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古神醫
太古神醫 連載中

太古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葉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峰 現代言情 韓雪

實習生葉峰,意外獲得太古醫仙傳承什麼,女總裁要和我結婚?,金錢,美女,盡入囊中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展開

《太古神醫》章節試讀:

市中心,江輝集團。
江輝集團坐落在市中心一棟三十層的大廈內,整棟大廈都是江輝集團開發的。
三十樓頂層,江成山在辦公室內眉頭緊鎖。他剛剛掛斷韓傲天的電話。電話內容簡潔明了,韓傲天將韓雪有心上人的是告訴了江成山,也明確表示斷聯姻的打算。
而江成山此時一陣惱火,韓雪喜不喜歡他兒子江明輝他毫不在乎,他的目標則是韓家。
韓傲天之前病倒,也是拜他所賜。原本江成山的計劃是韓雪和兒子江明輝聯姻,而自己則是買通了在韓家做飯的保姆,在韓傲天的飯菜里加料,使其誘發韓傲天的疾病。
帶韓傲天一命歸西後,那韓家就是唾手可得,大權都會被江明輝攬在手中。
可江成山沒想到他的計劃居然竹籃打水,韓傲天不禁沒死,還拒絕了聯姻。
「小李,你進來一下。」
江成山按下分機鍵說了一句,兩分鐘後,一位穿着筆直西裝的男子走了進來。
「老闆,您找我!」男子微微欠身恭敬的說道。
「這幾天,你就不要在公司了,找人密切跟蹤韓雪,調查下最近什麼人和她走的比較近。」
「是,老闆!」
李秘書得到江成山的吩咐後,便轉身離開了辦公室。江成山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心中不禁一陣煩躁,他要消除一切阻擋他計劃的絆腳石。
而這時江成山的兒子,江明輝還在濱海城的某個酒店房間內鼾聲大睡,左臂還摟着一妙齡女子。
嘈雜的手機鈴聲把江明輝吵醒,江明輝睡眼惺忪的拿起手機,看到來電的是自己的父親,按下接聽鍵不耐煩的說道:
「爸,幹嘛啊!」
電話那頭的江成山聽見這有氣無力的聲音,氣不打一出來的罵道:「你還在睡覺?你的女人都讓別人搶走了!」
江明輝聞言一愣,接着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女子道:「沒有啊,在我身邊睡覺呢!」
「…我他媽說的是韓雪,韓傲天打電話來,說韓雪有了心上人,放棄聯姻,你還有心情拈花惹草!」
江成山直接開口怒罵。
「什麼!心上人?放棄聯姻!誰這麼大膽,敢和我搶女人!」江明輝聞言瞬間清醒,他知道江成山的計劃,對於韓雪他也沒什麼感情,不過就是饞她的身子。
但是居然有人敢和他搶女人,從小就在溫室長大的江明輝豈能忍氣吞聲。
「她心上人,我已經派人去查了,從現在開始,你趕緊去討好韓雪,不許沾花惹草,如果計劃有什麼閃失,你就給我滾出江家!」
掛斷電話後,江明輝在床頭拿起煙盒,點了一根煙猛抽兩口回了回神,就算他再不着調,此時也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想着電話中父親的警告,江明輝一邊叼着煙,一邊撿起地上的褲子,開始往身上穿。
床上的女生悠悠轉醒,看着正在忙活穿衣的江明輝魅聲問道:「老公,你幹嘛去啊?」
「搶女人去!」江明輝看都沒看女孩一眼,自顧自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渣男,昨晚你還說愛我一生一世,娶我回家呢!」女孩聞言拿起枕頭向江明輝砸去。
「我還愛你老母一生一世呢,你信么,賤貨!」
江明輝說完後穿好衣服,拿着手提包轉身離開了房間,只留下女孩一人在房間內默默悲憤。
葉鋒此時已經回家吃完了午飯,而葉母在腿康復後便重新出去找些工作干,來貼補家用。
