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連載中

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來源:google 作者:顧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王君 現代言情 顧蕾

天泉山,天泉池這日天氣晴好,碧空萬里,一切平靜如常誰料,臨近晌午之時,突兀的,天雷炸響,驟風突起,狂風咧咧作響,方才明亮的天地轉瞬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展開

《紈絝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章節試讀:

身後幾名兄弟不明其意,怒目圓瞪顧蕾,握着兵器躍躍欲試,卻最終都被白衣男子給阻止了。

聞言,顧蕾滿心歡喜,終於算是躲過一劫了。嘿嘿咧嘴一笑,「啊哈哈,你的豪爽,我喜歡!」說罷她翻身下床,穿上鞋子扭頭就走了。

剛邁出三兩步忽覺不對,似乎忘了什麼,又猛然轉身竄了回去。

顧蕾走到他身邊看着他咧嘴一笑,挑眉輕挑的瞅着他,情不自禁的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臉頰上,冷笑道:「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遺憾,不能親手殺了你!」說罷狀若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聲長嘆。

說罷小身板爬上了床,在他衣衫里翻來翻去,翻騰了老半天,終於在他衣襟內下面掏出了一塊明晃晃的東西,「終於找到了,就是這玩意兒,老娘惦記了好幾個小時呢!」

將純金令牌放在手中掂量了一瞬,嘖嘖稱奇,「分量不輕,是個值錢的玩意兒。」說著將東西別進了口袋,又在他衣衫里掏了老半天,最後找出了幾張銀票,她來不及查看面額直接塞進了兜里,雙眉清揚,「夜王,好自珍重,黃泉路上一路好走!」嘴角含笑,將君驚鴻洗劫一空之後得意洋洋的轉身離開了!

與幾個殺手擦肩而過的一瞬間她頓住腳步,回頭指着躺榻上躺着的一動不能動的君驚鴻,拍了拍白衣男子的肩膀,小聲說道:「這男人剛才居然揚言說要滅你們九族,瞧瞧,多狂妄的傢伙!你們一定要把他往死里打!最好是先挖眼割舌最後關進籠子里浸大糞!權當是為民除害了!」報復性的將白日里君驚鴻屬下說的陰招原封不動了奉還給了他。

一臉春風得意的朝着君驚鴻做了個鬼臉吐了吐舌頭,一甩長發自恃英姿颯爽的轉身離開,生生的是氣死人不償命!

「大哥,就讓這娘們這樣離開了?她可是傷了咱六弟呢!」刀疤男看着顧蕾離去的背影說道。

白衣男嘴角輕揚,若有似無的哼了一聲,「我自有定奪!」嘆了嘆,又道:「時下大局為重,先拿下夜王人頭再言其它。」

「哎喲,大哥,夜王中了咱們的十香軟骨散呢,可不就是砧板魚肉任人宰割,又有何懼?嘶,這娘們兒下手可真疼!」一旁被攙扶的紅衣男子娘里娘氣的說著。

「夜王實力有目共睹,不可小覷。」說罷一揮手,兄弟幾人便同朝君驚鴻床榻而去。

時下,君驚鴻適才明白,原不過是顧語晗與這一幫子來路不明的殺手同時下手,而他似乎輕率的很,輕易的避開了顧語晗下的毒卻中了他們的十香軟骨散。

只是,這顧語晗為何安然無恙?

營帳外,顧蕾身形矯健的穿梭在陣營的各個角落,身輕如燕快如魅影,輕巧的避過一隊隊巡邏侍衛,不費吹灰之力。

可奈何陣營之廣一望無際,縱使她能力非凡也終究是一時半會兒逃不出去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若是待會兒君驚鴻被殺一事被人發覺,首當其衝被懷疑的人便是她自己個兒,畢竟剛才只有她與君驚鴻兩人在營帳內。

不過這都好一會兒了,估計君驚鴻早已成刀下亡魂了。

所以她還是得趕緊逃走,不然的話被發現君驚鴻死了,她想逃都插翅難飛。

她可不傻,早早地在飯菜里下了軟骨散,可是眼睜睜的看着他把染了毒的飯菜吃了呢。若是不然她剛才怎麼敢那樣的收拾他?憑着他的性子,若是能動的話還不蹦起來掐碎她的脖子!

算了,死都死了,再計較也沒什麼意義了。

都說了『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誰讓白天里他那麼心狠手辣的打了她呢,不然還能做朋友不是么!

「喂!」

正思忖着,突然一人自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嚇了她一跳身子一顫,不由得失聲,「呀……」

一聲驚呼尚未喊出口便被人捂住了嘴巴,「噓,小聲點,別聲張。」

她定睛一看,來人竟然是顧文淵,「怎麼是你?」難以置信的看着他,似乎看見了生的希望,若是不然,這麼大的營帳她得跑到日起又日落了。

「你怎麼逃出來的?」顧文淵拉着她的手焦急的問道。

今天一路跟着他們的人馬尾隨來到北營,本是想着趁着夜黑風高前來施救的,沒承想剛剛進來不久,大老遠便看見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仔細看着只覺得那人身影熟悉,待仔細看去適才發現那人不是顧語晗還能有誰。

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自己逃出來了!

