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連載中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來源:google 作者:冰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仁心 宋慧嫻 現代言情

別人穿越都是貌美如花,宋仁心穿過去不僅變成一個替嫁的大胖子,還惹上了欺君死罪為了活命,她不得不與那個殘廢暴戾的男人為伍吊打潑婦,手撕綠茶,瘦身變美,一手爛牌她偏要贏得漂亮原本想着治好他的雙腿,復明他的雙目,脫去欺君死罪後兩人便好聚好散但誰知,原本無心無情的鎮南王,竟會紅着一雙眼拉住自己「心兒,不要走好不好?」宋仁心原本以為自己的穿越生涯是——妙手回春女醫仗劍走天涯卻怎麼也沒想到是——執子之手深情相伴直到永遠!展開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章節試讀:

楚金戈的神情一僵,正欲開口拒絕。

下一秒,一杯溫熱的茶盞便遞到了他的唇角邊,襲來了一股水潤的氣息。

宋仁心端了那麼一會兒,手都要酸了,眼瞅着這王爺一點眼力見兒都沒有,都不知道伸手來接,剛才的關心頓時蕩然無存。

「看來王爺不渴,我倒是有些渴了。」

話音落下,宋仁心便毫不猶豫地收回手,送到自己的嘴邊一口飲下,潤了潤喉嚨。

嗓子還啞着的楚金戈:???

「說回正事,既然王爺知道我是個冒牌貨,那王爺肯定也知曉那個丞相府的真前千金宋慧嫻吧?」

宋仁心將茶盞送回桌上,自己順勢扒拉着凳子坐下,直接切入正題。

楚金戈不知為何感覺自己有些氣短,薄唇緊緊地抿住,竟然覺得自己口渴的厲害?

宋仁心停了停,又沒聽見這王爺吱聲,不由得腹誹這王爺沒有禮貌。也不關心楚金戈到底回不回答自己了,直接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我也不繞彎子了,直說了。昨天我發現那宋慧嫻居然鬧來了王府,並且我注意看了,她的身邊無一隨從奴僕。」

「按道理她應該被關在丞相府中才對,想她一個女子應當沒有這份本事獨自逃出丞相府,更何談一個人摸到王府的院子里來?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

「要是無人在暗中相助,恐怕王爺也不會信吧?」

宋仁心的語氣越發的嚴肅,視線也是直直地落在了楚金戈的黑鐵面具上。

若真是有人暗中相助,那麼他的目的就昭然若是,即破壞這場皇帝親賜的婚禮,為丞相府和鎮南王府扣上欺君大罪的名號!

楚金戈黑鐵面具下的神情卻是絲毫不見驚慌,嘴角甚至勾起了玩味的笑。

昨夜他在聽到下屬彙報宋仁心將宋慧嫻關了起來的消息,本以為她只是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倒是沒有想到她竟是如此敏銳,都想到了這一層。

「哦?」

楚金戈佯裝不知,故意反問道。

宋仁心微微一頓,總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楚金戈的反應未免太冷淡了些,不過話說回來他好像一直是這幅冷冰冰的樣子,便也沒有多想,繼續道。

「沒錯,不過昨天我見院里的侍衛暫時控制住了宋慧嫻,便讓他們將宋慧嫻關進後院廢棄的柴房中了。但若是被宋鎮安發現他的寶貝女兒不見了,怕也是不可。」

宋鎮安便是那個將原身推進火坑的當朝丞相。

「此事本王會處理,你只需要好好醫治本王的腿疾便可。」

楚金戈聽出了宋仁心的話外之音,不外乎是讓他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將那宋慧嫻全頭全尾的送回丞相府罷了,便也不再多言,隨口應下。

反正人嘛,昨夜便已經神不知鬼不覺送回丞相府了。

怕是今早那宋鎮安醒了都不知道,他的寶貝女兒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一趟了,還來的是他鎮南王府。

若是宋鎮安知道的話,那表情一定很有意思吧。

不過可惜了,若是昨日沒有出現宋仁心這個變數的話,怕是沒有幾日宋鎮安欺君之罪的罪名便可以順利扣上他的腦袋,宋家傾覆,不過朝夕之間。

宋仁心並不知這其中波折,得了楚金戈一句準話便也放了心。

她既然抱了楚金戈這隻大腿,那麼不用白不用,自己人微言輕的,說不定還會把事給辦砸了,乾脆把大腿推到前面承受一切風雨好了。

「那便有勞王爺了。」

宋仁心虛情假意地又拜託了一聲,便一轉身,拍拍屁股走人了。

楚金戈:……

忽然感覺自己被用完就丟了是怎麼回事?

而此時,富麗堂皇的丞相府中。

宋慧嫻一早上悠悠醒來,便發現自己居然有躺在了自己閨房內的黃木大床上,後頸卻是隱隱作痛,恍惚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一切。

宋慧嫻只覺得自己被滿腔的怒火燒的幾要噴火,當即將床前的一應古董花瓶掃落在地。

隨着「啪」的脆響,房內還傳出了宋慧嫻歇斯底里的聲音。

「氣死本小姐了!氣死本小姐了!那個冒牌貨,那個冒牌貨居然敢這麼對本小姐!」

門外守着的眾暗衛們皆是身形一抖,本以為這大小姐安分了一晚上許是終於看懂了丞相大人的苦心,沒想到這一大早醒過來又鬧開了。

正巧這時宋鎮安攜着夫人安淑艷前來看一看他們的寶貝女兒,還沒有走近,便聽到了宋慧嫻的咒罵聲。

宋鎮安如今不過四十,正是而立之年,更是朝中聞名的儒相,長得自然是溫潤親和,頗有一股讀書人的書卷子氣。

饒是這樣的儒生,聽到自己的女兒如此歇斯底里,眉頭也是不由地狠狠一皺。

安淑艷目光中快速閃過一絲無奈,面上卻是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樣,作勢便要抬手去擦眼角落下的淚。

「哎,這都是造了什麼孽啊!我可憐的嫻兒。」

安淑艷雖已過三十,但白皙精緻的面龐上卻絲毫不見一條皺紋,皮膚精緻,猶如二十多歲的黃花大閨女,足以看得出來平時的保養有多用心。

此時美人垂淚,不僅不見矯揉造作之姿,倒是哀兮悲兮,使人垂憐,忍不住要柔了嗓子輕聲安慰。

本還欲發火的宋鎮安見狀,怒火被頓時被澆滅了大半,也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罷了罷了,你這個當母親的,多開導開導她,一個廢了的男人,有什麼好喜歡的?」

「妾身都省得的,也是幸好嫻兒有一個疼她的父親,否則……」

安淑艷抬起鑲着金絲邊的帕子,擦了擦眼角並不存在的眼淚,掩住了她嘴角不屑的冷笑,面上卻還是語氣深情,似乎還要落淚。

宋鎮安此人表面儒雅,其實卻頗為自負,他最喜的就是身邊女子溫柔小意、以他為天的樣子。這一點,安淑艷從來都知道。

也正是因為她拿捏住了這一點,才能在這丞相府中穩住夫人之位的同時還能受到宋鎮安的寵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