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天目神尊
天目神尊 連載中

天目神尊

來源:google 作者:黃天虎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葉青青 武俠修真 黃天虎

數百年前,武林中出現了一位習武奇才,他在前半生誤入歧途,以為天下武學越奇越怪就越強,可惜他雖能屢創奇招怪式,但神州武林人才輩出,種種驚世奇招終被人所破,於是他窮盡畢生精力,發現天下武功總有破綻之處,便溶合天下間正邪各道武學之精華,創出了一套天地間獨一無二,以目破為招的玄奇怪學《目破心經》,此學現世後因能破敵於數招之間,威力無窮,故此這位奇人被世人稱為天目神尊!一代大俠黃朝棟因助宇內五奇將一魔雙煞三怪四毒中原十邪逐出神州,以致五奇歸隱後,慘遭一魔四毒的合力圍殺,以致命喪秦嶺,巧幸蒼天有眼,使得其子黃天虎被歸隱於秦嶺的一代高手煙波釣叟所救,自幼食虎乳而長,一次騎虎游山,誤入天目洞府,不但食得能使內勁暴增三甲子的九天神丹,還得到被天下習武人士稱為武學之巔的《目破心經》展開

《天目神尊》章節試讀: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涌藍關馬不前、」
秦嶺橫卧神州,延綿八百餘里,溝壑縱橫,群山巍巍。彷彿一道天然屏障在神州中部隆起。
時值陽春三月,細雨綿綿,萬物滋潤,百廢待興。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到處呈現一派枯木爭春的景象。
在秦嶺的南坡才有這樣春的生機;而在北坡卻又是另一番景緻,寒風狂吹;一片蕭條。
因為秦嶺是中原的南北分水嶺。
秦嶺的中部有座山叫「乳峰山」,山基與秦嶺的主峰連在一起,然後成拱形向上收縮,遠看像一個少女堅挺的**。
在山腰的**中有汪汪流泉,清泉不大。一丈見方,但很深。因為泉水清澈如鏡,而水潭的底部成幽黑色;偶爾見一尺來長的魚兒在水中追逐好戲。
它們也感到了春天的腳步.
是綠草盈盈,岸邊有顆歪脖子的柳樹,柳枝毛茸茸的,布滿柳芽兒,綻開綠蕊,有的還長出兩片綠葉。
歪脖子柳樹下靠坐着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四方肽 紅中帶紫,海口短暑;眼睛似鬧非閉;嘴裏哼哼呀呀,模樣甚是悠閑自得。
什麼事這麼逍遙快樂。
青山綠水;人間仙境;臨潭垂釣,豈不快哉。
這位老者此刻正坐在一塊青石板上垂釣。
他不像其他的釣客那樣正襟危坐,如大敵當前,極在乎釣魚的結果;釣到大魚,就滿意而歸,如果兩手空空;就掃興而回。
這位老者恰恰相反;他在乎釣魚過程中的樂趣。
他搖頭晃腦,歪歪斜斜地手捧一根紫色發亮的竹竿,一根絲線下垂;銀鉤在水裡左右擺動,這樣怎麼釣魚?
不要急,確實有一條該死的魚上鉤了,那魚兒一被鉤痛,帶着銀鉤往深潭底跑,被老者輕輕提起;嘴裏噴噴不已,還小心翼翼地取下,用手指敲着魚的腦袋訓斥道:「天下就數你最蠢,已經被我釣起一千零八次了。怎麼老是不吸取教訓,唉!」說完把魚兒又放到水潭裡。
那魚兒見怪不怪,尾巴一擺,吹着兩個泡泡又去玩它的了。
老者正要再次垂釣下釣 忽然兩耳一豎,他聽到山坡傳來一陣驟急的馬蹄聲。
這不是一般的馬蹄聲,這是他所熟悉的,江湖人推馬急奔時的馬蹄聲。
老者站起身,向山坡下極目遠眺.
