高,看着現在環境一步步的變化讓就讓她變得對於自己的能力更加不可控了起來。

於是這裡的空間變得越混亂,茵茵就越害怕,由此這裡就變得進一步扭曲了起來。

就是這種難以掌握的閉環使這裡每一個人的安全都變得無法保證了。

雖然就當下的情況大家都沒有受到威脅,但是誰也無法預知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人群四散開來,試圖去尋找安全的地方,可是隨着空間的扭曲,出現的裂縫越來越多,從中又生長出來奇形怪狀的植物。

就這樣大家都在不斷的逃離之中,而之前那個抓住張創衣領的男人也慌了。

雖然他渾身散發著一股兇惡的氣息,但是他也是非常惜命的。

事實上來說,就現在的社會裡,除了軍人,刑警等,真正不怕死的人又有多少人呢?

隨着各種畸形的藤蔓追過來,他也是把張創一把甩開了,然後逃跑了起來。

可是這些植物無處不在,將他包圍,哪裡又有空隙給他逃離的機會呢?

「別過來!別過來!」男人驚恐的重複着這句話,與他的先前的形象簡直大相徑庭。

茵茵不是想把大家帶到這裡,甚至他自己也是下意識的來到了這裡。

對於超能力的產生,對於擁有者也都是後知後覺的。

在自己的求生**之下才將大家還有自己都帶到了這裡。

害怕的茵茵大聲的喊着:「叔叔快跑!」雙手也是捂在自己的眼睛上面。

隨着藤蔓離男人越來越近,窮途末路的他只好去試着衝破這裡。

在他離包圍圈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男人猶豫着還是上前揮着拳頭過去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看似柔軟的,不斷蠕動的藤蔓實際上卻比鋼鐵更加堅硬。

大力揮出拳頭的男人疼得直接脫口而出就是一個髒字。

他的拳頭上面流出來大量的鮮血,而裏面的骨頭也是碎裂開了。

他知道他沒有辦法逃出去了,他只好抱着頭蹲在地上。

「我還不想死……」男人嘴裏小聲嘟囔着,眼淚止不住的流出來。

四散的人群即使是在逃跑着,他們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這無疑是給每一個人心裏更加抹上了一筆恐懼的顏色。

而這個男人的內心就更加絕望了。在這種情況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樣才能活下去,也沒辦法期待有誰能夠去救他。

眼淚像是瀑布一樣傾注而下,一些還流到了自己嘴裏,男人現在除了絕望就只剩下對於自己先前行為的後悔了。

「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

人群中也是不斷傳來求救的聲音,但是此時在男人的耳朵裏面已經全都聽不到了。

他的眼睛,鼻子,耳朵等等全就好像都宕機了一般,他的世界中只剩下了自己。

茵茵的眼中看到這一幕幕,她也是非常的無力,他一邊哭着也獃獃地站在原地,幸好有張創抱起她去尋找可以落腳的地方。

兩位民警在這種情況也是做不到任何事情,他們只好也像其他人一般,先保證自己的安全。

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有一個人卻不像其他人那麼慌亂。

徐浩第一時間找到了陸遠。

「你就在這裡待着別動,我來施法,不離開這裡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一邊說著,他的手中浮現出一串金色的文字一般的圖案,下一秒形成了一個閉環包裹着陸遠的四周。

見多了各種離奇事件的陸遠現在不會再對徐浩的法術產生懷疑了。

但是他一臉急切的問着徐浩:「芊芊呢?為什麼不給她也施法?」

「我只需要保護你一個人。」對方這樣回復道。

這就是徐浩的做事方法,畸形的家庭養出來了他自私自利的性格。如果不是世界毀滅之後自己也不知道要何去何從,那他甚至連陸遠都不去救。

就是這樣的徐浩卻成為了一名仙人,與每一個人心中的對於仙人的形象都相差甚遠。

聽到這番話的陸遠沒有回話,此時的他沒有因為被搭救而充滿感激的心情,反而對於沒有徐浩沒有出手保護芊芊變得記恨起來。

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芊芊就像是他的親妹妹一般,在他心裏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一旁的芊芊聽到他們這般沒有插話,就是沉默着,但是反而在她的心中對於徐浩是非常感激的。

「他本來就沒有理由救我們,他能出手保護陸遠一個人的安全就很好了。」芊芊心中這麼想着。

雖然陸遠是把芊芊當做妹妹一樣,但是芊芊是真的很喜歡陸遠,只是這樣的感情一直藏在心裏罷了。

現在這裡的情況正在不斷地惡化,而外面的世界也是各種報道不斷。

全國全部的電視台都聚焦着這一件事。

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在警戒線外面也是聚集着相當多的人,這樣的場面比大牌歌星的演唱會還要宏大。

存文圖書館內,老男人正在翻看着書籍,卻聽到了廣播中傳來的聲音。

「根據現場記者傳來的消息,在本市的中心醫院內的所有人員突然全部失蹤,具體請聽我們現場記者的採訪。」

「請問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一句女聲的詢問過後,傳來了渾厚的聲音。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現場刑警的聲音了。

「我們的人現在還在裏面調查,目前根據醫院內兩位民警的通話得知道裏面的情況不容樂觀,雖然保持着聯繫,但是我們進去的人卻在院內沒有發現任何蹤影。」

「很多人猜測說醫院內就像是變成了兩個世界一樣,請問您怎麼看?」

「對於這種荒唐的猜測我們這邊暫時無法給出回答 」

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現場的刑警們其實想法也差不多。而且就在剛剛,醫院內的聯繫已經斷掉了,但是他對外還得聲稱保持着聯繫,不能給社會造成更大的恐慌。

周存文平時的習慣就是坐在圖書館內,一邊看書一邊聽廣播,而且他確確實實的可以做到兼顧。

天色已經是完全變黑了,但是今天的他卻意外的比平時在這裡多待了一會。也正是如此,他才能第一時間知道了醫院這邊的事情。

換作是其他人可能還一頭霧水,但是對於周存文卻不一樣。

當他在快餐店偶遇的之後,他已經是能夠確定超能力的存在了。

像是其他能力者出現超能力後可能不會立馬知道自己的變化,但是周存文不一樣,他在遇到別人超能力者的時候可以直接了解到他們的能力。

也就是說,當他遇到第一個超能力者的時候,他就知道了對方超能力的存在,甚至可能那個人可能還不知道呢。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會快餐店裡留下自己的名片,那個人就是他遇到的第一個超能力者。而且通過詢問他基本上也確定了超能力來自於兩天前的那一場不同尋常的流星雨。

關掉了收音機後,周存文取出一個書籤記下了自己正在讀的頁數。

然後收拾好東西就向醫院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