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替嫁夫人又逃了
替嫁夫人又逃了 連載中

替嫁夫人又逃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千梔宋宴淮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葉千梔宋宴淮 玄幻魔法

葉千梔穿越了,穿成了妹代姐嫁的小可憐!  面對家人的威逼利誘,葉千梔爽快地答應了。  嫁給一個即將嗝屁的人,多爽啊,不僅可以得一筆嫁妝,還能白得一筆遺產。  到時候有錢有閑沒男人,到處浪也沒人管,小日子定是過得爽歪歪!  只是,當她嫁過去之後,便宜相公不僅沒有嗝屁,還一步登天,成了權傾朝野的丞相大人。  這是腫么肥事?  「聽說夫人愛我愛得要死要活,沒我不能活。」宋宴淮一把捉住想要逃離的葉千梔,含笑道:「為了夫人能長命百歲,本官也只能勉為其難多活幾年。」  「........」葉千梔無語望天,想要當寡婦咋就那麼難?展開

《替嫁夫人又逃了》章節試讀:

她剛剛穿過來,跟葉老太也就接觸了兩三次,這兩三次的接觸可不是白接觸的,葉千梔對葉老太也算是有點了解。
知道她是個愛面子還挺摳門的人。
她提出要嫁妝,就是想看看葉老太會如何應對。
是跟葉冷氏一樣,拿着葉文倩不要的舊東西來打發她,還是技高一籌,拿些不實用的物件來搪塞她。
卻沒料到,葉老太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居然給了她五兩銀子。
這個朝代的物價如何,葉千梔沒接觸過,說不好,不過按照她以前看小說和電視劇的經驗來看,五兩銀子那可不是什麼小數目。
突然間,豺狼虎豹給出了這麼一大筆銀錢,不由得讓葉千梔戒備地盯着葉老太看。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此時的她就是那隻雞,而葉老太則是黃鼠狼!
本來就是兩種敵對的物種,如何會有冰雪消融、握手言和的時候呢?
「這五兩銀子是當年宋家來下聘的聘禮,不管是你還是文倩嫁過去,這筆錢,都該給你們帶回去。」葉老太有些不自然地挪開目光,聲音僵硬地叮囑道:「以後你在宋家好好過日子,他們要是敢欺負你,你回來跟我說,我給你撐腰。」
話是這麼說,但是看葉老太的表情就知道她一點兒也不想葉千梔回來!
葉千梔一琢磨就知道葉老太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了!
讓她在宋家好好過日子,沒事兒就別回娘家了,當然了,要是真有事情的話,也別回來。
她敢肯定,自己要是遇到了麻煩,回來家裡求助,葉家人肯定不會幫忙,說不定還會在一旁給欺負她的人遞刀子!
「話說完了吧?說完了,我就去洗澡了!」葉千梔把五兩銀子收了起來,不客氣地趕人道:「我今天可得早點睡,明天得一大早就起來呢!」
葉老太也懶得跟葉千梔表演祖孫情深,她深深地看了葉千梔一眼,抬腳離開了。
等葉老太離開後,屋裡一片寂靜,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只有屋檐處還有雨水斷斷續續地滴落。
葉千梔抱着葉老太帶來的新衣裳,先去廚房打熱水。
葉家挺大的,葉千梔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廚房和凈房的位置,她把衣裳放在了凈房,轉身去廚房打水。
廚房裡除了灶膛里還有一點火星外,一片漆黑,葉千梔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終於摸到了一截蠟燭,藉著灶膛里的火星點亮了蠟燭後,她這才打量起了廚房。
下午的匆匆一瞥,葉千梔就知道葉家的家底應該還不錯,晚飯的時候,她沒跟大家一起用,吃的也清淡,不過現在看到櫥櫃里的剩菜,葉千梔就知道葉家比她想像中還有錢。
轉悠了一圈,葉千梔沒忘自己來廚房是幹什麼的,掀開鍋蓋,看到鍋里的熱水時,葉千梔笑了起來,拿着水瓢,一勺一勺地把熱水裝進了木桶里,然後挑着兩桶水去了凈房。
身為現代人,葉千梔早就習慣了電燈的存在,如今突然回到了落後的古代,葉千梔是哪裡都不習慣。
坐在木盆里洗澡,葉千梔是第一次,看着簡陋又昏暗的凈房,葉千梔蹙了蹙眉,用熱水把木盆洗了好幾遍,她這才彆扭地坐了進去。
兩桶水,她花了兩刻鐘才給霍霍完。
等穿上了新衣裳,她擦着濕噠噠的頭髮,正要離開的時候,才察覺到胳膊肘下有點刺疼。
很輕微,只有胳膊肘擺動的時候,才能察覺到的疼意。
她一把脫下了衣裳,檢查了一遍,在衣袖的內襯,看到了一截泛着白光的繡花針頭!
葉千梔的目光冷了下來,她沒有主動找事情,可偏偏架不住有人作死。
這衣服里的繡花針是誰藏的,葉千梔稍微動動腦子就知道。
在這個家裡,葉老太和葉冷氏就算看她不順眼,這個緊要關頭也不敢輕易動她。
如此粗糙卑劣的手段,除了她的那位好堂姐,還能有誰呢?
她都要代替她嫁去宋家了,幫葉文倩脫離宋家那個苦海,為什麼葉文倩還要使這樣的手段對付她呢?
葉千梔想不明白,她穿好衣裳,冒着夜色回了房。
等頭髮干透後,她便躺下休息了。
原以為在陌生的地方她會夜不能寐,卻不想她很快就進入了睡夢之中。
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屋外的喧鬧聲給吵醒的。
為了不耽誤葉文倩挑選良婿,葉家這次的宴席弄得很是盛大,最起碼從外頭看起來,葉家人很重視這門親事!
可只有葉家人才明白,他們這麼大肆操辦,不過是為了告訴大家,葉文倩還待字閨中這個消息。
葉千梔剛剛醒來不久,葉老太就帶着一個老奶奶出現在了她房中,說是請來給她梳頭的。
梳頭和打扮的事情,自然有媒人來干,這位老奶奶是村裡年齡最大的老人家了,她的一生過得幸福美滿,姑娘們出嫁的時候,有她幫着梳幾下頭,就算是沾了她的好運。
葉老太生怕葉千梔犯渾,特意給葉千梔介紹了老奶奶的事情,還明裡暗裡警告了葉千梔好幾次。
葉千梔明白她的擔憂,不過葉千梔也沒想今兒搞事情。
上輩子加這輩子,這還是她第一次嫁人呢,哪怕是去沖喜,葉千梔也還是挺重視這件事的,不希望自己的婚禮,發生任何一點不美好的記憶。
所以她非常乖覺地坐在凳子上,任憑媒人婆打扮。
葉冷氏天亮的時候,把她屋裡的銅鏡搬到了葉千梔屋裡,此時葉千梔坐在凳子上,望着銅鏡中的陌生容顏,發愣!
「新娘子還真是漂亮!」媒人婆拿着胭脂過來給葉千梔上妝,看到葉千梔的容貌時,微微愣了愣,隨即誇獎道。
她說這話不是恭維葉千梔,而是她真的覺得葉千梔長得好看。
巴掌大的小臉,一雙勾人魂魄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秀美的眉毛,除了皮膚黑了點,可以堪稱完美!
媒人婆給葉千梔上妝,心中默默惋惜,這麼好看的一個小姑娘,送去當寡婦,還真是暴殄天物!
太可惜了!

《替嫁夫人又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