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萬劍迷蹤
萬劍迷蹤 連載中

萬劍迷蹤

來源:google 作者:崔東潮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崔東潮 武俠修真 陸綿秀

崔東潮奉師之命,前往關外尋訪祖師遺留的劍譜途經江州,長江中發生水怪吞食人畜的大案崔東潮遂與烈風鏢局的馬鏢頭聯手屠殺長江中的水怪,兩人因此結為好友馬鏢頭奉命押送玉瓶進京城,卻被千手魔女所盜崔東潮出手援助,終於奪回鏢物千手聖女懷恨崔東潮,幾次出手暗算,卻被崔東潮化解後來馬鏢頭邀集大內侍衛,生擒了千手魔女,恰巧被崔東潮發現當時崔東潮已知道千手魔女是朝廷欽犯,還是不顧後果,將她救了出來從此以後,崔東潮也被朝廷通緝,流落江湖而千手魔女歷經生死,竟然對崔東潮暗生愛慕之情她大膽表白,卻遭崔東潮的斷然拒絕千手魔女因愛生恨,陷害他是扶桑姦細後來展開

《萬劍迷蹤》章節試讀:

江州城中的「玉凌酒樓」建造華麗,年代悠久,如今來往的顧客依然絡繹不絕。酒店裡不僅美酒豐足,遠近馳名,而那道清蒸鯉魚的招牌菜更是名滿江南。此時初春時分,陽光明媚,清風爽人。正值晌午,樓上西首靠窗的雅座前,坐着一個灰衣大漢。只見桌上擺着兩盤熟牛肉,一碗清蒸鯉魚,六壺紹興佳釀。木桌旁邊赫然擱着一柄單刀,猩紅的刀柄,烏黑的刀鞘,露處隱隱殺氣。
旁邊的食客知道他是江湖中人,性格暴躁,都不敢招惹,膽小的匆匆付帳離去。
灰衣大漢正得其樂,忽然眉頭一皺,拍案叫道:「豈有此理!」聲音粗重,有如奔雷。
旁邊新來的店小二聽得,渾身一顫,趕緊賠笑道:「這位客官,有話好說,請不要生氣。」
灰衣大漢豁然站起身來,竟比店小二高出一個頭,伸出三根手指就抓起桌上那碗清蒸鯉魚,大聲道:「這清蒸鯉魚做法獨特,標新立異,講究細嫩鮮醇,爽口不膩,不容摻假。你們玉凌酒樓的招牌掛到如今,一向生意紅火,靠的就是這道清蒸鯉魚。但沒想到你們酒樓的管事被豬游蒙了心,如今開始那這道招牌菜來矇混食客。」
店小二結結巴巴道:「這位大爺,此話怎講?」
灰衣大漢見對方聽不懂自己話中的意思,心中大怒,猛然將碗砸在桌子上,濺了一桌的湯水,喝道:「這碗清蒸鯉魚到底是活魚做的,還是用死魚矇混過關?」清蒸鯉魚之所以能清甜爽口,就是因為都是用長江中打撈的新鮮鯉魚做菜。如果是過夜的鯉魚,味道會差幾分。如果是放在水缸中餵養幾天的鯉魚,就更不如意。灰衣大漢一口嘗出鯉魚不新鮮,因此要生事。
店小二早知道那鯉魚有問題,本來要遵從掌柜先前的吩咐出口否認此事,從而敷衍過去。但見那大漢身高九尺,威武如牛,正瞪着眼睛怒目而視,怯意徒生,賠罪道:「大爺明鑒,這鯉魚的確不是今日打撈上來的,但並沒有發臭。若大爺覺得味道不對,我們給你重做一道便是。」
灰衣大漢冷哼一聲,也不見他移動腳步,便將丈外的店小二抓在手中,高高提起,如同老鷹抓小雞,喝道:「你們酒店幾時做起這等坑蒙拐騙的勾當!快從實招來!」
店小二叫屈道:「只是用死魚做菜而已,如何算坑蒙拐騙的勾當?」
灰衣大漢暗道:「這果然是死魚做菜!」心中大怒,喝道:「你還敢跟本大爺頂嘴,不想活了嗎?」說話間,一掌揮出,啪的一聲,打在店小二臉上。
店小二「哇」的一聲大叫,隨即吐出幾顆牙齒,跟着鮮血自口中流出,見灰衣大漢還要動手,終於大哭起來,道:「這不關我的事,是掌柜的要用死鯉魚做菜的!」
