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爺,人家超慫的
王爺,人家超慫的 連載中

王爺,人家超慫的

來源:google 作者:雪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蕭蕭 李遐方 現代言情

作為一個擁有雄心壯志的丐幫幫主,葉蕭蕭最大的理想就是帶領自己的組織脫貧致富,做一個叱吒武林的大財主誰知有一天財神爺真的站在她面前,她卻葉公好龍了財神爺:本王超有錢,從了本王,本王的全部身家都是你的葉蕭蕭:我我……我雖然愛錢,但我的征途依舊是叱吒武林……財神爺挑挑眉:嗯?生一個猴子拴不住你,那咱們再生一個?葉簫簫一秒變慫:記得了記得了……打打殺殺不好……家裡男人管的太嚴,空折了本幫主的俠骨丹心啊!貪財好色大姐大X霸道傲嬌小王爺食用指南:1、架空古言2、多甜少虐展開

《王爺,人家超慫的》章節試讀:

  葉蕭蕭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像李遐方這麼橫的人不少見,但是像他這麼闊綽的倒是真的不多見。葉蕭蕭把他們帶到唐家別苑之後,李遐方一出手竟然就是二十兩現銀。

  葉蕭蕭咧了咧嘴,抖了抖荷包里的銀子。

  嘿呦,這二十兩銀子還真夠沉的,這滿是補丁的荷包竟然還有點撐不住。

  葉蕭蕭從荷包里取出三兩碎銀子,又把荷包的口繫緊,小心翼翼的藏到胸口。

  小木頭他們有日子沒見過葷腥了,葉蕭蕭特地去割了點豬肉,又買了只烤鴨。怕不夠吃,路過水產店的時候她又提了兩條活魚。

  回去的時候小木頭阿嚴他們都在門口等着,看見葉蕭蕭手裡提着這麼多東西急忙跑過去接。

  小木頭跑得快,拎着烤鴨就往院子里躥:「棠哥哥!老大回來了,還買了好些肉!」

  葉蕭蕭剛進門就看到正在解圍裙的棠棣。

  棠棣看了葉蕭蕭一眼,笑容溫煦:「你回來了。」

  葉蕭蕭「哈哈」笑了兩聲,一下子奔到棠棣面前:「對啊,本幫主回來了。」

  葉蕭蕭盯着滿屋子的鍋碗瓢盆搓了搓手,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轉:「阿棣啊,今天做的什麼飯?」

  棠棣道:「本來是想蒸點窩頭的,可是小木頭說你今天發財了,買了好些肉,今天不用我做飯了。」

  一提到這個葉蕭蕭就忍不住高興。

  葉蕭蕭笑的眉飛色舞:「對對對,今天咱們不吃窩頭,咱們有烤鴨和魚。我還割了塊豬肉,咱們明天再去買點白面,包餃子吃。」

  棠棣笑道:「你這還真是發大財了啊!」

  「那可不是!時運好,擋都擋不住。」

  葉蕭蕭接過棠棣手裡的圍裙把他推到了一邊:「你出去,殺魚這種事情就交給我吧!書上說君子遠庖廚。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你是讀書人,不能幹這種殺生的事情!」【1】