一共有六匹馬,而有八個人
沖在前面的一匹馬上伏着看似夫婦的二人,白衣少婦懷裡還抱着一個嬰兒。緊迫其後的是「奪魂神魔」和「天山四毒」。
這「奪魂神魔」和「天山四毒」即是十年前危害武林的「一魔雙煞三怪四毒」十邪中的一魔和四毒。
十年前;武林正道聯手將這十邪趕到天山以北的大漠中;從此江湖風平浪靜。
老者也參加了那次殲魔大戰;而後覺得江湖太平靜,一點也不好玩;才隱居到秦嶺,終日垂釣。
沒想到時隔十年,他們又捲土重來,雖然相距太遠,看不倩前面倆夫婦的面容;但可以肯定是兩位武功極高的俠義之士。
不是正義之士也不會招惹十邪中人追來 一般的武林高手根本用不着十邪之首「奪魂神魔」 和「天山四毒」聯手。
馬蹄聲如急雨四濺,遠看如急烏投林,轉過一道山拗,絕塵而去,消失在老者的視線里。
老者一收魚竿。竿尖在青石上一點,身子一彈,人如「鶴嘯九天」;身子如風馳電掣向山下暴射而去。
「鶴嘯九天」可是江湖怪俠「煙波釣到』的獨門輕功。
不錯;這老者就是歸隱秦嶺的「煙波釣斐」 袁一鶴,可他雖以身法馳名武林,但等他趕到時不竟拿着魚竿怔在那裡,因為在他的面前,一對夫婦和他們的坐騎已倒卧在鮮血之中。
中年漢子的屍體離馬和少婦有三文地,可以想像,中年漢子為救母子倆,一人力擋五邪,讓母子倆騎馬快逃,誰知寡不敵眾,五邪竟將中年漢子廠首異處。
袁一鶴在草叢中捧起中年漢子的頭顱,一臉血跡,滿含憤怒而焦急的眼神往外凸出,死不瞑目,鋼須掛着血珠。
袁一鶴驚叫一聲,他已認出中年漢子。
中年漢子就是威震武林的「黃龍堡」堡主黃朝棟;當年帶着武林豪傑追殲十邪的帶頭人,而他的
「七十二路伏虎拳」加上至剛至純的內家功力算是無堅不摧,更何況黃堡主豪氣衝天;儘管只有三十來歲,卻被江湖中人一致尊為武林正道領袖。
當年,武林正道本可以將十邪盡數殲滅,但黃堡主卻不忍心;只將他們逐出中原。讓他們自思悔改。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三丈之外倒在血泊中的少婦,無疑是黃堡主的夫人,「無極劍女」馬茹英。
馬茹英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大美人,總是穿一襲白裙與天君黃朝棟並同馳騁江湖;郎才女貌,英雄麗人,不知羨煞多少武林人士。
沒想到紅顏薄命,竟會命喪奏嶺!
袁一鶴不竟潛然淚下.
顯然馬茹英見丈夫被旯 不想身遭侮辱,揮劍自盡而死。
劍是從懷裡嬰兒的胸脯穿過 再將自己刺死的。
這是多麼絕望的一劍1
人說,虎毒不食子。何況天下最慈愛的母子,親刃自己的骨肉,這是一種深深的無奈和絕望,當時的情景之下她只能這樣做,她別無選擇,蒼天啊!袁一鶴目睹此情,心在滴血.他小心地拔出寶劍。
這是一柄天下僅有的「無極寶劍」,劍身泛出幽綠的寒光。
突然,袁一鶴眼前一亮,心一驚,他發覺嬰兒的身體稍動了一下,他趕緊一摸嬰兒的胸口,手掌感到若有若無的跳動,儘管很微弱,可袁一鶴彷彿感到雷擊一般。
這小生命沒死1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無極寶劍偏離嬰兒的心臟·一寸左右,就是這稍稍的一寸保住了這條小生命.
袁一鶴趕緊從懷裡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些粉末,敷在嬰兒胸前和後背的劍口上,止住了血;一摸胯下;是個男孩。
袁一鶴掘了一個深坑,將黃朝棟夫婦葬在一起。鞠了一躬道:
「黃堡主你們安息吧,我會讓小堡主替你們報仇的!」
說時抱着氣若遊絲的小堡主,拿着「無極寶劍」向 阿峰山」飛掠而上。
回到隱居處,他發現小孩只有八個月大;粉頭粉臉,滿頭的茸毛,身體泛着涼意,臉上沒有一點血色。
袁一鶴看着,又是一陣難過,趕緊用手抵住嬰兒的後背,一股真元之氣渡入小孩體內;袁一鶴凝聲斂氣;十萬分小心,怕真氣太猛,小孩子一下子受不了。
真元之氣緩緩地浸入小孩體內,護住心臟,一盞茶功夫,小孩睜開漆黑的星目,看到陌生的面孔;突然「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小孩哭聲雖不怎麼響亮,袁一鶴卻喜上眉梢;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小孩哭聲不止,肯定是餓了.
