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太監也稱王
太監也稱王 連載中

太監也稱王

來源:google 作者:追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缺 武琪琪

穿越成為假太監的吳缺,邂逅了德妃,以為可以做個逍遙假太監,盡享他鄉之榮華;無奈二院大火,瘞玉埋香,吳缺陷入了皇家爭儲漩渦中,不能自拔本想置身事外,天卻不遂人願......展開

《太監也稱王》章節試讀:

這天,又給德妃按摩;最近德妃娘娘心情有些不好,或許是因為被冷落有些不甘。

吳缺的心思是怎麼順其自然......郎有情,待妾意。該看的都看了,而德妃估計就沒把他當作男人看待,依舊大方失體,我行我素。

浮想聯翩的吳缺,正嚮往美好的宮廷生活;手下的德妃卻哭了,眼角流着晶瑩的淚光。

「娘娘,您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奴才哪裡做的不好。」

「小吳子,你說本宮命多苦啊,好好的西瓊公主,被哥哥送到了大陳,備受冷落。到我這個年紀,本該兒女雙全,享極其樂。誰知一入宮門深似海,感覺已永無天日了。」

「娘娘,何必過多憂慮,車到山前路自來;要不,我們來點酒解解悶,借酒消愁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吳缺動起了歪心思,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還風流,何況還不一定死。

「娘娘,海公公求見。」又是劉公公的聲音。吳缺已無力再咒他祖宗了。

話說這海無涯有一段時間沒找吳缺了,突然出現是不是有啥不該有的想法。

「奴才給娘娘請安。」

「海公公到訪為何事?」

「聽說您這有個叫小吳子,廚藝不錯,想請他到膳食監傳授幾道菜。還請娘娘給個方便?」

不就是說我嗎,吳缺心想,看來這個劉公公很有可能就是海無涯的眼線。

「海公公,你過來要人我沒意見,但小吳子怎麼說也是我德妃的人,完好無損的去,就得完好無損的來。」德妃還是挺呵護吳缺的,只不過這種場合,讓吳缺感覺有些怪異。

「小吳子,你跟海公公去吧。好好傳授,別丟了布庭院的臉。」

去了膳食監,吳缺也確實傳授了幾個菜。忙活到黃昏的時候,就被帶到了偏房,這也在吳缺的意料之中,畢竟公公之意不在菜。

「小吳子,交代的的事辦的怎麼樣了。」海公公品了品茶,慢悠悠的問道,昂着一顆欠揍的頭。

「海公公,我看到德妃在衣櫃里藏了東西,正準備找機會偷呢。這不被你叫到這來了!」吳缺開始忽悠,前世電視劇都說太監好忽悠,怎麼都得試一試。

「你知道假太監在大陳會受到什麼處罰嗎,那可是要凌遲的,就是一刀一刀把你身上的肉切下來,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小的不敢,請海公公放心。」心裏卻在嘀咕,「你懂的真多?」

「我忍耐度有限,再給你三天時間。」

回去的路上,遇見了常庭院的幾個太監,又被揍了一頓,吳缺心裏憋屈的很。

回去後,就被叫到德妃寢居,大晚上的這娘們也沒睡,愜意的坐在窗檯邊上的圓桶里泡澡,看着滿天繁星點點。

「小吳子,他們沒欺負你吧。」德妃頭都不回。

「沒有,路上被常庭院的幾個太監揍了一頓。」

「這個王公公是越來越放肆了。」德妃臉露無奈,一個連皇上都不來的布庭院,被其他宮的太監欺負是常事,其實這跟冷宮沒啥區別。

「過來幫我按按。」

吳缺有些求之不得,欣賞月下光滑美人,何嘗不是太監的人生幸事。

「馬上就中秋節了,皇上要同妃子一起進餐,算是宮廷聚會。小吳子,你說我應該準備些啥?」現在德妃和吳缺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

「娘娘,我們老家有句古話,叫活在當下,何必變着法去哄別人開心而委屈了自己呢?自己過的好才是真的好。」

「是啊,活在當下。小吳子,你這幾句話點醒了我。」德妃釋然了許多,念起了吳缺告訴她的詩句,「十里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護,只羨鴛鴦不羨仙。」

「作這首詩的人是不是有一個凄涼的故事。」

吳缺把寧采臣和聶小倩人鬼情未了的故事講給德妃聽,「娘娘,人生無常,不要過於糾結對與錯,順其自然也是一種享受。」

情到深處!

月色下那嬌美的臉,猶如披霜的璞玉,吳缺實在沒忍住,吻了下去,木訥後是彼此的陶醉和配合。月下一對孤人,在一片花海中奔跑......

屋頂沙沙聲打破了這片沉寂,兩個即將犯錯的人回了神。

隨後一個人影不合時宜的落在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