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特種狂醫
特種狂醫 連載中

特種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特種狂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子陽 莫小棋

誤打誤撞學得了一門玄奇醫技,他既招來了多方嫉妒,也造就了一段段逆天傳奇……展開

《特種狂醫》章節試讀:

「誤會?」輔警收起笑容,「你要完了,你醫死人,你是醫生不?看你還不到二十歲吧?有執業證書沒有?」

王子陽一個問題都回答不上來,腦袋亂糟糟的,醫死人,怎麼可能?莫小棋死了嗎?他不停問自己這個問題,然後脫口而出道:「王滿堂的侄女怎麼了?死了?」

輔警說:「被你醫死的。」

王子陽很激動:「放你個狗屁,不可能,快放我回去看看怎麼回事。」

「放你?想錯你的心。」輔警隨手把煙頭丟出窗外,才又繼續說,「你也看不到了,人已經弄去埋了……」

「埋了?」王子陽感覺整個人都冰涼冰涼的,憤怒道,「沒弄清楚就埋了?」

「你們的風俗你不清楚?猝死的都要趕緊埋。」輔警說的倒是真的,村民大都沒有醫學常識,以為猝死的都帶傳染病,所以剛死就要弄去埋,尤其是年輕的,設不設靈堂那倒另說,多半也不設,「況且什麼叫沒弄清楚?醫院的醫生已經去看過,證實已經斷氣……」

王子陽罵道:「醫院個屁,就鎮上的叫醫院?衛生站而已,除了看感冒發燒還會看什麼?你真要放我回去看看,那是一條人命,沒死都被你們埋死了……」

「小子,你是個連執業證書都沒有的醫生,算個幾斤幾兩?鎮上醫院的醫生呢?那都有執業證書。」說著,輔警一雙眼睛狠狠的鄙夷着王子陽,「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找什麼借口你都跑不掉,等着坐牢吧……」

坐牢不至於,在農村醫不回來死掉的病人多了去!輔警說的那麼嚴重,王子陽知道是因為王滿堂憤怒,覺得他醫死莫小棋,所以動用了一點影響力,屈打成招怎麼都好,弄他去坐牢。

不過,此刻王子陽心裏沒計較那麼多,他反而替莫小棋擔心。

他得想辦法脫身回去看看莫小棋的狀況才行,不然即便沒死,真的都會被埋死。鎮上那些醫生信不過的,只會看醫感冒發燒,不管什麼病都打針處理,說是醫院,其實就是個比較大的診所,醫生總共才不到六個。

破爛的警車繼續往前開着,前面有個平頭的輔警負責開,一直不說話,後面這個滿臉鬍子的輔警負責看守王子陽,而警車中間,有個鐵網把前後分開。

眼下的環境要怎麼才能脫身?

王子陽不停在思考,最後決定來硬的。

他悄悄靠近滿臉鬍子的輔警,瞧準時機,突然撲過去,張開雙手套住滿臉鬍子的輔警的粗脖子,那很方便,因為戴着手銬的緣故,中間冰涼的鐵鏈就卡住他的喉嚨,他無法及時反應過來反抗。

事實,上他沒想到王子陽敢這麼干,壓根沒有任何防備。

隨即的,王子陽對前面開車的平頭輔警說:「趕緊停車,不然我勒死他……」

平頭輔警立刻踩剎車道:「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行為嗎?」

「我當然知道。」王子陽大聲說,「你不用廢話,我要救人,你往回開。」

平頭輔警沒有表示。

王子陽對被他勒住的滿臉鬍子的輔警說:「讓他往回開,不然我真會勒死你的。」說完,王子陽放鬆勒的力度,滿臉鬍子的輔警狠狠吸了幾口氣,隨即讓同伴照辦。

車子往回開,差不多到村子王子陽才叫停車,讓滿臉鬍子的輔警打開自己的手銬,然後他把兩個輔警反銬在車裡,鑰匙扔掉,他們口袋的手機也拿出來,拆下電池扔掉,做完這一切才奔跑着回村子。

他一邊跑,一邊想辦法,他心蠻慌的,不知道怎麼辦,去王滿堂家問他們把莫小棋埋到了什麼地方嗎?

不,那不實際,王滿堂反而會把他抓起來。

但不去王滿堂家,卻不知道莫小棋被埋到了什麼地方。

怎麼辦?

王子陽幾乎沒急死,那會兒已經到了王滿堂家門口,他從門外拿了一根扁擔就衝進去。

客廳里沒有人,房間找遍了也沒有人。

王子陽那個氣悶,放下扁擔就往外面跑,跑到村子後面往山上看。在半山腰的位置,看見好幾束手電筒的光芒在晃動,那是村裡的墳地,但莫小棋是不是被埋在哪兒,不敢確定的。

想了想,王子陽往自己家跑,除了拿針灸包、手電筒,以及一個鋤頭外,還拿了根黃瓜,他太餓了,餓的兩眼昏花,沒有時間弄別的東西吃,只能吃黃瓜,一邊吃,一邊背着鋤頭走的飛快……

他走到山邊,半山腰的手電筒光芒已經下山,王子陽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等到人下了山往村子走,他才閃出來繼續往山上走。他不敢開手電筒,走的急,摔了兩跤,膝蓋痛瘋了都無暇顧及,因為已經確定了剛剛下山的就是埋莫小棋的人,其中有王滿堂夫婦在,還有村裡的幾個小年輕。

終於,王子陽摸索到了半山腰,果然找到一個小墳包。

夠可憐的,一個大活人死了就那麼埋了!不對,那不是死了,王子陽不認為莫小棋已經死了,就吃錯東西,施過針以後問題已經不大,還做過詳細檢查呢?莫小棋各方面都非常健康。

其實王子陽並不知道,他離開了不到一個鍾,莫小棋又出問題,不停嘔吐,喘不過氣,那會王滿堂剛辦完事從鎮上回家,他打了鎮醫院的電話,醫生來到,莫小棋已經斷了氣……

所以,看見王子陽回來,王滿堂才直接開揍,還報了警。

歇了一分鐘,把針灸包和手電筒放好,王子陽開始着手挖小墳包。剛挖的時候挖的比較快,因為知道莫小棋不會被埋那麼淺,但挖了幾十公分深後,不敢太用力了,怕一鋤頭下去直接把莫小棋劈開兩半,那真要掛了,還是慢慢刨比較安全。

刨了一會,泥土裡現出一張破席子,很寒酸,但風俗真的就是這樣,對猝死的只能簡單安葬,連棺材都沒有。

見到席子就好辦,王子陽放下鋤頭改用手刨,心裏就想着救莫小棋,所以不害怕,如果放在平常,別說在山裡挖墳,就是逗留一會都不敢,甚至上山都不敢,如果一個人的話。

席子上的泥土很快被全部刨開,王子陽隨即把席子抱起來,解開繩索,翻開席子。

終於,能看見莫小棋了,彷彿睡著了般,臉色沒有發紫,整個人顯得非常平靜。不過確實沒有氣息,奇怪的是身體不冰涼,脈象有輕微反應。

這證明莫小棋還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