這倒真使這位「煙波釣史」大為其難,他一生不知經歷了多少江湖風險,過了幾次鬼門關,碰到多少棘手的魔頭,可從沒像這樣束手無策.面對這軟軟的嬰兒;他一點經驗都沒有,不知該怎麼辦,急的團因亂轉,而不得要領,抱在懷裡又哼又哦 丁孩還是放聲大哭。
在這「乳峰山」上;他孤身一人,種了一些稻子和蔬菜,過着一種風雨逍遙的日子。
一個大老爺子,那裡去找奶來喂這嬰兒呢?
正當袁一鶴愁腸百結時,遠方突然傳來一聲虎嘯 人說虎吼百威生 可這虎嘯帶着一種母性的慈愛,似在召呼自己的子女。
袁一鶴一喜,躍出草屋,果見山崗的密林里中有一隻斑額母虎 嘴裏叨着一隻野豬 嗚嗚有聲的叫喚着。
袁一鶴打定主意,身形暴起,向斑額母虎撲去。
母虎突然見眼前人影一晃;一人已站在它面前,不竟一愣,但天生的獸性頓使它放下日中的野豬目露凶光地瞪着袁一鶴。
袁一鶴擺擺手;然後作揖道:
「你別見外,你別見外,我可不是來跟你打架的,我是來請你當奶媽的。
老虎怎聽得懂他的話,不耐煩,脖子一歪,虎爪一揚向袁一鶴撲去.袁一鶴身子一晃,叫道:
「你他媽的,真是虎坐轎於不被人抬,三句好話抵不上一耳光,老子先打你再說、」話一說完,人已騎在虎背上。
人說,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何況袁一鶴還騎在它的背上。
母虎勃然大怒;就地十八滾,並且鋼尾僻哩啪啦向袁一鶴亂掃。
可這母虎也不知它的對像是誰,袁一鶴可是武林大名鼎鼎的「煙波釣斐」 以三十六路伏虎拳和「七十二式魚竿」名動江湖,雖不能和「宇內五聖」 比,但絕對是江湖一等一的頂尖高手。何況「三十六路伏虎拳」是他師祖從搏虎中悟出來,降龍伏虎正是拿手好戲。
若在以往,袁一鶴早就將這隻斑額母虎三拳兩掌打趴在地,一命嗚呼。
可今天有求母虎,倒不能由着他性子來,展開身法;上竄下跳,而母虎也跟着左撲右撲,不一會兒就大喘粗氣,低哼慢躍。
袁一鶴瞅出個空檔,一抓虎尾,提了老虎呼呼地轉了起來,老虎怎禁得起他這幾下折騰,一下子就筋疲力盡,癱在地上。
動物的本性是弱肉強食;你比它強,它反而對你俯首貼耳,這隻百獸之王的老虎經袁一鶴一弄。一點脾氣都沒有,竟低聲下氣,搖頭擺尾地用頭磨拿着袁一鶴的身子。
袁一鶴拽着老虎的耳朵,笑道:
「真是畜牧,非要受皮肉之苦不可、」
斑額母虎十分溫馴地跟着袁一鶴走進草屋.
也不知是小東西太餓,還是母虎奶水太多,婦泊的奶水嗆得他眼睛直翻,直到吃不下去時才放下奶頭,趴在母虎的肚子上睡著了,母虎也懶洋洋地躺在草地上。
表一鶴得意地笑了。自言自語地說:
「唉;小傢伙;老夫也該給你取個名字,對2 你與虎有緣;就叫你黃天虎吧【」
從此斑額母虎對袁一鶴敬若神靈,服服貼貼,每天準時來為黃天虎喂兩次奶,然後再去欺負其它弱丁的動物。
黃天虎長得虎頭虎腦,長年吃點奶;骨骼比一般的同齡孩子大,精肥肉壯,虎目炯炯有神。
山中無甲子,寒暑不知年;轉眼間,黃天虎已十歲了;已長成一個皮里虎氣的少年,劍目星眉,精光清情,只是滿臉稚氣未脫。成天騎着斑額大虎奶媽在山上跨溝縱澗;追糧豬狐;朗聲大笑。
那些狼狐兔鹿;本看到百獸之王的老虎;已嚇得滿山逃竄,可一見黃天虎,更是魂飛魄散,消失無蹤.