  棠棣搖搖頭,一下子握住了葉蕭蕭的手:「蕭蕭,我是個讀書人沒錯,但我也是個男人,這些活兒還是交給我來干……」

  葉蕭蕭打開棠棣的手,又一腳踢到棠棣腿上:「十六歲的毛頭小子,男什麼人!」

  棠棣有些不服:「我十六歲怎麼了?你這月底可才滿十五歲……」

  「那又怎麼樣?咱們現在說的是你又不是我。」葉蕭蕭再次打斷他。

  「聽老大的話,邊玩去。閑得無聊就去讀會兒書,家裡這幾十個兄弟姐妹還等着你考上狀元救我們脫苦海呢!」

  棠棣無話可說,只得扭頭離開。

  他們住的地方是破廟改的,餐廳和議事的大廳都是原來菩提廟裡的大殿。收拾乾淨之後,十分的敞亮。

  除了幾個年紀大了些已經出去做工的,家裡連大帶小還有二十幾個人。葉蕭蕭端着盛滿魚湯的盆子走到大廳的時候,圍坐在桌子旁的四十幾隻眼睛都直了。

  小木頭舀了一勺魚湯,興沖沖的問葉蕭蕭:「老大,今天伙食這麼好是不是因為那倆外鄉人給的賞錢?我跟你說,那倆流氓人雖然渾,但是出手特別闊綽,今天見着我,一掏可就是好幾兩啊……」

  「流氓?」棠棣有些吃驚。

  「你說蕭蕭今天出門碰見了流氓?怎麼沒有一個人跟我說?」

  葉蕭蕭見他着急,急忙說:「你別聽小木頭瞎胡說,沒有的事。」

  葉蕭蕭講明事情原委,棠棣眉間波浪卻依然未平。

  棠棣想了很久,終於說道:「蕭蕭,你是個女孩子。眼看就要及笄了,總不能一輩子都在外面討飯。」

  葉蕭蕭蹙了蹙眉,沒有說話。

  這麼些年了,總不能真的討一輩子飯。確實得想個辦法了。

  飯後葉蕭蕭在房間里抱着算盤打來打去、寫寫劃劃苦思了半晌,終於還是選擇去敲棠棣的門。

  棠棣當時正在燈下讀書,聞聲看了一眼。見是葉蕭蕭急忙起身:「你來了。」

  葉蕭蕭笑了笑:「阿棣啊,我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棠棣見旁邊沒有座位,就將自己的座位讓給葉蕭蕭,自己去房間的角落裡搬了個木樁子坐:「你說,我聽着呢。」

  葉蕭蕭道:「今天你說的我認真考慮過,我剛回房特地點了一下家裡的賬,我想在城裡租個鋪面或者是攤位開飯館。」

  棠棣表情略有些驚異,但是很快又恢復如常。

  棠棣倒了一杯水遞給葉蕭蕭,笑道:「感情不只是今天發了財,之前還瞞着我發了不少次財呢!竟然連買房置地的錢都偷偷攢出來了。」

  葉蕭蕭頷首不語,神色頗不自然。

  葉蕭蕭將衣袖揉了幾遍才開口:「阿棣,之前我有事情瞞你,今天就一併告訴你吧。」

  葉蕭蕭深呼一口氣,又道:「我對不住你。我知道你厭惡唐家,不想再跟唐家再有一絲一毫的牽連,唐大人送來的銀子布匹和糧食你分毫都不肯受。但是你高風亮節,我卻是無恥小人,這些年唐大人一直都偷偷托唐柚小姐悄悄送錢糧過來,我全都要了。有的是悄悄一點點運過來的,有的直接就被我直接拿到集市上折成了銀子。」

  葉蕭蕭從口袋裡拿出兩張銀票和一個賬本,擱到了棠棣面前:「這是一百五十兩的銀子。其實唐大人送來的遠比這多得多,但是家裡孩子多,每個月都要花一多半;還有你買書和筆墨紙硯的錢,每個月也有一二兩。我每一次往家裡拿的時候都編好了名目,所以你也一直都沒有發現。這兩年多的每一筆收支我都做了賬,現在還剩一百五十兩。」

  棠棣聞言突然起身後退了幾步,木樁也歪倒滾到了一邊。

  「拿走它!」

  棠棣面色發白,別過眼不肯看那銀子。彷彿那是世界上極骯髒的東西,別說挨着碰着,就連看一眼都覺得噁心。

  葉蕭蕭赧顏,悻悻地將銀票和賬本重新擱到懷裡。

  良久,葉蕭蕭才道:「其實你剛來菩提廟不久唐大人就找過我。他是范陽節度使,牧幾州生民,我們這些朝不慮夕衣食無着的小乞丐本就該歸他管。他給我錢糧的時候我也只以為他是體恤民情,後來我才知道他是你父親。

