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有不測風雲,我就是風雲
天有不測風雲,我就是風雲 連載中

天有不測風雲,我就是風雲

來源:google 作者:zidty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環 奇幻玄幻 珠久

「六爺,都已經安排妥當了,隨時可以動手」珠久輕柔了太陽穴,面無表情:「這次行動在城內,讓兄弟們注意隱蔽,我可不想父親發現,城外山賊頭子是我」「明白」展開

《天有不測風雲,我就是風雲》章節試讀:

紅榜幫每月的流水就比城內的收益高上不知幾倍,而且這些人都是實打實的手下,為自己所用。

所以每次看到有人拋棄六爺大腿轉而去依附珠朱的那些兩頭草,王煌都冷笑不已。

「家族內的事情先放在一邊再說。」

不知過了多久,珠久才從前面的沉默神情中回過神來,說道:「讓兄弟們守住各個出城關卡,有什麼異常立馬通知我。」

「是。」

「還有,最近兄弟們都進城了,說話的時候注意言辭,不要讓閑人聽到了,我不想我父親知道城外的最大幫會的幫主居然是我。」

「兄弟們做事,你放心,口風一直很緊。」王煌點了點頭說道。

「對了六爺,有件事情還沒跟你說。」他遲疑了一會才張口說道。

「最近城主好像加派人手,在暗中保護這接引長老,甚至最近在城外也增加了巡視,一直在尋找我們的樣子。」

九重宗接引長老前來招收弟子,城主他老人家自然是不想出現任何問題的,這次搜尋紅榜幫,也是想借修仙之人的手,藉此機會除掉這最大的一個幫會。

城主這點心思並不難猜,畢竟作為他的老對手,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相互鬥爭許久。

「小煌,把藥房庫房裏面私藏的丸子都取出來吧,這次我們要做兩手準備。」珠久思量許久說道。

王煌愣了一下,望向珠久說道:「這些藥丸一旦用了就會留下痕迹,被人看出來就不好了。」

「就算被人看出來是紅榜幫也很正常,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出動,幾乎是明牌在打,乾脆打的徹底點。」

「行動時兄弟們不被抓到就行,這後面的我來擺平。」

「明白了。」

三天轉眼過去,果不其然,這個接引長老沒有看上三大家族的子弟,三天了,愣是沒有招到一個弟子。

深夜,崖城商販也早已經閉門休息,夜市也從熱鬧漸漸轉向安靜。

夜深人靜,天空中下起小雨,珠久一人走在漆黑的大街道,王煌跟在後面一手撐起雨傘。

昨天是那九重宗接引長老去的最後一個家族,王家。

在白天趁其出門的時候,已經安放好了苦心丹,就等其晚上修鍊的時候進去抓走他。

「六爺,這件事很危險,你沒有必要跟着我們出面。」跟在後面許久的王煌開口道。

「正因為很危險,我才要親自去,確保萬無一失。」珠久掃了眼前方酒樓的位置,繼續說道:「他好歹是個接引長老,戒備心本來就重,你們這大晚上的找個人去見他,他肯定不會見。」

「這人很狂,但不傻。」

「只有我這個他見過的家族子弟去當誘餌,才能消除他的戒備。」

「不說了,進去了。」珠久一邊說一邊走很快到達酒樓,沒有猶豫一腳踏了進去。

這次他只帶了一個錦囊,裏面正是珠久私藏許久的藥丸。

不久,珠久就來到了他住的房間門口,如果不出所料,這個時候的他應該是已經無法使用靈氣了。

修仙之人無法使用靈氣,就像是一個沒有利器的士兵,只是體質上要比普通人要強上許多。

珠久輕呼了一口氣,伸出手指輕敲了兩下門,用稍微大一點的聲音說道:「長老,我是珠家的六子,今天有事特意前來拜訪。」

「今日時候不早了,有事明天再說。」屋內傳出一道急促聲。

珠久嘴角咧開一個幅度,繼續開口道:「長老我帶了一個寶貝,有助於你突破修為。」

屋內默不作聲,不久後,房門被打開。

只見一個全身白袍的男人臉色淡然的出現在門口,眼角閃過一絲貪婪的說道:「進來細說。」

珠久隨即走了進去,剛一落座,接引長老就直奔主題開口說道:「什麼寶貝?快拿出來看看。」

「嘿嘿,長老,我將這寶貝送給你,能否換一個弟子名額?」珠久一臉真誠的直視其說道。

「這要看什麼寶貝了,如果對我確實用處很大,破例讓你進入宗門也不是不可以。」這白袍男子一臉正經的說著,內心卻暗自發笑。

又是一個企圖用寶物來換取弟子名額的凡人。

九重宗的弟子招收都是有嚴格標準的,如果招收上來的弟子資質低下,不僅僅會把剛招收上來的弟子遣送回家,負責招收的長老也會一併受罰。

所以,這些有任務指標的接引長老的權利很小。

但人世間的**又那麼大,誰不想要幫助突破修為的寶貝,所以總是做一些收錢不辦事的活。

簡單的說,就是一手交錢,他卻一手交空氣。

空手套白狼這手法已經被這些接引長老玩的爐火純青。

畢竟他們這身份擺在這裡,誰吃了這個虧也只能默不作聲,九重宗的名頭他們這些凡人誰都惹不起。

後面站着的王煌暗暗冷笑一聲,按着腰間的彎刀刀柄默不作聲。

這個王長老剛剛開門的時候就已經顯露出中毒的跡象,氣虛步弱,和之前的那副神氣明顯不一樣了。

「長老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珠久臉色釋然笑着說道,從口袋中拿出事前準備好的錦囊。

珠久並沒有選擇自己打開,而是放在桌子上的。「寶貝就在這裡,請王長老自己打開。」

「什麼東西,搞得這麼神秘。」這名白袍男人嘀咕了一聲,伸手就要打開桌子上的錦囊。

錦囊被扯開,九重宗接引長老伸手取出其中的藥丸,只見這個藥丸黑不溜秋,像是地上的泥搓成的,上面歪歪斜斜的好像寫着一個字。

九重宗接引長老皺着眉仔細辨認,直勾勾的看着手中的藥丸。

「死?!」突然,認出字的王長老一聲驚喝。

這時——

沉浸許久的紅榜幫眾人從四處奔襲上來,就連王煌也突然抽刀上前。

「怪不得我今日修鍊之時,全身乏力,原來是你這幫人

你們以為我現在使用不了靈力,就對付不了你們?

哈哈哈哈找死。」

回過神來的王長老神色陰沉,看着四處圍上的黑衣人爆喝道。

只見九重宗接引長老不知從腰間拿出一瓶藥劑,猛地一頭灌下去。

「讓你們知道修仙之人和凡人之間的差距。」

周圍浮現三顆深色核桃,以非常快的速度就向全身黑衣的人激射而去。

「咻「」咻」

被擊中的無一不是吐血倒地,毫無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