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醫歸來
天醫歸來 連載中

天醫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大哥死後,曉京承擔起了照顧嫂子的責任,沒想到相依為命的同時,他突然陷入了女人堆中,艷遇不斷……展開

《天醫歸來》章節試讀:

她似乎意識到我接下來的舉動,低聲道:「不要……不要進來……」

說話的時候,反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反應。

我被她握住,虎軀顫抖了一下,能感受到陳紅小手的光滑柔軟,柔弱無骨。

估計她也被我的反應嚇到了,握住的一剎那,又趕緊鬆開了手,伸手去抓我另一隻玩弄她裙下的手。

「我受不了了,陳老師,給我吧。」我興奮的說道。

她拚命搖頭:「不行,真的不行……」

然而,就在我倆相持不下的過程中,床上突然有了動靜:「水,我……我要喝水……」

我和陳紅如同遭遇晴天霹靂一般,第一時間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陳紅臉色更是一片慘白,她馬上坐了起來,然後表情就稍微放鬆了一些,說道:「我馬上給你倒水。」

她整理一下衣服去倒水,還不斷用眼神示意,讓我快走。

我躲在床邊,抬頭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

王忠文依舊躺在床上,不過看樣子已經醒了,在眨巴着嘴,還在揉眼睛。

突然間,他從床上坐了起來,把我和正在倒水的陳紅都嚇壞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埋下頭去,心裏無比的心虛。

「我……我去撒個尿……」王忠文含糊不清的說道,起身穿上拖鞋。

由於床的位置在房間**,陳紅是靠着裏面的牆打的地鋪,而王忠文睡在外面,所以他起身後就從他那一邊徑直去了洗手間,絲毫沒注意到床下地板上還躺了一個男人。

當洗手間關上的時候,我和陳紅幾乎同時鬆了口氣。

「快……快走……被我老公發現就死定了!」陳紅有些慌張的催促道。

我也慌得不行,馬上起身提着褲子偷偷跑了出去,臨走的時候,還不舍的回頭看了一眼陳紅。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才漸漸冷靜下來,想想自己其實並不用那麼緊張,實在不行就如實相告,說自己喝多了,什麼也不記得,然後就和王忠文一起睡到了他們的房間。

雖然或多或少有些尷尬,但也用不着像現在一樣狼狽。

我坐在床上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兩根手指的水還沒幹,放在鼻間聞了一下,一股女人的味道,讓我有種深深的遺憾,回想剛才在夫妻二人的房間和陳紅親熱的場景,下邊不自主的跳動了兩下。

第二天我們一早就和導遊匯合了,我不時去看陳紅,陳紅根本不看我,只是和身邊的王忠文聊天,讓我有種略微的失落感。

我們是在下午的時候離開的,終於結束了我們這次白鶴山之行。

接下來一連一個星期,我和陳紅都沒有什麼言語上的交流,即便有時候下班我將門故意打開,她從我門前經過也不再和我打招呼了,倒是王忠文對我的態度好了許多,每次都是主動打招呼。

我想,估計是上次在她的房間偷襲她把她嚇壞了吧。

可她不理我,卻讓我感到有些難過。

周六的時候,王忠文不在家,聽說去學校補課了,只留下陳紅一個人在家。

中午,通過監控畫面,看到陳紅切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我都感覺有些心疼,想要去找陳紅,卻又沒什麼借口。

而就在這時,她客廳似乎有敲門的動靜。

陳紅剛用創口貼處理了手指的傷口,馬上走出廚房去開門。

進門的是一個身材高大健碩的年輕男子。

通過二人的對話,我得知年輕男子是他們學校的體育老師,叫趙剛,也是王忠文的高中同學。

陳紅將趙剛請進屋,問他什麼事。

趙剛說找王忠文有點事。

陳紅回答丈夫補課去了,大概下午才能回,又問他什麼事。

趙剛不肯說,還要留下來等王忠文。

陳紅有些無奈,看樣子也不好意思趕對方走,就留他在家裡吃飯了。

不過我發現趙剛的眼神有些不對,吃飯的時候不時瞟向陳紅的胸,眼神有些怪異。

與其說怪異,不如說猥鎖。

我心中一沉,這個傢伙不會看上陳紅,想打她的鬼主意吧?

沒想到我的猜測真的應驗了,趙剛居然趁着陳紅去廚房給他盛飯的功夫,偷偷拿出一包葯,倒在陳紅的水杯中。

看到這一幕,我心裏既震驚又憤怒,這傢伙居然給陳紅下藥,果然沒安什麼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