  這些年咱們能安安穩穩的在這菩提廟裡住着,沒有流氓欺凌,沒有衙役驅逐,有衣有食,全都是因為他。之前我們這群小乞丐過可過不上這樣的日子,你來的晚,不知道……」

  葉蕭蕭的眼眶發紅,嗓子也有些啞:「這安逸的生活讓人上癮。對不起,可能是我太貪心了……」

  棠棣抬了抬眸子,盯着葉蕭蕭看了好一會兒。

  棠棣走到葉蕭蕭身邊,輕輕抱住了她:「對不起,蕭蕭。我不該不為你考慮的。我知道你是世界上頂善良的女孩子,否則當年也不會將我從街上撿回來。他是我的父親沒錯,可是因為他,我的母親死的那樣慘。我當初離開唐家的時候便說過要與他恩斷義絕,我便再不能受他一毫一厘。」

  葉蕭蕭在棠棣懷中嗚咽幾聲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但是……」

  葉蕭蕭又抬頭瞧了眼棠棣:「但是阿棣,那一百五十兩我能不能去租攤位啊?」

  棠棣笑道:「那既然是他范陽節度使體恤民情給你的,那就是你的,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不過以後你不用再給我買紙墨了,我之前在街上代寫書信也攢了一點錢,足夠用了。蕭蕭,我已經跟他沒有關係了,再用他的錢我會很難受,我希望你能懂我。」

  葉蕭蕭又「嗯」了一聲。

  過了半晌棠棣才鬆開了葉蕭蕭,她要走的時候卻又被他扯住了手指:「蕭蕭,今年秋闈我會努力。相信我,這種生活,很快就要結束了。」

  葉蕭蕭回握住他的手,笑道:「我相信你。」

  其實即便是葉蕭蕭相信棠棣秋闈鄉試能夠高中,鄉試完了還有會試和殿試,整個下來還得一年的時間。且不說他能否一次就考中進士,就算是他能一次就考中,如果考不進前三甲,他還需要在翰林院當幾年庶吉士,等到真正有官做,尚不知何年何月。

  葉蕭蕭想了很久,最務實的還是租鋪面開飯館。

  葉蕭蕭第二天特地翻出了自己最乾淨整潔的一套衣服,興高采烈的準備上街去挑鋪面。

  忙了一整天,葉蕭蕭幾乎了解了幽州城每一個地段攤位鋪面的租金,對店面裝修和廚子的聘請價格更是了如指掌。

  晚上回來之後,葉蕭蕭又一個人在房間里寫寫劃劃打算盤到凌晨。

  到了第三天,葉蕭蕭又翻出了自己最髒的一套乞丐制服,抹了一臉泥,大清早就拿了個破碗出門去了。

  再之後,葉蕭蕭再也沒有提過去租店面開飯館的事情。

  葉蕭蕭心情沮喪,沿街乞討的時候也有些敗興,經常在街上找個角落窩着一睡一天。不過畢竟是個乞丐頭子,倒也沒有人指責她消極怠工,她也就得過且過了。

  「喂,小乞丐,醒醒!」葉蕭蕭夢裡都能聽見有人踢她的破碗的聲音。

  葉蕭蕭一下子被驚醒,正要發作,一睜眼就看見李遐方那張目無下塵的臉。

  **爺,惹不起,不生氣。

  葉蕭蕭皺成一團的小臉馬上就舒展開來了。

  「誒呦,是李六公子啊!」

  李遐方看了一眼葉蕭蕭笑得花枝亂顫的黑臉只覺心中惡寒。

  咦……

  臉上抹的什麼鬼玩意兒,怎麼會是這個色兒?

  註:

  【1】語出《孟子·梁惠王章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