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醫至尊/天醫至尊
天醫至尊/天醫至尊 連載中

天醫至尊/天醫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真庸懶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冉月 現代言情 陳陽

第一天進城的山村少年,被美女處處嫌棄她卻不知,少年握有上古龜甲,占卜相面,醫藥符籙,無所不通從此逍遙都市,白手起家,一不下心成了個世界首富展開

《天醫至尊/天醫至尊》章節試讀:

所謂風水,就是氣的流動。

氣有財氣貴氣祥瑞之氣,也有煞氣陰氣漏財之氣,同時還有陰陽五行天地寒暑之氣。

風水就是吸納祥瑞之氣,驅散陰煞邪氣。

陳陽朝着不遠處看去。

只見一個十多層高的商廈,周圍籠罩着濃郁的紫金貴氣。

相對的,其餘的地方,風水就差了很多。

畢竟財運被吸走了。

陳陽從車子上跳了下來,他朝着花姐問道:「花姐,那個大樓是幹嘛的?」

「哦,那是杜家的瑞和商廈,商廈可厲害了呢,從開業都現在,一直都很繁盛。就連一邊的萬達廣場,都被它打敗了。」花姐羨慕的說,「只可惜,商廈里的店鋪都不出租,只能是杜家自家的人在裏面做生意。」

陳陽摸着下巴,說道:「看來杜家人很精通風水啊,那怎麼還會被天罡星煞陣所困。不管了,現在他們提前布置了這麼好的風水,倒是真好便宜咱們了!花姐,你來幫幫忙,咱們把公司重新布置一下。」

陳陽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想要重新給一個公司布置風水,很難。

是個大工程。

但是現在,旁邊就有一個風水寶地,自己只需要借勢而為,就可以吸來百倍風水了。

「花姐,把後面的空調給拆了,這東西遮擋風水不說,放在向陽的方位,還會把公司里的財氣都給排出去。」

「這個桌子必須得換,誰買的桌子,竟然都是帶稜角的。稜角向窗,多出小人。怪不得公司的員工一個個都是吃裡爬外的。」

「另外這個盆景扔出去,午山子向,澤入中宮,這裡應該放些水,盆景為土,五行中土克水,把整個風水全都吞了。」

花姐聽的一愣一愣的,她也不懂,跟着陳陽一通忙活。

陳陽拆了一通後,立即用玉器木作壁畫等,布置了一個蟒蛇吞象的風水局。

蛇吞象,自不量力。

然而,就在這公司的旁邊,有一個巨大的風水寶地。

既然如此,以蟒蛇吞象這種風水局,就可以在短時間裏,迅速汲取巨大的財富貴氣。

風水之法,從來都沒有固定一說。

最高明的風水師,總是能夠借山用水,借勢而為。

「搞定了!」

陳陽看了看時間,說道:「以血為引,以氣催動,估計再有一個小時,就可以有生意上門了!」

陳陽丹田內氣運轉,同時割破手指,在蟒蛇吞象陣中,滴入九滴。

九為至陽之數。

下一刻,整個公司都清涼溫煦起來!

陳陽坐在位置上,繼續詢問花姐該怎麼操作。

此刻,對面的四海中介所。

秦海坐在辦公室里,洋洋得意。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劉冉月的電話。

劉冉月痛苦的捂着肚子,倒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電話接通。

秦海哈哈大笑:「劉總,身體別來無恙啊。哈哈哈,昨天我好意讓你把公司賣給我,你不賣。現在好了,你所有的員工,都跑來了,他們還帶來了你公司所有的客戶獨家資料,哈哈哈。我一分錢不用,就買下了你的公司,這感覺……這麼爽呢?」

「滾!」

劉冉月氣的把手機掛掉,扔到一邊,蒙上毯子獨自鬱悶去了。

……

秦海笑的很得意,他下樓,朝着孟強說道:「孟強啊,現在你們那個鑫月中介公司,還有幾個員工?」

孟強笑了起來,他捋了下稀疏頭髮,說道:「秦少,現在那邊就剩下了一個土包子,一個傻女人,兩個人估計連端茶倒水這種基本禮儀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秦海大笑起來,「行,替我監視着那邊,別讓他們再招了新人。這一次,我要活活拖死劉冉月那娘們。」

孟強立即答應,他帶着幾個員工,穿過馬路,到了陳陽的店裡。

「喲,這是大整頓了一番,擺設都變了啊。」孟強單手插在口袋裡,得意洋洋的開口。

陳陽掃了一眼孟強,不耐煩的說:「趕緊滾,別打擾我們做生意。」

「噗……哈哈哈,就你們還做生意呢?你覺得有可能嗎?」

「一個傻大妞,一個土老炮,哈哈哈,乾脆關門算了!」

「你們要是能做成一筆,哪怕是賣出一個小公寓,老子就去廁所里吃屎!」孟強甩着頭上的稀疏頭髮,大笑着。

陳陽皺着眉頭。

這時候,吱嘎一聲,一輛黑色寶馬停了下來。

司機是個中年壯漢,他走了進來,快速說道:「中介,中介,你們這裡有沒有錦綉花園的學位房。」

陳陽不明白學位房的意思,他猶豫着說:「學位房的話,那什麼,我也不懂。花姐,你知道嗎?」

花姐畢竟是老員工,她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能上學的房子,錦綉花園都能上學,我打電話問一下教育局的表妹,確定下。」

一邊的孟強等人,全都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這位大哥,你看看,他們這樣的中介,連學位房都搞不懂,根本就是傻子嘛。」

「你想要上學買房是不是?來我們四海中介看吧。這裡有的房源,我們中介都有。」

「對對對,大哥,你看看,你大熱天的跑進來,這倆傻子連杯水都不給你倒,擺明了是怠慢你,去我們的中介公司吧。」

常文發驚愕的看着孟強等人,他又看了看陳陽,「你們中介公司,怎麼還有其他公司的人?」

陳陽嘆了口氣,「沒辦法,我們中介公司賺的少。這些人本來是我們中介公司的,現在都跳槽到對面去了。他們就等着看我和花姐的笑話,看我們公司倒閉呢。」

常文發一聽,猛的一拍桌子,「呸!還有這麼吃裡爬外的員工!老子以前當兵,最恨的就是三心二意、背叛搗鬼的兔崽子!小兄弟你放心,我不會跟着他們走的。」

花姐這時候放下手機,她說道:「先生,問好了,錦綉花園小區的房子,都屬於學位房,只要是戶口遷來,房本在,就能在旁邊的錦繡小學讀書了。」

常文發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說道:「行,我知道了!你們這裡有幾套房源?」

「我看看。」陳陽打開電腦,查了起來,「有一、二、三、四、五,嗯,好像是六套。」

「六套是吧?我全要了,我現在打電話,讓我那些哥們也來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