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攤牌了,我背景實力無敵
攤牌了,我背景實力無敵 連載中

攤牌了,我背景實力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雨夜梨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陸平心 雨夜梨花

【無系統,無敵背景實力】陸平心穿越了,生活在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山村裡在某一天里,他的身份瞞不住了,養育了他十多年的爹娘突然告訴他:「其實你不是我們的孩子!」陸平心:「那我爹娘是誰?」「少主,你爹是上界長生家族一族之長,坐擁帝位,威名赫赫,一身修為深不可測!你娘是不朽神教的教主,女帝之資,睥睨眾生!你姐是年輕一輩第一人,天賦異稟,悟性妖孽,壓得同等時代的天驕抬不了頭!」陸平心頓時覺得手中的飯不香了,喜極而怒將飯碗蓋下:「焯!」原來我無敵啊?你很會打嘛?你會打有個屁用啊,出來混是要靠實力背景的!陸平心:「攤牌了,我也想低調啊,可背景實力不允許啊!」展開

《攤牌了,我背景實力無敵》章節試讀:

夕陽西下,夜幕悄然降臨。

朦朧月下,蛙聲一片的山村小道中時不時傳出幾聲撕心裂肺的哀嚎,將周圍的野禽嚇得四處亂竄。

「給不給我?你給我鬆手!」

馬車上,陸平心使出吃奶的勁揪着陸幽的耳朵不放,一路上唾沫橫飛,

而後者罕見的進行着反抗,任憑這大孝子如何纏打,死都都不鬆開懷裡的那本《玄門心法》。

起因是回家的路途,陸平心想要修鍊功法,藉此來消磨時間,不然干坐着除了睡還是睡,挺無聊的。

然而陸幽堅決不肯,一把搶走了功法,說是路途顛簸會影響到修鍊,連讓陸平心看一眼功法都不肯。

「哎呦,哎呦…疼疼疼,快鬆開!」陸幽嘴邊掛着哀嚎,但手上可沒松半點力,功法是越抓越緊,

「再搶等下就撕破了,也不差那麼一時半會,你看這不快到家了?」

陸平心抬眸乍一看,特么的已經快到村口了!

他就納悶了,向來什麼都順着他心意來的毒奶老爹今天究竟怎麼了,挑選功法時搗亂不說,現在居然還會反骨了?

果然,他平時打罵還是輕了。

不過眼前既然已經快到家了,陸平心也只好作罷,但內心仍憋着一股悶氣。

到家門口後,陸幽將馬匹牽去馬廄,順帶取了些草料餵食,陸平心則率先推開了木門。

投眸望去,桌上早已擺放好了飯菜,只不過看上去有些涼了,而陸清燕也早已等候多時,此刻的她臉上掛着慍怒,眸色冷清。

「讓你們去買些菜,再去挑了功法,怎麼需要那麼久?」陸清燕瞥着眸子看過去,語氣冷冷道:

「說吧,又去哪裡瞎玩了?」

說實話,饒是這麼多年過去,陸平心依舊是十分懼怕他娘親這冰冷的一面,被逮住就少不了一頓臭罵。

好在他急中生智,立馬小跑過去,輕柔的捏捶着陸清燕的肩膀,「娘,不是我瞎玩啊,其實都怪爹,是他非得去…非得去…」

看見陸平心欲言又止的模樣,陸清燕蹙眉問道:「非得去哪?」

「我不敢說,爹說要是我告密,功法就不給我。」陸平心表面委屈,實則禍水東引。

「你購買功法了?」

陸清燕突然話鋒一轉,讓陸平心腦迴路一時沒反應過來。

什麼叫…

你買功法了?

這不是出發前就告訴您了嘛…

「娘,你不應該問我爹去哪裡了嘛?」

「哦,對對對。」陸清燕這才意識到問錯了話,趕緊把話題聊回來:「那你說說,你爹非得去哪裡?」

「那我說啦,您可別生氣。」陸平心在後面奸笑着,俯下身來在陸清燕耳旁低語道:「我爹非得要去青樓一趟,他說沒錢進去,在門口飽飽眼福也好,這才耽誤了那麼長的時間。」

啪!