黃天虎童心大熾,彷彿自己是百獸之王,君臨叢林,所到之處,百獸早就銷聲匿跡,來來回回;居然沒看到一隻獸影;不覺興味索然,虎腦一歪,心想:哼1 知道我的行蹤,都躲到密林里去了,我就偏不走老路,也到密林里去,嚇得你們雞大不寧,屁滾尿液,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想着就驅着斑額虎奶媽衝進「乳峰山」的密林深處。
黃天虎是吸斑額母虎的奶水長大的;母虎早就把黃天虎當作自己的兒子,加上黃天點已完全習熟了袁一鶴的所有武學,只是功力還稍欠火候;但也足可以馴服麻額母戊,所以斑額母虎對他又疼又敬,似乎明白他的心意,專揀奇峰絕壁的地方走,驚得那些躲起來的飛禽走獸措手不及,亡命奔逃。
黃天虎好不得意,騎在虎背上,連拍虎頭,興奮得手舞足蹈,嘴裏吃五喝六哇哇大叫。
墓地,他看到一隻火紅的狐狸慌不擇路的往山崖前審去。
那紅狐狸也許嚇昏了頭,被峭壁擋住了出路,後面已被斑額大虎堵住了主路,情急之下,身子盡命一躍;『防溜」一下鑽進峭壁兩文來高的石洞里。
黃天虎那肯罷休,腳在虎背上一點,其子飛掠跟着也鑽進了山洞。
突然,「吱」 的一聲慘叫,紅狐狸已倒在地上氣絕而死.黃天虎大吃一驚,撿起紅狐狸,狐狸的腹部上插着一枝短箭,短箭正中心臟。
黃天虎一伸舌頭,JL.想:好險!如果自己貿然進洞,那就遭殃了。
奇怪,這「乳峰山」除了師父和我倆沒別人,誰放的暗箭?
凝目往前一看,倒真的嚇了一跳.
山洞不深,貼着洞壁果然坐着一個人,黃天虎趕忙身子一間倒飛出洞。
除了師父外,在「乳峰山」他還真的沒見過別人。
黃天虎第一次在「乳峰山」見到生人,好半天還心驚肉跳。
黃天虎伏在地上,等了半天 發現洞中沒有一點動靜 這可大大地刺激了他的好奇心,身子一比 雙手趴在洞口 探出頭露出眼睛一疊原來洞中是一個死人的骨及
一場虛驚,黃天虎把吊在洞外的身子一翻 又進了山洞.小心翼翼地走近骨架,手輕輕一碰,嘩啦啦地骨架卻散了一地,石壁上赫然出現了個石龕,石龕上放着一個瓷瓶和一本發黃的薄書。
石龕甚為乾燥,黃天虎小心翼翼地拿下書.
原來袁一鶴以前本是一個秀才,考舉屢試不中,不由覺得心灰意冷,後來機緣巧合,被一江湖奇士收為弟子 這叫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陰,不想十年寒窗功白廢,三載習武天下揚,剛出江湖便以一戰名揚天下。
但他卻深感自己在武學方面有此成就,與當年寒窗苦讀是有關係的。
後看到黃天虎稟骨奇才,所以在傳授渾身絕技的同時,還悉心教他讀書識字。
想黃堡主和馬茹英皆人中龍鳳,文韜武略無一不精,所謂虎父無大子,他倆的後人也應是又武全才。
所以黃天虎雖只有十歲,但已初通文墨,書的封頁上寫着「目破心經」 四個篆字,下面寫着「天國神尊」 四個正楷小字.
黃天虎心想:原來這骨架是一個叫「天目神尊」的前輩在此坐化留下的.翻開第二頁上面密密麻麻的寫着許多字,大意是這樣的。
先是「天目神尊」 的自述,按算他已是二百年前的武林至尊,縱橫江湖數十年,從未逢一個敵手而倍感高處不勝寒的凄涼,才歸隱此洞。
他前半生武功誤入歧途,以為天下武學招數越奇越怪就越強,所以悉心研究各種奇招怪式,但不論多奇多怪,最後還是終被人破解,於是逼着他再創新招。
直至到後牛生才悟出武學真諦,認為武學的最高境界是以無招勝有招,不管你是什麼招數,有理就有形;有形就有破綻;破綻就是你招數的缺點,武學越高,它的破綻就越少,對外功於此,對所有的內功也一祥;內功有它的氣門.(即運功不到的地方)
所以他聚正邪各道的武學豬要創了「目破心經」,就是以深厚的蓋世內力為根基;聚功於目達到水波見隙的境界,任何一個絕頂高手只要有招就能一眼發現他的破綻所在,一擊而成。
總的要領是「避實擊虛」,不管你武功多強,但你的破綻之處卻是你最弱之處,不堪一擊,關鍵的問題就是怎樣發現對手的虛處,「目破心經」 的功法就是讓你一眼就能找到任何絕頂武林高手招式中的破綻。
這些話,小黃天虎似懂非懂,覺得非常深奧,一翻到後面,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行功打坐的運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