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
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 連載中

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

來源:google 作者:愛動漫的鯨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愛動漫的鯨魚 端木偉 都市小說

世界內城市外有一堵千米鋼鐵高牆....端木偉穿越到此,他曾看過一片深綠幽暗的原始巨木森林,它們扭曲宏偉,也目睹一片白蒙蒙的大陸,那裡鵝毛大雪,刺骨寒風凜冽下,一尊尊精美冰雕塑聳立有一群人卻活躍其中....他們是挑戰者,更是此世界的頂級瘋子,更是人類最終希望【科幻都市+末日+怪物】展開

《挑戰者,人類的最終希望》章節試讀: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們全部被召集到這裡的人,都死過,或者間接性的死過。」

「比如我,曾經是一名緝毒**,被人開過一槍但沒死成,可是那種死亡的感覺卻一直縈繞着我的心臟。」

人群中一個剛毅臉的男子走出,一臉漠淡說著。

被他這麼一說,幾十號人都感覺是這樣。

可是有個瘦痩的年輕人不爽了,臉上還紋着狂拽酷霸的紋身,「切,你少在這裡裝?看你捂着的樣子,是心臟旁中槍了還能活着?」

「小子,別說了,快給方警官道歉吶!」他旁邊一個沙沙啞的聲音說道。看去時,只見個充滿社會氣質的高大男人開口,一副猶猶豫豫樣子。

「人是我兄弟開槍打的,現在我們那幫好哥們百號人全被抓進去了…..」

一看那樣子,很不情願,畢竟是漏網之魚。

「嗨,你tm這幫被抓進去的兄弟,該不會是城西那塊黑吃黑的吧?真特么活該啊!鐵窗淚啊,進去幾十年樂死我了!」

一位光着粗大膀子的漢子怒瞪着那社會氣質的高大男子,「現在趕緊的他媽的來決一死戰!」

半分鐘還沒到,就一番折騰,空地上其他人頓時不自覺看向旁邊人,身體往後一退,拉開距離。

什麼牛鬼蛇神,

該不會還有喜歡殺人的變態吧?

「都安靜吧,挑戰者是跟鋼鐵高牆有關係的一種人員,雖然我知道不多,但他們非常特殊,能進入屏障之外,並且我有幸見過一些奇怪詭異的東西,至於具體是什麼就不能透露了,就此一些話而已。」

那位方警官掃了一眼人群。

他話裡帶着威脅的意思,告訴大家都小心着點,別做什麼過火的事情。

隨着,這人便獨自一人朝着某個未知方向離開了,走時還留下重磅炸彈。

「只有十枚挑戰者勳章。」

「各憑運氣吧。」

……

人們慢慢分散開,漫無目的尋找着藏起的東西。

時間是一個小時一個小時過去。

小昌山覆蓋方圓十幾公里的山脈里,想找到一個勳章般小東西,簡直是痴人說夢,不少人都認為這是搞笑呢。

或者,根本沒這回事。

要麼,早就被人尋找到了,那些人拿着東西藏起來了。

端木偉也找了很久,翻了許多石頭下面,濕噠噠苔蘚下面,腐爛的死蛇屍體都翻看過,卻一直一無所有。

直到他坐着休息時,才恍然大悟。

「這煞筆是嗎?要真的藏起來,恐怕找一年都沒結果。」

「那麼只有一個回事了……」

端木偉看向智能手錶,上面沒給找勳章規定時間,可是天空漸漸地發亮,首都時間已經來到『4:00』了,還有一個小時就天亮。

可能天亮後還找不到,就徹底沒希望了吧。

吃着衣服口袋帶的一塊能量棒,端木偉看着夜色下山林中一處凸起的雄風,是小昌山裡最高處,一座孤零零的山峰。

很高,很顯眼,唯一的一座山峰,幾乎每個山裡行走的人都會去注意。

「有沒有一種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可能…..」

他順着雜草叢生,曾經盜獵人開鑿的小道趕去。

1分鐘,2分鐘….最後半小時,端木偉才來到這座山峰中間的山腰處。

這山峰路不好走,上上下下要一個半小時左右,很麻煩,沒多少人來探查,就算藏着東西也是最難找的。

選手們都覺得主辦方沒那麼神經病,東西應該就藏着大家努力就能發現的地方。

在這裡山腰這條唯一的上山途徑小道上,端木偉停下了腳步,有些疑惑看向前方不遠處的一個人。

那是那個方警官,正坐在一塊大岩石上饒有興緻看着端木偉,發出淡淡輕笑道:「哼哼,你們兩個眼光不錯。」

「兩人?」

認為方警官在跟他說話的端木偉,頓時愣住了。

當他扭頭想張望一下時,只瞥見後路拐角處的歪脖子樹下,居然站着一道跟女鬼似得的身影,靜靜地到死寂。

不對,她是在草地第二個跑到山腳下的那個女人。

身影很熟悉,雖然頭髮被打量過,捲起來還帶着帽子,但平平胸前,加上特別苗條,明顯是女生。

被方警官這樣一說,端木偉感覺她一直有跟蹤自己。

可惡,她是變態嗎?