葉鋒此時洗了一把臉便返回自己的房間,開始盤膝閉目而坐。腦海中顯現《太古內經》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練起來。
《太古內經》一共有十層,分為:凝氣,化氣,脫離,凝神,入海,歸墟,成靈,陽神,洛重,羽化。
而葉鋒此時剛剛進入第一層凝氣,只見葉鋒此時呼吸均勻,隨着每一口吞吐,嘴中都會散發淡淡的白氣。
一個小時後,葉鋒已經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濕,而葉鋒感覺到自己體內一股白氣正在巡遊全身,待全身周遊一圈後,緩緩落入丹田。
葉鋒睜開雙眼,這時他感覺丹田處已經有團雞蛋大小的白氣,葉鋒瞬間一喜,這意味着他有了丹田,而且鞏固了第一層凝氣期。
而有了凝氣對葉鋒來說好處不止一點半點,他能以氣入針施展更高深的針灸術,並且防身護體。
葉鋒起身照了照鏡子,鏡子中的自己精神氣十足,並且皮膚光潤許多。葉鋒趕忙脫下被汗濕的衣服,看到自己身上已經多了很多黑泥。
葉鋒當下明白這凝氣將自身的污垢雜質排出了體外,而正當他要去衛生間洗漱時,左手中指上突然金光一閃。
葉鋒定睛一看中指上套了一個暗金花紋的戒指,當下帶着好奇心,用右手輕觸那暗金戒指,就在手指和戒指接觸的那一剎那,一道流光正中葉鋒眉心。
葉鋒不由得閉上看了雙眼,只見腦海中出現了另一個空間,空間內一把生鏽的鐵劍,和一個銅鼎正漂浮半空。
葉鋒看着那鐵劍,腦中意念一閃,那鐵劍赫然出現在了手掌中。
「我擦?這戒指難不成和電視劇里一樣,能儲物?」
葉鋒自言自語一聲後,放下手裡的鐵劍,抓起桌子上的空調遙控器,意念一動遙控器瞬間消失手掌,而顯現在了葉鋒的腦海中。
經過兩次實驗後,葉鋒臉上的驚訝變的欣喜若狂,這戒指能儲物實在是太方便了,葉鋒掃了一眼生鏽的鐵劍,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同便收進了儲物戒指。
這時電話聲響起,葉鋒看見來電顯示着一串陌生的號碼,葉鋒猶豫一下按下接聽鍵:
「哪位?」
「你是葉鋒么,我是華諾商場的員工,你母親在這被人打了,你快過來!」
「什麼!我馬上過去!」
葉鋒掛斷電話,瞬間怒火中燒,顧不得洗澡,隨後在衛生間扯了一條濕毛巾擦擦就火急火燎的趕往華諾商場。
到了商場後,葉鋒一進大廳就看見一群人在圍觀,葉鋒擠開人群進去,一眼就看到穿着保潔服裝的母親坐在地上,身邊還有倒着的拖把和被踢翻的水桶。
而母親面前一個穿着西裝的女子,正在用握着電話的手指着母親呵斥:
「你這種人就是下等人,只配一輩子做清潔工!」
葉鋒衝出人群趕緊蹲在母親身旁說道:「媽,發生什麼事了!」
葉母一看來人是葉鋒,紅着雙眼對葉鋒說道:「我剛才在拖地,那個女孩子走過來踩到地上的水滑道,摔碎了手鐲讓我賠,我和她理論她打了我一巴掌。」
葉鋒看了一眼母親微紅的側臉,心裏瞬間怒火中燒,扶起母親後,葉鋒走到女子面前冷冷的說道:
「你打了我母親是么?」
女子打量一下葉鋒的穿着,心裏頓時有數,覺得葉鋒也是個窮鬼,於是直接硬氣的說道:
「是我的打的怎麼了,你知不知道我這鐲子多少錢你賠的起么!」
女子說完後從口袋裡拿出斷成兩半的手鐲,葉鋒看着手鐲眼中金光一閃,冷笑說道:
「你鐲子多少錢,我賠給你!」
女子聽完葉鋒的話直接笑了:「賠,這和田玉鐲子七萬九千八,你賠的起么,看你穿的估計是菜市場地攤貨吧!」
「這樣吧,我也發發善心,畢竟打了你母親,零頭不要了當給你母親的湯藥費,賠我七萬就行了。」女子正義凜然的補充一句。
在場的圍觀群眾有好事的一個大媽走出來拉着葉鋒說道:「小夥子,你看人家都讓你少賠錢了,趕緊大事化了吧。」
葉鋒看了眼熱心大媽嘴角會意一笑,而大媽看葉鋒盯着她突然有些心虛的放開了葉鋒的手,葉鋒看着西裝女子說道:「賠你錢可以,你拿鐲子發票出來!」
女子一聽有點手足無措慌亂解釋道:「發票都找不到了!」
「哼,要我告訴你么,你那個根本不是什麼狗屁和田玉,不過是街頭地攤的十幾塊工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