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師
天師 連載中

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喬子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寡婦 陳容

我叫陳容,天地不容的容!你見過遭雷劈的么?你見過每九年就會被雷劈一次的么?我就是!!!展開

《天師》章節試讀:

我瞪大眼睛,這就住下了?

絲毫沒有拿自己當外人的樣子,我在心中有些不忿,不過仔細一想,他多少也算得上是我的便宜老爹,最重要的是老爺子的心中有愧,住在這裡或許也能夠讓爺爺心裏好受一些。

想到這裡,我有些悻悻的將那紙拿了起來。

尋了村子裏的師傅,將事情給交代清楚之後,便回到家。

我發現老崔正在那裡不斷的交代着一些事情,老爹時不時的會說出一些自己的意見,而老頭子的福體也已經煥然一新,看上去就好像是又年輕了幾十歲一樣。

這門畫皮的手藝可讓我有些吃驚。

幾張豆皮下去能讓一個看上去猙獰可怖的屍體重新的煥發出生機。這種事情我從前聽老爺子講過,而今日卻親眼看到了,更是自己參與到了其中,雖然不明白是怎麼運作的,但是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心得,只是猛的想起來,還會起一身雞皮疙瘩。

「事情辦好了?」看到我回來,他回過身來看了我一眼:「把地面上的印子拿個掃把打掃一下!」

我感覺到有些抓狂,不過卻又沒辦法拒絕。只得黑着臉,拿了一個掃把,將地面上打掃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既然如此的話,那事情就這樣辦了!我這邊就去安排,七日之後下葬!其他的事情就請陳哥費心了。」兩個人將事情商量得七七八八,老崔雙腿打顫着拱了拱手,急忙離開了。

而老爹則是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的藤椅上!

那是老頭子最喜歡獃著的地方,那一瞬間,我竟然感覺兩個人似是有什麼重疊。彷彿坐在那裡的,就是老頭子。

「你掛着天師府的牌匾,難道不害怕引來禍事?」我長出了一口氣,打算好好的和他聊聊。

這天師府三個字,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掛得上去。自四九年開始,自稱天師的人不少,但是真的敢在自己的門口掛上天師府牌匾的人,可根本沒有一個!

你打着名號去騙人,和真正的立下匾額,開山立門!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

前者不好管也很難尋到。但是後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老爹撇了我一眼,眼睛輕輕的眯了起來:「我這輩子遇到的最大的禍事,恐怕就是你了!」

聲音之中帶着一股陰陽怪氣的味道,這讓我的心中異常的難受。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要惹這麼大的嫌棄。縱然是爺爺有錯,可是他都已經死了,人死如燈滅,債也該消了吧?

我有心想要反駁幾句,又不知如何開口。

接下來的幾天里,老爹倒是操辦了家裡的大小事情,他將爺爺的房間整理了一下之後,就住在了那裡。每日夜裡時分,他總會對着燈光研究自己的那枚天師印,似乎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那枚天師印更重要的東西。

我也算過了幾天安靜日子。

他不怎麼搭理我,我也沒有理會他。

雖然說住在一個院落里,但是卻保持了一種近乎默契的形同陌路!

既然說話顯得尷尬,那反倒不如不接觸,不了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匾額也在第二天就做好了,懸掛在我們家的小院落之上,這種事情傳得快,村子裏老一輩的人大多也都信這個,看到這三個字的招牌,也總會進來問個究竟。

老爹也算得上是和善。

測字,算命,改名,修風水……樣樣頭頭是道!

可以說比老爺子更神棍。

至於有幾個老人出門之後,依舊津津樂道的點頭:「看來,老陳家後繼有人了!」

不過好事不長久,村裡的人嘗遍了新鮮之後,也將這天師府三個字的名號給傳了出去,隱隱約約我能夠感覺到,老爹似乎是在等待什麼,可是我也說不太明白!

過了七日,是老爺子下葬的日子。

來了不少人,瑣事也多。好在有老爹在,他擔起了大半個擔子,依舊是沒有和我說一句話,但是卻將所有的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從出門到入墳,我甚至找不到一丁點兒插手的餘地。

這樣也好,我便跟在老爹後面。

有些迷茫,自從他回來之後,我的人生好像是徹底被打亂了,從前我根本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個人摻和到我的生命里。我一直認為他走丟了,失蹤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只是我沒有想到他是以這種方式回到的這個家,更沒有想到我們之間的關係會如此尷尬!

到了下午時分,下葬結束了。

人們紛紛攘攘的離開了墳地,爺爺的墳前只留下了我和老爹。

老爹靜靜地看着墳地,一隻手燒着紙錢,看上去波瀾不驚,從出殯開始,他就沒有掉過一滴淚。這讓我心裏明白,他並沒有原諒老爺子。

能夠做到這一步,也算得上是仁至義盡了。

「差不多了,沒人了,也不用裝了!」我深吸一口氣,有些看不下去,淡淡道:「既然還怨着,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回去吧!」

老爹將剩下的紙錢一窩蜂的全倒進去,依舊沒有說話。

我見他不說話,扭過頭去正打算走。

「奉龍虎山令,道門弟子張宏山,張宏海!前來迎天師印歸山!」

遠方兩個人影由遠及近,聲若洪鐘,震得我耳膜發顫。以至於我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那聲音好像無孔不入一樣,再次鑽入到我的耳朵里!

不管怎麼抵擋,都沒任何用。

「龍虎山好大的威風!」

老爹猛然從墳前站起,迴轉過身,眸子中射出一道精光,向前跨出一步。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霎那間我感覺自己舒服了許多。

「自古而今,不擾生孕,不擾良辰,不擾殯葬!這些道理,難道你們的長輩沒有教過你們么?」老爹似乎是生氣了一般,再次向前一步,怒叱道:「給我滾!」

那兩人被聲波震得後撤一步。

互相看了一眼之後,眸子中帶着一股震驚。也少了幾分跋扈之相。只是看上去多有不甘。

站定在了那裡,拱手再道:「這位前輩,我們沒別的意思,只是這天師印乃我龍虎山遺失之物,還請前輩歸還,龍虎山定會深感前輩大恩!」

「滾!」

父親抬起眼來,冷叱道:「你們還不夠格從我這裡取走東西!」

我能夠明顯的看到,兩個人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厲芒,應該是從來都沒有人這樣對他們說過狠話。兩人對視一眼,向前一步,道袍迎風而展!

「退下!」

正在兩個人想要再一步動作的時候,一個聲音自兩人身後傳出。

緊接着,一個中年人身着道袍極速走來,看了老爹一眼後,拱手道:「不知這位道兄如何稱呼?」

「如果你也是想來搶奪天師印的,可以走了!」老爹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走,回去!」

「這位道兄的話可是言重了!」那人不急不緩,臉上帶着溫和的笑容,根本沒有在意父親的態度:「這天師印本來就是我龍虎山遺失之物,我們只是來尋回的,又何有搶奪一說?」

「這東西在海中幾十年,也不見你們龍虎山尋找,為何今日出現在我手裡,你們便匆匆尋來?」老爹話語中帶着嘲諷。

「茫茫大海,漫無目的,我們又知道何處追尋?」那人嘆息一聲,似是有些遺憾:「今日既然知道了,那我自然就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我龍虎山的東西流落在外!道兄,請歸還天師印!」

「我若是,不還呢?」

老爹抬起頭來,輕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