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 連載中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拾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梁笙 溫驍

【偏執帝王VS矯情寵妃】1V1,雙潔嫁入東宮三年,姜容鶴做了三年的笑話太子梁笙與小妾愛的死去活來卻讓她受盡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陽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說:「容鶴,你願意為我殉節嗎?」姜容鶴一個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頂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鶴直奔敵營辦了年紀輕輕的叛軍頭頭倚在叛軍頭頭懷裡,她得意張揚,以為自己手段了得,發誓以後做個禍國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寵生嬌熟不知,人家對她蓄謀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羅網人前她矯情做作楚楚可憐,人後張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個男人,只會不分青紅皂...展開

《亡國後,太子妃被新帝嬌寵了》章節試讀:

    浪蕩話脫口而出,姜容鶴再度臉色漲紅,她想拒絕,可一想到自己需要靠着溫驍活命,話到嘴邊又忍了下去。

    「可能有點疼。」他將藥膏倒在手心,細細的揉熱才塗在她身上。

    姜容鶴不敢吭聲,僵硬的躺着任他擦藥,也做好了他定力不足撲上來的準備。

    可是藥膏擦完,溫驍就把被子蓋在了她身上,一手叉腰站在榻前揉着鼻子:「女子的衣裙,我只會脫,不會穿,所以...」

    「多謝世子。」姜容鶴立馬自己穿好衣裳,心裏也鬆了口氣。

    溫驍走出屏風,拋下一句話:「你好好休息,在你傷勢養好之前,我饒了你。」

    他此舉似是君子一般,卻透着下流荒唐氣。

    姜容鶴一時不知該不該謝謝他的善良。

    首陽城人心渙散,梁笙這個太子做的又不得人心,在她有意的指引下,叛軍從密道突襲首陽城。

    一夜激戰,所有的皇親國戚官門權貴統統被俘。

    溫驍率部眾進城這一日,氣色恢復了幾分的姜容鶴特意打扮了一番。

    雲鬢簪花,芙蓉花鈿,烈焰紅唇,再一身如晚霞般艷麗的宮裝。

    昔日以端莊賢惠示人,換來的卻是非人折磨,如今她也想明白了。

    賢惠端莊什麼的都喂狗去吧,她要做禍國殃民的妖妃,再不被人欺負。

    要藉著溫驍的權勢,狠狠報復東宮那群狗男女。

    她靠在溫驍懷裡,與他同乘一騎,在滿城百姓的目光下招搖過市。

    她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昔日太子妃美滋滋的給叛軍做了妾,她要把梁家那群虛偽君子膈應死。

    「你的面紗呢?」溫驍面色有些陰沉,似乎對她拋頭露面極為不悅。

    微微回首,姜容鶴認真看着他的眼睛,唇角微勾:「妾身不美嗎?」

    「我不喜歡自己的女人被人打量。」霸道的語氣從裡到外都透着酸氣。

    姜容鶴笑了:「僅此一次,可好?」

    矯揉造作的語氣,讓她自己都噁心的險些翻了白眼。

    做妖妃可真噁心人。

    「哈哈哈~」瞥見她臉上一閃而過的不適,溫驍直接笑了出來,肆意又張揚,放在她腰間的手也用力了幾分。

    姜容鶴啊姜容鶴,你竟然在我面前裝柔弱,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本性嗎?

    姜容鶴趕緊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臉。

    她是鼓足了勇氣才敢這麼放肆的靠在溫驍懷裡招搖過市的,被他一笑,差點破功。

    皇親國戚文武百官都被叛軍羈押在朝堂大殿之前。

    皇上已於城破那日駕崩,皇后也重病卧床,為此俘虜中數梁笙地位最高,帶着他心愛的趙宜君,站在最前面。

    溫驍直接駕馬走到他們面前,下馬後還貼心的扶了姜容鶴一把。

    姜容鶴端足了妖妃姿態,搭着溫驍的手下馬,特意往他懷裡歪了一下。

    「小心。」溫驍穩穩托住她的腰,蹭在她耳邊低語:「傷着了,我會心疼的。」

    姜容鶴面紅耳赤,險些沒裝住。

    溫驍的一言一行都讓她有極大的危機感,比起她有目的得接近,他反倒像是守株待兔的獵人。

    「嗯。」哼了個低低的鼻音,她老實多了,趁機從溫驍懷裡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