本來對陌生人沒啥好感的端木偉有點不爽。

「你是誰?那時人群里沒有你,難道是那個跑最快的傢伙?」

「勳章根本就沒有藏着。」

「走吧,我們一起去山頂,另外我叫方逸,是大昌市刑警總隊的退役緝毒**,身份透明。」

「端木偉。」端木偉簡單說道。

方警官說著,就自顧自跳下岩石,率先走在疙瘩的山道上。

他那模樣,讓人覺得他知道很多的樣子。

端木偉想問什麼,但覺得沒必要了,他想明白選拔賽的意義,並且現在很快也將會知道了。

至於那個跟蹤的女生很年輕,看模樣只有18歲剛成年的樣子,漂亮是挺漂亮。

她經過端木偉旁邊,只是撇了一下,然後迅速跟上了最前面的方逸,一副熟人的模樣在交流着什麼。

「認識?」

「算了,不關我事。」

端木偉目光看向其他地方,瞧見了山林里打着的手電筒光,應該是尋找藏着的勳章的其他選手。

…..一路很快登上山峰頂部。

那裡是一處寬敞的地方,並且竟然有三個特殊裝扮的人正坐摺疊椅上,其中兩個一男一女圍住一個搭建的燒烤架吃東西。

被忽略的那人,則是跟那男女隔着些距離,安靜默默的坐在黑暗裡。

感覺他們神神秘秘的,夏天還穿着長袖口衣服。

「他們….是幕後操手?」端木偉有些發愣,突然覺得挑戰者好沒逼格。

他有些後悔了,應該當個普普通通正常人,不去了解神跡般蒼穹建築物「鋼鐵高牆」的情況。

重生之努力賺錢當個億萬富豪不好嘛?

「你們終於有人到了,我還以為都是傻子,在茫茫大山去尋找巴掌都不到的東西,雖然來了,但現在才到又跟傻子沒多大區別。」

那個安靜的男子緩緩開口。

方逸警官開口不以為意說道:「我在半個小時內就反應了過來,因此覺得最明顯的山峰就有一個答案,只是想等等其他人。」

「哼。」安靜男子只是冷笑不說話。

「才三個人嘛,時代變了,嗚嗚嗚…..」那個吃着燒烤的女子抬起了頭。

「你別著急。」

旁邊那個男的起身了,「距離結束還有30分鐘,我們再等完這些時間後說吧,你們三位請自便吧。」

「我們是這次選拔賽的觀察員,就像監考老師。」

「你們可以知道我的名字,叫杜鹿。」

這個杜鹿看着端木偉三人說著,明顯要比安靜的男子,還有心不在焉的女子正經很多。

「你好,杜鹿觀察員。」端木偉開口了,他是小青年模樣,比這個杜鹿年齡小一些,在對面看起來比較順眼,因此對方也淡笑『嗯』着回復了。

「我也是挑戰者,你也是挑戰者,觀察員只是暫時的。如果以後我們遇見了其他挑戰者,有職位的就叫名字後面加挑戰者職位,平等就直呼其名更好,我們挑戰者是沒那麼多約束的。」

杜鹿似乎心情不錯,說著一些三人不知道的事情,方警官聽的很認真,那個跟她很熟樣子的小姑娘則也想跟端木偉那樣,去問問。

但是杜鹿明顯發覺,慢慢笑說道:「大家別著急,關於挑戰者的事情,等結束後會有專員給你們解釋的。」

正說著,緩緩發澄的天空,略微黑遠處,突然一道光芒閃爍着。

隨着時間,愈發靠近。

等聽到嗡鳴螺旋槳的聲音,端木偉才驚訝這闖入的傢伙,居然是一架直升機,是小規格型的運輸直升機,但比正常直升機大很多,兩個探照燈一閃一閃,葉扇掀起大量的風嘯。

時間來到最後的5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