灰衣大漢怒氣騰騰,還要打罵,掌柜的知道他是一個不好惹的主,戰戰兢兢的出來,勉強鎮定下來,招呼道:「馬大爺你什麼時候押鏢回來了?怎麼不事先通知小人一聲?今天的事情都是小店的不是,還請馬大爺高抬貴手,原諒這一回。今天馬大爺不管吃什麼,小店都不算錢,全當是小店給馬大爺接風洗塵。」
灰衣大漢怒氣漸消,隨手將店小二丟在一邊,道:「俞掌柜,我們是老交情,本來不該跟你太過計較。但你也知道我有一個『多管閑事』的外號,你用死魚做菜給食客吃,這件事情可不能輕易敷衍過去。」說完之後,冰冷的目光在掌柜身掃過。
掌柜的知他武藝高強,下手無情,幸好還沒有喝醉,尚且有挽救的餘地,說道:「馬大爺,你也知道小店是百年老店,從來都是苦心經營,顧客至上,信用第一,寧願自己吃虧,也不敢做虧待客官的事情。而今日用不新鮮的鯉魚做菜,也有難言的苦衷。」
灰衣大漢大怒道:「放屁!放屁!你們能有什麼苦衷!偌大的長江,莫說要找幾條新鮮的鯉魚做菜,便是尋一兩隻蛟龍當坐騎,那也不是難事。」
掌柜的道:「若是往常,小店雖不能遇到蛟龍,要得到百來條十多斤重的新鮮鯉魚,那也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如今長江中有水怪出沒,吞食了幾十個漁民,大家擔心受怕,避之不及,還有誰敢去江中打魚?若那水怪不除去,再過幾天,小店連死鯉魚也沒有了。」
灰衣大漢十分驚異,問道:「長江中竟有水怪?」
掌柜的正色道:「千真萬確!」
灰衣大漢沉思良久,道:「就算長江之中真的有水怪,你們也不能用死魚做菜給食客吃。鯉魚值得什麼?關鍵是玉凌酒樓的招牌不能砸了。既然你們自己砸自己的招牌,也怪不得我。」
掌柜的見灰衣大漢要動手的神色,心中一驚,急道:「馬大爺,你這是幹什麼?」
灰衣大漢冷哼一聲,道:「我將玉凌酒樓拆了,再到江中抓水怪!」
掌柜的知道他說的出做的到,全身一顫,道:「馬大爺,請手下留情!我給你磕頭了!」
灰衣大漢視若不見,猛然拍出一掌,只聽「咯嚓」一聲,身前的梨木雕花桌已被擊的粉碎。
掌柜的和店小二等人見他這等聲勢,早已嚇得心驚膽戰。此時報官也來不及,而且官府尚且懼怕這灰衣大漢,此時都愣在那裡。酒樓中的食客見風頭不對,紛紛離席而去。唯有靠窗座位上的一個少年鎮定自如,正漫不經心的吃着陽春麵。
灰衣大漢身形一晃,揮拳向中間木柱打去。那木柱雖粗大,未必經的起他的一拳。而數根木柱斷裂,梁倒瓦傾,這酒店就算毀了大半。
眼見灰衣大漢的鐵拳將要打中木柱,只見一道白影閃過,快如閃電。灰衣大漢只覺一股柔和的勁力迎面撞來,拳法的威力登時減少大半。這一拳雖然還是落在木柱之上,但力道減少,雖震得屋頂落下一陣灰塵,木柱卻一動不動。
灰衣大漢見有高人阻攔,一驚非小,凝神看去,卻見一個俊郎少年站在旁邊。
那少年劍眉星目,神采逼人,說道:「江湖中人以行俠仗義為己任,寧死不做為禍人民的事情。這酒店雖然用死魚來矇混食客,但也有苦衷,還請這位大哥多多見諒。」
灰衣大漢惱怒對方阻攔自己,又有心試探對方的功力,此時大喝道:「你的武功若是能勝過我,再說話不遲!」一語未畢,變拳為掌,斜劈而至,掌風凌厲。那少年面帶笑容,倏地舉掌相迎,輕描淡寫的將他的掌力擋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