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
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 連載中

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

來源:google 作者:龍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青痕 龍草

【爆笑+系統+玄幻+無女主】沈青痕穿越到天界成為貪狼星過着每天無所事事,偷龍摸鳳的日子,一過就是三百年忽然有一天,在他烤龍肉的時候,發現下界紫氣東來,人族氣運鼎盛「我去,這要是下去割一波韭菜,豈不是直入混沌聖境!」剛巧此時,玉帝派沈青痕下凡行善積德,收集氣運沈青痕自以為這一波穩了結果下界才發現玉帝沒給他天道加持,他的真身帶不下來下界靈氣稀薄,他的靈氣不斷逸散在他馬上就要崩潰的時候,忽然系統覺醒沈青痕又活過來了,但是還沒嘚瑟兩天,卻發現系統是個奸商,而且很可能是個倒爺……於是沈青痕眼裡的螻蟻,拿他當螻蟻,韭菜想割他韭菜……展開

《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章節試讀:

【警告!警告!宿主靈氣消耗殆盡,可能危及生命,可能危及生命……】

感覺沈青痕真快不行了,剛才還要休眠的系統像是燙着屁股了似的,玩命發起了警告。

沈青痕猛然驚醒:「啥?危及生命!那咋辦?」

【建議宿主吃掉臉上的剩飯,建議宿主吃掉臉上的剩飯……】

【緊急任務:吃掉臉上的剩飯。】

【獎勵:少許氣力維持生命。】

系統不講武德,硬是發了個緊急任務。

沈青痕一臉黑線,奈何還是小命重要!只好用手抓着臉上的剩飯,嘗了一口:

「真香!」

沈青痕狼吞虎咽地吃了一碗連碗都沒有的剩飯,勉勉強強補充了一點氣力。

誰知道就這麼點氣力,還被系統扣掉一半,拿去填剛才緊急啟動的虧空。

沈青痕無奈,又查看起周天星斗圖,奈何飯食里蘊含的靈力實在太少,根本不夠讓他的破燈泡多閃兩下……

「現在怎麼辦?」

【支線任務:建議宿主先去找那個扔掉的納戒!】

【獎勵:一隻納戒。】

「這也算你的獎勵?」沈青痕一臉黑線,「我的新手任務獎勵呢?」

【那碗飯就是!】

「那是狗糧!」沈青痕氣的直冒煙……

【誰讓你上來就要當人家老祖的?讓你混碗飯,你還真混了一碗飯啊!連碗都沒落下……】

沈青痕一臉尷尬,只好回去找那個被他扔掉的納戒……

「納戒?看樣子品級還不低……」一個人影從沈青痕後面竄了出來,「交出來!」

沈青痕看着他穿的藍色長衫:「你是……飛星門的人?」

【叮!任務:粉碎李家的陰謀。】

【任務獎勵:視完成情況而定。】

李家?沈青痕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不錯!我乃是飛星門執事陳飛。」藍衣男子說道:

「在我們祭祖大典上鬧事,這個納戒就當是對你的懲罰,快快交出來!」

「懲罰?分明是想搶我東西吧——你跟李家有什麼關係?」

「什麼?」陳飛被沈青痕一詐,不由得一愣,面露凶光:「看來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什麼了?我什麼也不知道啊……

沈青痕一臉無語。

要是他真身在這,碾死這種小嘎嘎那就是一指頭的事。可現在,自己就是個剛入聚氣境的菜雞……

「不能讓你壞了我們大事……」陳飛面露凶光,一步步朝沈青痕逼近……

沈青痕心跳爆表:「統子,救命!有什麼東西快給我用一下。」

【收到宿主請求,請問是否開啟鬼神貸系統?】

「鬼神貸?什麼鬼?」

【鬼神貸:為了方便那些手頭緊的宿主,本系統特地代理了天地銀行貸款業務。

允許貸款購買各種法寶道具,是新手宿主解決危機,打臉裝逼的不二之選……】

【鑒於宿主為新用戶,利率:九出十三歸。】

「靠,高利貸啊!」沈青痕一臉悲憤。奈何形勢比人強,眼見陳飛走到跟前了:

「不管了!給我來個最便宜的!」

【收到宿主請求。請宿主簽訂血契。】

沈清痕無奈,只好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與系統簽訂契約。

【叮,血契成立,開啟鬼神貸系統,綁定天地銀行。】

【請查收:上、中、下品暴血丹各一枚。】

【暴血丹:大幅度提升身體狀況,維持一炷香時間……】

「都這時候了,就別介紹了!」沈青痕意念一動,一顆下品暴血丹被他吞了下去。

「吼!」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涌了出來……

「陳飛小心!」一個老頭形如鬼魅,從遠處踏草飛花而來。

奈何待陳飛反應過來,沈青痕已經近身……

「砰!」

陳飛雙手捂襠蹲在路邊,滿臉淚痕……

「小子無禮,竟敢傷我飛星門弟子!」老人一掌打來,急如流星。

「好快!」沈青痕感到根本躲不過去,只好抬掌相迎。

「砰!」四掌相對,沈青痕連退數步,嘴角滲出一絲血跡。

「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老者雖紋絲未動,卻還是瞪大雙眼,「若能收歸己用……」

「李長老,咱們的事他都知道了……」陳飛捂着要害在一旁大喊,

「而且這小子手裡有個納戒,品階之高,恐怕跟那老傢伙有關……」

「什麼?小子,你都知道了?」

我靠,我知道什麼了?我什麼也不知道啊!不行,得想辦法唬住他們,才能脫身……

沈青痕意念一動,將中品暴血丹吞了下去:「不錯!我都知道了……

不然你們以為那個納戒是誰給我的?」

「什麼?那你……」

「哼,你們該不會覺得我是一個人來這的吧……」

沈青痕說著,張大眼睛,朝李長老身後望去:「哎,那個……」

李長老聞言,不由得回頭一看……

「有空檔!」沈青痕趁李長老恍神,一腳踢出,直奔他下三路……

「年輕人不講武德!」李長老急忙閃開,兩身相錯。

「回首掏!」沈青痕趁李長老不備,身形一扭,伸出了罪惡的黑手……

李長老來不及轉身,只好使出二字鉗羊馬,硬生生靠着鍛骨境修為,擋住了沈青痕背後襲來的黑手。

「老幫菜有點東西啊!」沈青痕直接吞下上品暴血丹,「暴血·千年殺!」

「噗嗤~」李長老馬步穩當,奈何不會用屁股還擊——千年殺正中靶心。

「直搗黃龍!」沈青痕運起將所有靈力灌入指尖……

「呃~」李長老喉中發出低聲淺吟。

那一刻,李長老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口大缸,「砰」地一聲破碎,缸中一朵淡黃的菊花,花瓣片片綻放,露出那紅色的花蕊……

「呃~」李長老感覺自己漏了,「別……小兄弟,你我無冤無仇……」

「嘭!」沈青痕雙手猛地一抽,「噗嗤嗤~」一股明黃帶血的霧氣,硬是讓李長老上衣的下擺飄了起來……

「呃啊!」李長老目眥欲裂,勉強用雙手捂着後門,跳到一邊:「全都給我出來!」

「唰唰唰~」十幾名飛星門弟子,手拿強弓硬弩,從旁邊草叢裡站了起來。

「放箭!」李長老一招手,十幾名弟子張弓搭箭,朝沈青痕射來。

「統子,救命!」

【叮!請查收:真身護體石符。】

【真身護體石符:注入真氣,可現出真身護體,一炷香內有效……】

沈青痕來不及細想,直接把暴血丹催出來的靈氣灌注在石符上。

「轟~」一道數丈高高的淡藍色虛影從沈青痕身上升起。眉目身形皆如沈青痕一般,傲然矗立於半空之中。

「乒乒乓乓...」弓箭箭射在虛影之上,猶如射在銅鐘之上,發出一陣陣撞擊聲...

「真身護體?這怎麼可能……」

李長老左手捂着傷處,右手雙指併攏,大喝一聲:「劍來!」

只見十幾個弟子腰間配的寶劍「嗖」地一聲,齊齊出鞘,合在一處,組成一隻大劍,向虛影襲來。

「道祖保佑,阿彌陀佛、玉帝、阿門……」沈青痕心裏急的一批,「統子,你可別坑我啊!」

「嘩啦啦~」大劍斬在虛影上,直接散成十幾柄寶劍,掉落下來。

沈青痕一看心裏樂開了花:「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殘星隕燼!」不待沈青痕說完,李長老用手一指,一顆數丈高的星辰虛影從天而降,將真身籠罩在內。

星辰落地一瞬,沈青痕周圍燃起熊熊烈火。周圍草木迅速燃燒燃燒殆盡,連泥土都被烤的直冒煙……

「咦,這真身護體連溫度都能隔絕?」沈青痕發現身邊溫度一點都沒上升,頓時安下心來,「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

李長老燒了半天,氣喘吁吁,見諸般無果,大吼一聲:「一起上!」

十幾名弟子撿起寶劍,一起沖了上來,對着虛影玩命猛砍。一時間,「叮叮噹噹」聲音不絕……

眼看時間漸漸過去,沈青痕運起真力,打算抵擋……

「 轟~」 一聲巨響,真身突然散去,一股強悍的威能攜着精神之力擴散出去……

李長老躲閃不及,被餘波正面擊中。一身長衫被炸的破破爛爛,頭髮亂蓬蓬;臉黑的像煤球,嘴裏還冒着黑煙..……

周圍弟子被爆炸波及,也紛紛倒地……

「額呵~額呵呵~」李長老留着口水,一臉痴呆,張開手像沈青痕走來,「爹,我要吃糖葫蘆……」

說著,一灘液體順着褲子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