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太子殿下,攝政王又來下聘了
太子殿下,攝政王又來下聘了 連載中

太子殿下,攝政王又來下聘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宋玖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北殷離 古代言情 蕭虞

【女扮男裝】【扮豬吃老虎】【強強聯手】據說南宋國的攝政王冰冷孤傲,不近女色,但常日與他們的廢物太子待在一起擔心攝政王會被廢物太子所影響,諸大臣和眾百姓紛紛商議給他找王妃「王爺,神醫穀穀主濟世為懷,您可喜歡?」攝政王:「喜歡,收了吧」「王爺,武林盟主義女武醫高強,您可滿意?」攝政王:「滿意,收了吧」「王爺,流鎏坊的女主子富可敵國,您可接受?」攝政王:「接受,收了吧」改日,王府門前鑼鼓喧天,十里紅妝……神醫谷來人了,武林來人了,流鎏坊來人了但他們只護送一個新娘,那便是換上了嫁衣的太子展開

《太子殿下,攝政王又來下聘了》章節試讀:

「那個廢物還在跪着嗎?」

「跪着呢!我呸,他一個在冷宮長大的傀儡太子,竟敢為了一個老奴婢頂撞六皇子!」

「就是,他當他是什麼東西呢!他母后江皇后早就死了。六皇子可是現在的文皇后所出,深受皇上寵愛。豈是他可以頂撞的?」

「……」

烈日當空,御書房門前,一群宮女太監在聚在那裡,陰陽怪氣地嘲諷着同一個人。

在他們的前面,一個削瘦的身影跪在那裡。

那人穿着寬大破舊的袍子,身形削瘦到好似風一吹就能倒下。

他眉眼精緻,但臉呈現病態的蒼白,嘴巴更是乾裂到鮮血開始滲透出來了。

他便是那些宮人口中的南宋國傀儡太子宋顏。

十八年前的時候,他剛出生不久,他外祖父的家族江家被判定通敵賣國,一百多個人被滿門抄斬,母后江皇后被打入冷宮。

六年前母后過世,他便一直在冷宮長大,至今,他十八歲了,也受盡了十八年的侮辱與欺凌。

雖掛着太子的封號,但他的生活卻連皇宮裡的狗都不如。人人都可以對他動手,浣衣局的低等宮女吃得都比他好。

「太子,你現在可知錯了?」

就在這個時候,御書房的門被打開,宋顏以為是他的父皇出來了,他趕緊抬頭,但出來的人卻是他父皇身邊的紅人林泰公公。

林泰走過來,扯着難聽的聲音,語氣更是極為不屑。

宋顏僵硬地低下頭,然後小聲開口:「公公,孫嬤嬤在何處?」

因為暴晒太久,他的聲音沙啞無比。

「暫時死不了,不過……估計也快了。」林泰捂嘴諷刺一笑。

宋顏一聽,臉色更加慘白了。

「求……求公公在父皇面前說情,我自幼就得孫嬤嬤照顧,她對我恩重如山,她絕不能出事。」她顫抖着聲音哀求林泰。

結果林泰冷嗤一笑,又陰陽怪氣地諷刺了起來:「喲,合著那老奴婢是太子你的人,所以就可以頂撞六皇子了?」

「公公,孫嬤嬤也是擔心我用血過多,所以……」

宋顏還想解釋,結果林泰卻冷聲打斷了他的話:「行了,太子,你是什麼身份,六皇子是什麼身份?他自幼身子骨不好,需要你的血來做藥引,用你點血又怎麼了?六皇子和文皇后還未曾嫌棄你的血卑賤,你的老奴婢反倒替你着急了?」

「公公,我……」

「江遠侯賣國通敵,前廢后私會侍衛,你還真未必是皇家的血脈。若不是皇上與文皇后心善,你以為你能活到現在?」

林泰又開始嗤諷起來,句句都如刀子一樣往宋顏的心尖上扎。

宋顏低着頭,渾身顫抖。

寬大的袖子下,他的手指狠狠攥緊,指甲已是插入手掌心裏,淺淺的鮮血滲透出來。

沒錯,他自始至終都知道,他在這皇宮裡就是人人都可以來踩一腳。

太子?

皇上與文皇后心善?

兩個豺狼怎可能會心善!

父皇當年的生母就是宮女,在皇爺爺面前毫無地位可言,若不是因為有外祖父的扶持,只怕他這輩子都與皇位無緣。

可他又是如何做的呢,登基之後,步步為營,開始在外祖父身邊安插棋子,一步步奪取外祖父的兵權,然後再給他安置一個通敵賣國的罪名。

說起誣陷,文家也插了一手!

