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婚蜜寵:綁來一個活祖宗
甜婚蜜寵:綁來一個活祖宗 連載中

甜婚蜜寵:綁來一個活祖宗

來源:google 作者:陳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尉遲逸 現代言情 陳深

昏暗的房間里,白熾燈一閃一閃發著詭異的光芒鹿圓盤腿坐在電視前,吸溜吸溜的吃着泡麵,電視里正播放着一場工地事故,她放下手中的泡麵,扭頭望向身後身後正綁着一個男人,年....展開

《甜婚蜜寵:綁來一個活祖宗》章節試讀:

「誰是鹿圓?」為首的男人劉翔冷冷的叫囂。

鹿圓心間一顫,一時之間被這陣仗嚇到。

但為了防止這群男人會在沈伯父的葬禮上搗亂,鹿圓咬緊牙關,身先士卒站了出來:「我是,找我有事嗎?」

劉翔陰冷的目光斜瞟過鹿圓,隨即偏頭吆喝身後的弟兄:「把這女人給我綁了,帶走!」

下一瞬,鹿圓被兩個膀大腰粗的男人粗魯的擒住。

「你們要幹什麼?」鹿圓緊皺着眉頭,佯裝鎮定的放聲大吼。

「圓圓……」沈悠悠連忙起身,緊張難安。

「哼,你得罪了我們大哥,好日子到頭了。」劉翔拋給鹿圓一個冷眼。

鹿圓卷翹的睫毛微微顫動,呼吸變得急促難安,兩個男人將她纖細白嫩的胳膊捏的身疼。

雖說鹿圓機靈聰明,平日里又愛耍小花招,但自問沒得罪過什麼大佬,問心無愧

要說真的是得罪了人……

鹿圓腦海中唯一划過的念頭,就是尉遲逸來報復她了。

「喂,尉遲逸好歹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怎麼出爾反爾?」鹿圓恐懼又委屈,但愈發是這樣,她聲音就扯得更大。

最起碼,氣勢上不能輸!

劉翔聽不得鹿圓的叫囂,揚手想甩鹿圓耳光,讓她安分些。

可手腕在半空中卻被一股桀驁的力道遏制住。

鹿圓嚇得閉緊了眼,遲遲沒感到疼痛感來犀,又小心翼翼的睜開眼。

面前,陳深面色鐵青,一雙眸子冷森森的瞪着劉翔。

「放下這女人。」陳深厲聲呵斥,而在他身後,跟了二十多個弟兄,同樣氣勢洶洶。

劉翔察覺到來者不善,連忙拋給兩個彪形大漢一個眼色,「放開她!」

鹿圓重獲自由,連忙的跑到一旁,和沈悠悠抱團,瑟瑟發抖。

「把這三個人抓起來帶回去!」陳深冷聲吩咐身後的弟兄。

劉翔等人輕鬆被制服。

鹿圓一臉懵遭,瞪着澄澈的大眼睛獃獃的看着陳深,「這……是怎麼回事?」

陳深同樣茫然的聳了聳肩,「老大讓我來慰問死者家屬,沒想到恰好遇到這一幕,看樣子應該是有人故意報復你了!」

「難道這不是尉遲逸搞得鬼嗎?」鹿圓氣鼓鼓的嘟着嘴巴,有些狐疑。

「雖然老大似乎對你這個小學妹挺感興趣的,但他忙着呢!哪有功夫來設計上演英雄救美的好戲?」陳深嘴角噙笑,意味深長。

鹿圓臉色一紅,惱羞的低下頭。

「把東西抬進來。」陳深又扭頭吩咐一聲。

門外,十多束處豪華的花圈被人抬進來。

隨後,陳深將屋內的人打量了一圈,走到王秀妍面前,客氣的詢問:「您是沈長安的老婆吧?」

王秀妍訕訕的點頭,一雙眼睛因為過度哭泣,又紅又腫。

陳深將一張銀行卡遞到王秀妍手中,安慰道:「沈大嫂,這是公司一點心意,裏面有一百萬,發生這樣的事,我們也很痛心。」

沈長安的死對沈家本就是不小的打擊,再加上之前工地上推脫責任,不肯賠償家人損失費,王秀妍早就心灰意冷。

如今收到這筆錢,好歹可以讓供她一雙兒女大學畢業,王秀妍也算在絕望中得到了一絲慰藉。

傍晚,尉遲家老宅內。

寬敞明亮的餐廳內,尉遲鵬面色沉穩,充滿威嚴的坐在雪白色大理桌的正位上。

尉遲弘和尉遲媛已經入席,餐桌上,還有尉遲家一些旁系親戚。

身後,一眾傭人恭恭謹謹的立着,隨時待命。

只是餐桌上籠罩着一絲陰沉的氣氛,尉遲鵬鐵青的面色昭示此刻,他胸中正醞釀了一腔怒火。

尉遲媛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她雙手環胸,傲嬌的撅起嘴巴,嘟囔道:「二哥究竟是怎麼回事?每月一次的家庭聚餐,這麼重要的時刻,他還遲到這麼久!」

「二弟被病痛折磨了那麼久,脾氣古怪也是正常,媛媛,你就多擔待着點。」尉遲弘假裝寬慰,實則火上澆油。

尉遲鵬作為整個尉遲家族最德高望重的長輩,年紀輕輕便打拚下整個尉遲集團,這些年來,在他殺伐果斷的管理之下,尉遲集團更是成了帝都第一大商業集團,富可敵國。

可惜,尉遲鵬威風凜凜一輩子,卻有一個殘廢兒子。

這是尉遲家族,鮮有人敢提及的一大丑聞。

尉遲鵬對尉遲逸向來不上心,只是,為了避免自己親手打下的江山落入旁系親戚的手中,他還是將集團旗下的一家建築公司交由尉遲逸管理,以堵悠悠眾口。

終於,在眾人煩躁的等待下,尉遲逸坐在輪椅上,被助理推着進來。

「不好意思,我來晚……咳咳……」尉遲逸聲音虛弱乏力,一句話還沒說完,便捂着嘴巴劇烈咳嗽起來。

他在眾人面前的形象一貫如此,是個不爭氣的藥罐子。

尉遲鵬方正的國字臉上濃眉緊擰,臉色陰沉的愈發厲害,「都病成這個樣子了,為什麼不提前說一聲?還要撐着回來!」

苛責的語氣中帶着幾分嫌棄。

尉遲逸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更加難看,輪椅停到餐桌旁邊,他低頭,淡淡回答:「作為尉遲家的一份子,不參加家庭聚會怎麼行?」

「呵呵,二哥,少你一個,大家吃的會更開心!」尉遲媛嗤笑出聲,語氣譏諷。

尉遲逸病怏怏的垂着頭,嘴角,一抹邪魅的笑意一閃而過。

「罷了,讓大家等這麼久,開席吧!」尉遲鵬冷冽的開口。

飢腸轆轆的眾人終於可以進食。

飯桌上,一家人的氣氛沉悶不已。

「咳咳……」尉遲逸時不時便是一陣劇烈咳嗽,清瘦白皙的臉龐又被脹得通紅。

尉遲弘恰好坐在尉遲逸身旁,他故作關心地拍撫着尉遲逸的背部,又趁機順理成章提及:「父親,二弟年紀也不小了,是該娶個媳婦兒貼身照顧了!」

「不用,助理將我的生活起居照料的很好。」尉遲逸順勢推辭。

尉遲鵬低頭切着盤中的牛排,眸光一沉,威嚴的開口:「弘兒說的有道理,你是該成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