「我不自己逃出來難不成等着君驚鴻那賤人弄死我嗎?」甩開他的手怏怏不樂的反駁着,瞪了他一眼氣的嘴角直抽抽。

顧文淵雙眉顰蹙,對於她如此頑劣的根性已是習以為常,「夜王呢?」

顧蕾聳了聳肩,攤攤手,「不知道,估計是死了吧。」那幾個人一看就是武功高強,能出入陣營悄無聲息肯定武功不一般,這會兒估計君驚鴻脖子已經被人給砍了下來了。

「死了?!」不由自主的驚呼,這消息似乎頗為意外。

她點點頭,「好像是中了軟骨散,不能動彈。後來來了好幾個凶神惡煞的殺手,我就棄卒保車自己逃出來了。嘿嘿,我英明吧?」自以為是得意洋洋的炫耀着。

「既是你們一起,為何你相安無事?」睿智機敏的顧文淵只消片刻便抓住了重點。

顧蕾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佯裝一無所知。

見着四周火光熠熠,時不時往來的巡邏隊伍,她壓低了聲音,「咱能不能先撤,打算在這兒等死嗎?」

「不行,先隨我去解救夜王!若是夜王出了什麼差池,丞相府可是連坐之罪,別忘了你的身份。」這樣的情況,即便她是清白的,只怕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唯一的辦法就是保夜王周全。

說著便要拉着她往君驚鴻營帳而去。

顧蕾一把甩開了他的手,不樂意道:「要去你去,我好不容易逃出來的,腦子有病吧還回去!」保命要緊,現在誰還顧得了他。

再說了,她又不是真的顧語晗,就算是丞相府連坐頂多就是死了一些跟她無關緊要的人,無所謂!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陣陣呼聲「抓刺客,抓刺客……」

隨着聲音越來越近,周遭的篝火也越來越亮,火把更是一瞬間增加了無數,霎時間偌大的陣營內火光衝天,亮如白晝。

「全員戒備,抓刺客,抓刺客……」

「立刻封鎖所有出口!」

「抓住刺客重重有賞,無論生死,賞金百兩!」

……

聞言顧蕾嘴角一抽,又是賞金百兩,看樣子君驚鴻是死了有一會兒了,估計這些人是以為兇手就是她了!白日里,君驚鴻不就是說抓住她賞金百兩的么,看這樣子是死了也不打算放過她了。

看着失神的顧文淵她問道:「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耽誤一秒就多一秒的危機,她還真的不想死了。

眸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既如此不若先離開再另作打算!」只是,這次簍子捅大了!

要知道君驚鴻乃是一代戰神,護國之王,他若是有什麼閃失必是北辰之失,百姓之禍。若此事傳揚出去那些覬覦北辰的國家必然會蠢蠢欲動。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顧蕾只怕是天涯海角都將無處藏身。

不過轉念一想又頗為懷疑,夜王武功蓋世,實力斐然,豈是那麼容易就死的?!

思及此,他便摟着顧蕾的腰肢,腳尖輕點一揮袖帶着她躍上了帳篷,然後飛身而起縱身飛躍在個個營帳之上,速度之快令人瞠目乍舌,電光神影,來去無蹤。

「哇哦,這速度也太快了吧!」顧蕾緊緊地摟着顧文淵,只聽見耳際風聲鶴唳,衣袂獵獵作響,初始緊張的不敢睜開眼睛,漸漸地她眼睛眯出一條縫兒。

見着身下營帳與巡邏侍衛身影渺小,景物疾速倒退,可見速度之快,飛得極高。

不過他似乎都是借力使力所以才能一躍而起,不由得雙眉顰蹙問道:「嘿嘿,這個好玩,好玩,你再飛高一點,再快一點。最好是那種腳尖不落地一飛百米的那種,會不會?」

「會。」他言簡意賅目視前方,神情清冷。

頓時,她許以羨慕的眼光,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真噠?這麼厲害?那快帶我飛吧!」嘿嘿,這個有意思,還本以為電視劇里那些武俠片都純屬虛構呢,沒承想竟是真的。

有生之年能夠親眼目睹也算是福氣了。

「語晗,你再繼續任性信不信我把你丟下去?」時下他正頭疼不已,可這瘋丫頭竟然還不知收斂,狂妄任性,捅出這麼大的婁子知不知道後果的嚴重性。

「夜王的身份用得着我再說一遍嗎?若是他有個好歹丞相府首當其衝受連坐之罪,若有此一天你背負的便是丞相府一百餘人的性命!」

說話間兩人已經飛離了偌大的北營陣營,一段浮空飛縱之後落在不遠處的山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