文家現在的家主,即文皇后的父親原本只是外祖父身邊的一個副將。是外祖父提攜他的,可他卻反過來反咬外祖父一口。

江家滿門抄斬的血海深沉,文家「功不可沒」!

至於文皇后……心善仁慈?

呵,她當年是母后的閨中好友。

但卻在母后第一次小產的時候爬上了父皇的床,又在母后被打入冷宮的時候直接成為新的皇后,還派人來冷宮折磨母后……

而這兩個齷齪、狠毒到極致的人竟還願意留着她的性命,甚至還給他一個「太子」頭銜,則是因為兩個原因。

第一,他們的最「珍貴」的六皇子,今年十六歲,但他自出生開始就身體不好。

而母后當年在未入宮之前是整個京城有名的醫女,她自幼就服用各種名貴藥材。故而他出生的時候,血液便有藥引的作用。

故此,他就成為了六皇子的藥引!

第二,江家當年是陪皇爺爺打江山的兩大家族之一, 深得皇爺爺信任。

江家雖然沒了,但江家軍還在呢,他們只聽命於江家的血脈!

現如今,還有二六萬的江家軍在西城鎮守,暫時聽命於異姓王,也便是南宋國攝政王北殷離。

父皇擔心那二十萬江家軍會殺回京城,故而就把他扣在這裡,許給他一個「太子」之位,名曰他是仁善的君王,其實就是為了用他當人質,以控制江家軍。

至於母后私會侍衛,他可能不是皇家血脈?

呵,這更是無稽之談!

文氏一族為了毀滅江家,可真是什麼骯髒手段都用得出來!

母后至死,都是帶着遺憾、悲憤、恥辱死去的。

深呼吸一口氣,宋顏把自己的恨意給壓下去,她沙啞着聲音問:「公公,父皇可有說要如何才能放過孫嬤嬤?」

「皇上心善,念在你應該是無心犯錯的份上,就饒了那老奴婢一條命吧。不過,六皇子因為那老奴才的頂撞,現在又開始咳嗽了,太子你……」

「公公,是要血嗎?拿便了。」

宋顏突然抬頭,蒼白的唇展開,他苦澀且諷刺地笑了。

明明唇上蒼白無色,但當他露出這諷刺的笑容的時候,竟像一朵花綻開了一般,眉眼的精緻讓周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林泰見此,皺了皺眉。

這小畜生比當年江氏禍國殃民的模樣還要勝上幾分……

好在他是個男子,若是個女子,搶了文皇后所出的三公主的第一美人的風頭,那他這張臉也留不得了。

林泰睨着宋顏的臉,眼裡全是厭惡。

而宋顏也緩緩抬起手來,他把自己右邊的袖子拉開,白皙纖細的手腕上,竟有大大小小的刀痕,刀痕深刻無比,很是觸目驚心。

而在他手腕最前面的位置,還有一道被手絹纏起來的傷口,現在傷口裡還有鮮血滲透出來,已把白色的手絹給染紅了。

他這幾日,已經給六皇子放了兩次血了。

早上,文皇后那邊又來人,說六皇子今日臉色不太對勁,故而要他的血來補。

眼看又有人要在他的傷口上加一刀,孫嬤嬤心疼不已,故而着急地說了幾句。

卻不曾想,文皇后宮裡的人便說他孫嬤嬤這是頂撞六皇子,故而就把他押送到御書房這邊來,至今生死不明。

為了救人,宋顏只能來求情。

「哼,早這麼識趣,就沒有那麼多事了!不就是要你點血了嗎,怎還慫恿那老奴婢惹事了?」

林泰又是嗤笑一聲,趕緊讓他身後的小太監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碗和匕首。

他們走到宋顏的跟前,兩個人摁住跪在地上的宋顏,另外一個人則是狠狠一刀割在了宋顏的手腕上。

剎那間,鮮血直流,刀痕深可見骨。

宋顏只是狠狠蹙了一下眉頭,但硬是一聲不吭。

這種痛,她已經承受了十幾年了,已是……習慣了。

等到裝到了半碗血的時候,宋顏的身體已經開始搖搖欲墜,臉色更是慘白得滲人。

覺得真的取不到多少血了,那個小太監吐槽了一聲「沒趣」,這才把碗給端開。

神奇的是,這周圍居然聚集了幾個蝴蝶,它們繞着血碗轉着。

宋顏看到這一幕,緩緩垂下眼眸。

母后自他出生的時候就發現他的血液有奇香和奇效,能引來蝴蝶,也能治療人。

知道這個能耐會給他帶來災難,故而母后一直小心翼翼藏着,不敢讓他受傷……

但後來,他兩歲的時候,這個秘密還是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