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
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 連載中

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

來源:google 作者:白凰口的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曉曉 現代言情 趙凌霄

【年代+團寵+甜寵+空間+錦鯉】林曉曉取快遞被砸到了七零年代,幸好帶着菜鳥一起穿!據說家裡有萌寶一枚,還有個奸懶饞滑的「大兒子」?!林曉曉卻不以為意,看我怎麼調教出一個模範丈夫!家裡窮?沒事!咱有空間!還有個天選的錦鯉體質!事業愛情雙豐收,關鍵家裡婆婆寵,大嫂寵!「大兒子」:媳婦,媳婦,我才是最寵你的人!展開

《團寵天選之女:帶着菜鳥穿七零》章節試讀:

「咕嚕嚕,咕嚕嚕...」

林曉曉雙手捂着不斷發出聲響的肚子,翻過身繼續蜷縮着,可是即便蜷縮成一團也絲毫沒能緩解腹中的飢餓感。

林曉曉的睫毛顫抖了幾下才睜開了雙眼,入目可見的卻是一座山上的樹林,她疑惑的用手支着地坐起身來,看着還有些光禿禿的樹林,再看看地上厚厚的落葉,和零星長出的嫩草,林曉曉使勁眨了眨眼。

「我不是在驛站取快遞嗎?」

「我不是被架子上掉下來的快遞砸了暈了嗎?」

「我不應該被送到醫院嗎?這特喵的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狗血的穿越了?」

看着自己瘦的皮包骨頭的手,林曉曉不禁扶額。

快過年了,林曉曉網購了一堆年貨,奈何取快遞的人太多,快遞小哥根本忙不過來,基本都是自己上手取。

也不知誰家買了超大一箱年貨,還好死不死的放在貨架最上面,林曉曉蹲着取下面快遞時,那箱超大快遞卻突然掉下來砸到了林曉曉的腦袋,當即就暈死了過去。

林曉曉摸了摸鼓包的後腦勺,看着地上露出的石頭,和倒在旁邊的竹筐,不禁想要爆粗口,就在這時,腦袋卻突然針扎似的疼了起來,嗡嗡作響,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涌了進來!

根據這段記憶,林曉曉知道自己是真的被「天選」到了這個陌生的年代,和穿越之前的七十年代有很大的相似之處,現在是76年,原主是一個海城來的知青,也叫林曉曉,為響應國家號召,哦,不,是家裡為了不讓哥哥下鄉,轉而把原主這個傻白甜忽悠來了,作為「後五屆」知識青年下到農村,來到了這個叫北溝村的地方。

滿懷熱情而來卻慘遭現實打臉,從沒有下過地的小姑娘,被生活壓彎了脊背,細嫩的小手磨出了繭子,光潔白皙的小臉也在勞作中晒黑,再整日里吃不飽穿不暖的,眼中的那絲光亮早已消失。

在這個出門靠證明的年代,原主只能向家人求助,多次向海城寄出她想要回城的信件都石沉大海,等來的只有一次次失望。終於在又一次失望中,去河邊洗衣服的林曉曉精神恍惚再加上因為吃不飽有些低血糖,起身時栽到了河裡,被路過的村民救了上來,迫於流言只能嫁給這個北溝村有名的混混趙凌霄。

婚後的生活可想而知,不僅要養活自己,還要養活男人和2歲的兒子,林曉曉被迫成長,僅僅20歲的女孩,褪去了天真爛漫,儘管賺的公分不足夠養活自己一家三口,可她仍然堅持了下來,活成了比很多男人還要堅韌的存在。

「咕嚕嚕,咕嚕嚕...」

摸着餓的咕咕叫的肚子,美麗的C語言已經不能表達林曉曉的無語。

「呀,呀,呀...」一隻烏鴉從林曉曉的面前飛過,還留下了,嘔~一泡熱乎乎的,鳥屎。

「作為買**從來沒有中過獎的分母,我是有多「幸運」才被天選到這,額,鳥亂拉屎的地方喜當兩個人的媽!」林曉曉翻着白眼念叨,說著還不禁摸向自己餓扁的肚子。

「不行,我不要在這,我要回家!」

說著便毅然決然的朝着起來的地方倒下去,只聽「哐」一聲。

「啊,痛死我了!」

疼痛使得眼前一陣發黑,等黑暗褪去,林曉曉看清眼前仍舊是這座山,不禁淚流滿面。

「嗚嗚嗚,我不就是三十歲了還沒結婚么!不就是三十歲還苦哈哈的打工么,那我也是靠自己雙手賺錢吃飯的呀!嗚嗚嗚,憑啥讓我穿過來啊...」

「嗚嗚嗚,我想回家,嗚嗚嗚,我想我媽...」

林曉曉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了個痛快,可是肚子卻咕咕叫的更厲害了,畢竟哭也是個力氣活啊。

林曉曉摸摸一直抗議的肚子,擦了擦眼淚,一邊打着哭嗝,一邊起身拿起身邊的背簍,認命的把散落在周圍的野菜拾進背簍里,眼睛不住地看向四周,想要多找些能吃的東西,畢竟原主是餓暈了,才不小心磕在了石頭上,這才讓自己穿過來的。

可眼下是初春時節,樹木還是光禿禿的,地上也只有一些草星星,青黃不接的時候,大多數人家都會上山挖些野菜來充饑,在記憶里,這片是他們村後面的山,但是一般人都不敢進入深山。林曉曉低頭看了看肚子,又抬頭看了看大山深處,嘆了一口氣,轉身往山下走去。

「還是小命要緊啊!」

伴隨着落日的餘暉,一路下來看着這個村落,心中一群草泥馬奔騰而過,按着記憶走到了所謂的「家」,門口的柵欄歪斜着,似乎隨時就能散落在地,而土坯房經過歲月的洗禮,牆上已經刻滿了一條條深深的溝壑,房頂上的茅草隨着風輕輕晃動着,隨之晃動的還有林曉曉的心,生怕茅草被颳走後,只能以天為被了。

「我回來了。」林曉曉低着腦袋,眼睛還帶着哭過的紅,一步步走進院子。

聽到聲音從廚房走出一位拿着鏟子的婦女,穿着靛藍色的土布衣裳,身前還圍着圍裙,微微上翹的眼尾顯出一絲兇相,這就是原主的大嫂李桂芳。

「喲,弟妹可算是回來了,家裡還等着野菜下鍋呢!你可倒好,就去挖幾棵野菜居然用了這麼長時間,不知道的還以為弟妹去哪躲懶了!」

說著還不忘瞪原主一眼,林曉曉嘴動了動,想到原主自嫁人後那悶葫蘆似的性格,就把辯駁的話吞進了肚子,只快步走到水缸前,舀了水清洗帶回來的野菜。

林曉曉一邊清洗,一邊自我安慰道:「不能怪大嫂陰陽怪氣,實在是原主這一家三口還都靠着大哥大嫂才能勉強過活。」

原主一個下鄉知青,本就不善農活,再加上原主丈夫趙凌霄在婆婆的偏愛下,地里的農活是碰都不碰,一家三口要是單靠原主自己那點子公分早就餓死了,儘管原主也想要硬氣些,可是現實太打臉。也就是大哥大嫂看在家裡老人的份上才沒有說什麼,只偶爾說話夾槍帶棒刺兩句。

洗完了野菜,拿進廚房用刀剁了剁,就扔進了大鍋里,看着鍋里翻滾的野菜糊糊,林曉曉的肚子立馬又唱起了空城計,林曉曉臉一紅,沒敢看大嫂臉色,趕緊轉身快步走出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