陸清燕登時怒拍桌子,鼻息加快,「好呀,這個老不死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吧!」

正巧這時候陸幽從門外走進來,一看面前娘倆目光同時看來,不由疑惑:「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啊?」

「娘,您瞧!」陸平心想起回家路途上的事,氣便不打一處來,不免帶着私人恩怨在一旁添油加醋:

「我爹開心得臉上都有花了,而且我跟您說,那時候他的眼神,就跟村裡王大爺偷看隔壁李大媽的時候一模一樣!」

「什麼跟什麼啊?」陸幽頭上頂着個大大的問號,根本不知道這娘倆在說些什麼,「什麼王大爺,李大媽的,能不能說清楚。」

就在陸幽還被蒙在鼓裡的時候,陸清燕哪管三七二十一,起身就揪着他的耳朵往屋外走,期間還不忘回頭叮囑了一句:「平心,你先吃,免得飯菜待會太涼了。」

由於肚子實在是太餓了,陸平心也沒顧得上看戲,拿起碗筷便大快朵頤起來,時不時還能聽見那毒奶老爹在門外哀嚎的聲音。

「哎呦,疼疼疼…別揪這朵,揪另外一朵…」

等到離開屋子有段距離後,陸清燕這才鬆開了手,質問道:「怎麼回事,不是不讓平心購買功法了嗎,你到底怎麼辦事的?」

陸幽一聽,好嘛……原來是為了這事,臉色不由拉了下來。

但他敢怒不敢言,只能是打碎牙齒往肚裏咽,隨後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訴說了一遍。

一聽到有人對陸平心出口不敬的時候,陸清燕柳眉輕蹙,眸含殺意:「平日里我們都不捨得罵一句,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竟敢如此狂妄!」

「就是說嘛,那時候要不是看在他們主子態度還算誠懇,我早就出手將他們全殺了!」陸幽揉了揉略有紅腫的耳朵,附和道,

「不過老婆子你放心,那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已經中了我的黑煞死氣,過不了幾日便會命喪九泉。」

「這還差不多。」陸清燕滿意道,陰冷的臉色才略有舒展,不過她又想起了件事,眉關不由緊鎖下來。

「可少主的功法怎麼辦,待會他肯定吵着嚷嚷要修鍊,我們總不能一直不給吧?」

「嘿嘿…你放心好了,我早就想到了辦法,這才一路上沒讓他看一眼功法。」陸幽呲着黃牙,面容滿是得意。

「什麼辦法?」

「咱族內的獨創心法你帶在身上了嗎?」

「那自然,有關族內的重要東西,我向來都是帶在身上,寸步不離。」

「那就好辦了,直接把兩本心法的封面調換一下,這不就成了嗎?反正少主也沒看過心法內容,自然不會產生懷疑。」

「有道理!」陸清燕由拳拍掌,旋即從懷中取出一枚納戒,玄光泛起,族內的獨創心法便出現在了手上。

陸幽接了過來,將兩本功法的封面進行了調換,再微施靈力將其修復一下痕迹,這狸貓換太子的把戲便輕而易舉的完成了。

「想不到關鍵時候,你腦子還挺靈光的。」陸清燕溫和一笑,罕見的誇讚了陸幽一句,後者撓了撓頭,還沒來得及高興,突然又來了句靈魂拷問。

「我聽平心說…你此次去城鎮里,還特意去了一趟青樓?」

陸幽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神情錯愕之後,是一臉委屈,欲哭無淚:「冤枉啊!這分明就是少主藉機報復我…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沒去過就是沒去過!」

「哼,諒你也不敢!」

陸清燕滿懷得意輕哼一聲,這才回到屋內。

……

晚飯過後,夜色已深。

陸平心也成功要回了功法,在此之前,陸清燕與陸幽兩人還格外叮囑了幾句,說修鍊切記不可焦躁,急於求是,這才給了他。

回到屋內,陸平心迫不及待盤膝而坐,深呼一口氣,揮去腦中雜念,方才滿懷期望的翻開了那盜版的《玄門心法》。

可才沒看到第一頁的一半,陸平心便按着太陽穴一頓猛搓。

「這特么誰寫的……比文言文還晦澀難猜,誰能看懂啊!」

再隨心的翻開幾頁掠過一眼後,陸平心倒身癱躺在床榻上,長長嘆出一口濁氣,似乎是由於今天過於勞累,剛躺下不一會竟昏昏入睡了過去。

在夢鄉之中,他腦海中模模糊糊的回憶着《玄門心法》中所記載的口訣,原先晦澀難懂的文字,隱約中漸漸明透於心,彷彿在腦海中自主演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