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她說深情難再回
她說深情難再回 連載中

她說深情難再回

來源:外網 作者:無盡夏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無盡夏

展開

《她說深情難再回》章節試讀:

夜靖寒低頭看向自己染血的衣衫,不置信的望向雲桑。
這個女人對他是真的下了殺心的。
如果不是他的身子向旁邊側了下,這一刀,就會扎在他的心臟上。
可她怎麼敢?
車裡的司機見狀忙下車,要上前。
可夜靖寒卻冷聲道:「滾開。」
司機聽到這凌厲的聲音,忙躲到了一旁,遠遠的看着。
夜靖寒抓住雲桑握刀的手,一轉身,將雲桑按在了車前蓋上。
聲音冷冽如刀,一字一頓,「雲桑,你真的瘋了是不是?」
「我是瘋了,你恨我就沖我來。為什麼要毀了雲氏,為什麼要逼死我媽,為什麼不能給我的孩子一個體面?夜靖寒,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良心?」夜靖寒諷刺的冷笑:「你們姓雲的跟我講良心,配嗎?」
他將她拉近自己,凌冽又諷刺的道:「雲桑,你媽跟你一樣下作,她鉤引我父親,害我母親車禍變成植物人,她死的不冤。」
啪。
話音剛落,夜靖寒臉上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
雲桑身上雖然沒有力氣,可她揮出的這一巴掌,卻是用了全力的。
她不能聽到任何人如此污衊母親。
「不可能。」
夜靖寒掐住了雲桑的脖子,眼神里閃過濃重的戾氣。
「下踐的女人,都該死,你也一樣。那天我差點葬身火場,是佟寧拚死救我,可你呢?你在跟別的男人逍遙快活。」
雲桑怒吼:「不是,我沒有,是佟寧她……」
夜靖寒嫌惡的一把將她甩到一旁,根本就不想聽她狡辯。
「閉嘴,你這麼惡毒,佟寧她就算要毀了你,也是你咎由自取。」
雲桑本就虛弱的身子撞向了夜園的園牆,胳膊上被狗撕咬過的傷口,又開始印染出血漬,一點點浸紅了袖子。
她的心,已經千瘡百孔,現如今,夜靖寒如此羞辱她,她竟也不覺得疼了呢。
當初,佟安和佟寧被寄養在雲家,被一群畜生糟蹋,佟安當場死亡,佟寧也傷了子宮,終生不孕。
夜靖寒查來查去,竟查到了自己的頭上。
那時候,他也像現在這樣,掐着她的脖子,質問她:「你明知道佟安是我的救命恩人,為什麼還要害她?」
不管自己怎麼解釋,可夜靖寒就是不相信她。
他認定了,是她因為嫉妒心才作惡。
後面,夜靖寒又查到了他哥哥和弟弟的死,竟與雲家有關……
雲桑望着夜靖寒,忽的呵呵輕笑了起來,笑着笑着,卻又突然哭了,哭的聲音悲切,絕望至極。
她雙手捂住耳朵,低垂着腦袋,拚命的搖頭。
「沒錯,是我咎由自取,是我不該愛你,不該膽大妄為的爬上你的床,不該跟你結婚……」
看到她這副瘋瘋癲癲的樣子,夜靖寒腦海中忽然想起了幾年前,這位皇城最美名媛臉上那飛揚洒脫的笑容……
那時,她站在萬眾矚目的高處,對着所有人高聲宣布:「我雲桑這輩子只嫁夜靖寒。」
那時候的她,眼底都是自信。
可現在……
他甚至都不記得,雲桑已經多久沒有真心的笑過了。
雲桑怵然抬眸望着他,眼底儘是絕望:「夜靖寒,我再也不敢愛你了,我把命給你,你把我媽和我女兒還給我好不好?」
她說著,已經抬手將夜靖寒肩上的那把刀拔出來——
夜靖寒肩上一痛,意識到雲桑的動作,已經來不及了。
他親眼看着那把刀狠狠地沒入雲桑的小腹,她的腹部,立刻被鮮血染透。
他眼看着雲桑腳步踉蹌,身子向後倒去,下意識地將她緊緊的抱進懷中,兩人同時蹲坐在地上。
「雲桑……」

《她說深情難再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