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藏在微風裡的暖陽
他藏在微風裡的暖陽 連載中

他藏在微風裡的暖陽

來源:google 作者:易君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裳辭 易澤錦 現代言情

那天是休學回來的第一天,易澤錦見到了一個「酷酷」的女孩子,剪着短髮,穿着……粉色的涼鞋?不過她笑起來為什麼這麼好看?據說,三中那個休學回來的大佬退隱江湖了?可怕!那我前面這個正在堵人的是誰??大佬回來三個月沒打架,再次進教導處竟是因為「一怒衝冠為紅顏」?起初相遇,到後來的相識,慢慢的心動,不管未來,起初是你,因為是你,所以是你,也只能是你我想把你藏起來,不管黑夜白晝,沒有人打擾……展開

《他藏在微風裡的暖陽》章節試讀:

她進了一個廁所坑位,就拉下了裙子的拉鏈,把腳一抬裙子就脫了下來,掛在了她頭頂上方擋板的掛鈎上。

然後她低頭在書包里找她買的T恤,頭一套手一伸就把黑色的T恤套在了身上。

她抬手之間,不小心弄到了她掛在掛鈎上的泡袖裙,泡袖裙隨之掉在了地上。

姜裳辭忙着換衣服,就沒去管掉在地上的裙子,她淡淡的掃了一眼,就拿出買的藍色牛仔褲。

這時,易澤錦蹲在姜裳辭隔壁上廁所,他拿着手機正在的人發信息的時候,他餘光一撇,他看見了擋板隔壁掉在地上的粉色泡袖裙。

他瞪大了細長又深邃的桃花眼,他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濃密的眉毛叛逆的向上楊起,英挺的鼻樑,泛着粉紅色性感的嘴唇。

他震驚的看着掉在地上的粉色袖裙,甚至還有一隻袖子不小心掛在了自己這間坑位。

男廁所怎麼會有裙子?他眨眨眼睛,正想看清楚這裙子是真的還是假的時候。

突然,姜裳辭就「嘭」的一下子靠在了擋板上,就彎腰用手解了涼鞋的扣子,脫了涼鞋,就把牛仔褲套在自己的腿上。

而另一邊,易澤錦還難以置信的盯着,那從天而降的裙子時。

他就被隔壁的動靜震着了,其實動靜挺小的,但是還是驚動了他本就不平靜的內心。

他獃滯看着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那細小白嫩的腳腕。

他看見一雙修長的手指,解開了那雙粉色涼鞋的扣子,他看見了另一隻小腳好像在支撐着什麼,然後他看見了一條拖在地上的藍色牛仔褲。

他可以確定了,這麼小的腳,他旁邊絕對是個女孩子。

今天是怎麼了?他這是怎麼回事?

他休學回來讀書,開學第一天,這時遇見了一個女孩子,穿着裙子還有粉色涼鞋闖進男廁所換衣服。

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

易評錦看清擋板下的那一小段插曲以後,他緩了緩被驚訝到的內心,他拍拍臉,迅速的收起手機,解決完了,立馬站起來就穿好褲子。

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出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猶豫這個。

想了想,他推開了擋板門,就走了出去,他站在鏡子面前,就看着自己滿臉困惑的臉。

他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這叫什麼事啊。

易澤錦正準備低頭把手洗了,然後趕緊走,他骨節分明的手正準備打開水龍頭的時候,卻聽見了身後的開門聲。

姜裳辭從廁所里一出來,就看見了一個男孩子站在鏡子面前,她面色驚恐。

女廁所里怎麼會有男孩子?還是這麼好看的男孩子?

她感覺時間好像停止了,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被嚇的都說不出話的來了,心像小鹿亂撞似的「咚咚」的直跳。

易澤錦也看着鏡子里突然闖入的女孩子,她個子小小的,抱着個書包,一臉驚恐的瞪着鏡子里的他,她的頭髮很短身上套着黑色的卡通T恤,下恤好像有些大,她塞進了牛仔褲里。

穿的倒是很清秀,皮膚很白,眼睛很大,長的清秀可愛。

易澤錦收目光,心裏只想着,這個女孩子還挺「酷」的,敢闖男廁所,還留這麼短的頭髮,偏偏還長着有點可愛的外表。

反正他是忘不了她那粉色的泡袖裙子,還有那雙粉色的小涼鞋。

不過她闖男廁所,被人抓到了,也不慌張的亂喊亂叫,該不會是慣犯了吧。

姜裳辭抱着書包,她有太多的關疑惑了,她見男孩子不看她了,他低頭自顧自的洗手,她突然說道:「那個……這裡是女廁所……」

易澤錦心裏罵了句髒話,難不成還是爺走錯了?

看來這個小姑娘不是變態,而是真的走錯了廁所啊,這腦子吃什麼長大的?

心這麼大,他也是真的有些服了。

他有些無奈的回過頭,用修長的手指,指着那邊像斗一樣的洗手台給她看:「這是男廁所的尿斗。」

然後他又就勾起嘴角,戲謔的走向姜裳辭,他長得很高,他無可奈何的戳着她的額頭,他低聲說道:「是你走錯了。」

姜裳辭沒感覺他戳的很疼,就覺得他聲音很蘇,她的耳朵有點受不了。

易澤錦低頭看到這個女孩子用眼睛瞪她。

她的表情很憨,有點傻傻的樣子,她只能到他的胸口,從背面看,還以為他在欺負人家小姑娘。

「嘟!嘟!都」易澤綿的褲袋裡的手機發出了電話鈴聲。

他沉着臉,不耐煩的夾出手機,就吼道:「別催了,過來了,這麼多人,都干不過他們,你們有什麼用!」

姜裳辭看見這個不僅僅顏值硬氣,就連脾氣也很硬氣的男孩子掛了電話,就長腿一邁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她這是遇見一個在干架路上的大佬??

她莫名有些好笑了,她粗魯的撩了一把額前的頭髮,有些惱火的用眼神殺着四周。

她大大的眼睛一生氣起來,就會被睜成內雙,眼神很兇,充滿着叛逆期的戾氣。

她這是被人挑釁了嗎?

她洗了手,洗了把臉,就清醒了一點,她馬上就出了衛生間。

緩了緩激動的情緒,就向姜資珩和陳廷君奔去。

她剛開始雖然有些驚恐,突然在廁所看見了顏值爆表的帥哥。

但其實她看帥哥只看一眼,一眼過後她就不愛看了,新鮮感過了,在她眼裡就不是帥哥了。

反正她不是花痴,姜裳辭在心裏反駁着,試圖找回自己的貞操。

見她換完衣服出來,陳廷君接過她手裡自己的書包,就往自己另一個肩膀上掛去。

他問道:「衣服換好了?」

他下意識的幫姜裳辭背着包,也沒有給她。

姜裳辭眼神望着另一個方向,那個還沒走遠的男孩子的背影,他好像有急事。

她看了一眼,就回過眼神,爽朗的沖陳廷君一笑:「換好了。」

這時,遠處的易澤錦突然回過頭,看了這邊一眼。

映入眼球的就是那個頭髮短短的小姑娘,她笑若冬天的暖陽,又像春風和煦一樣讓人感覺到溫暖。

別說,她笑起來還挺好看的。

易澤錦看了一眼就回過頭,大步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