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蘇淵林初墨
蘇淵林初墨 連載中

蘇淵林初墨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姐姐癌症,雙手被廢,公司被搶,妻子還將改嫁豪門,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因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蘇淵林初墨》章節試讀:

第2章判定生死蘇淵渾渾噩噩往回走,腦子裡太多東西,短期難以全部消化。
閻羅手,如其名。
左手判生,右手判死。
揮手之間,便可執掌生死。
至於乾坤藏,類似於功法,是支持閻羅手使用的。
還有其他功能,需要蘇淵逐步挖掘了解。
蘇淵一邊走着,一邊試探性修鍊。
體內奇經八脈猶如全息影像湧現在腦海里,所運轉的氣息遊走全身,帶來是無法言語的舒爽。
運轉一周,蘇淵抬起頭,長大嘴巴,跟見了鬼似的。
第一醫院。
連忙看手機時間,才過半小時。
半小時,自己從十幾公里外的郊區,走到醫院門口?「爺爺,我求您回醫院吧,醫生說您的病再不治就來不及了。
」醫院池塘邊上,一位貌美女子對坐在輪椅上唐裝老人哭道。
「煙兒,這半年來我受盡了折磨,我想有尊嚴的死去。
」老人看着落日餘暉,渾濁雙目失去生氣,逐漸斷了氣。
「爺爺!」
江雲煙美眸充滿悲痛。
黑衣保鏢齊刷刷跪下,哽咽齊聲道:「恭送江王!」
氣氛悲壯,饒是一些不明所以的路人,都被感染了。
這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那個…他好像還有救。
」蘇淵小心翼翼走過來,內心一個聲音告訴他,他能救這老人。
旁邊俊朗男子陰冷道:「哪來的野狗,妄圖指染江王遺身,把他拖下去,撕爛他的嘴巴!」
「是。
」保鏢欲要將蘇淵擒住。
「馬勝,不要為難他。
」江雲煙擦着眼淚道。
老爺子最討厭仗勢欺人的人,她不想讓老爺子剛閉眼,這種事情就發生在老爺子面前。
蘇淵並不想多管閑事。
不過腦子裡出現這些信息,讓他難以忽視。
而且他也想驗證一下自己猜測是不是真的。
如果自己真能掌控人生死,那姐姐就有救了。
蘇淵看着輪椅老人道:「老人家去年三月心梗,五月頭裂,七月禁足,十月禁食,直至上周禁水,心肺衰竭,肝腸寸裂……」江雲煙美眸含淚,不可思議看着蘇淵。
包括馬勝也都一臉驚愕。
老爺子病狀,一字不落!了解的甚至比醫生還多!說完,蘇淵對江雲煙問:「我說的對幾成?」
「全對。
」江雲煙美眸流露一抹希冀,她來到蘇淵面前道:「先生,你真有辦法救我爺爺嗎?」
蘇淵看着江雲煙梨花帶雨惹人憐樣子,被夕陽照的酒紅的長髮下,隱隱透着雪白玉頸,散發著無限性感。
江雲煙很美。
在蘇淵印象中,只有他那位有名無實的妻子,林初墨,能與之媲美了。
馬勝連忙道:「煙兒,你是悲傷過頭了,連省內醫學協會會長王齊鵬王醫仙都束手無策,他一個賤民有什麼辦法,小心被騙了。
」「如果有機會救活爺爺,我寧願被騙一千次一萬次。
」說罷,江雲煙對蘇淵跪下道:「先生,如果你能救活我爺爺,我江家將永世與您結好,而我…也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蘇淵連忙扶起道:「我很能理解你失去家人的痛苦,其實我不確定能不能救活老爺子。
」馬勝嗤之以鼻道:「你這騙人的伎倆未免太幼稚了,煙兒,我敢打賭這個人就是騙子,專門在醫院騙人錢的。
」蘇淵皺眉道:「雖然我很缺錢,但我從不會賺缺德的錢,更不會騙病人的錢!」
「嘴巴真夠硬的,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江雲煙怒斥道:「馬勝,請你不要對先生無禮。
」馬勝臉色難堪。
他追求江雲煙三四年,江雲煙卻為一個剛認識的男人呵斥自己。
馬勝滿臉陰霾,偷偷撥了號碼。
「先生,承蒙您的大恩,這塊江龍玉贈予您。
」江雲煙遞給蘇淵一塊龍形血玉,一看便價值連城。
江龍玉,代表江家最高象徵。
得此玉,則成整個江家最尊貴的客人,哪怕族長見面,都需要以禮相待。
當然,如果蘇淵真能救活老爺子,他也配得上這塊江龍玉。
蘇淵推辭不下,只好收下。
來到老爺子面前,抬起左手對着老爺子額頭。
左手生,右手死。
遵循修鍊方式,運轉經脈。
蘇淵感到體內一陣溫熱,掌心浮現白色光圈,從裡到外一共五層。
從裡到外,第一層光圈最小,第五層光圈最大。
每一層光圈內附不同複雜紋路。
蘇淵掃一眼江雲煙等人,他們沒有任何錶現。
顯然,這個光圈只能自己看見。
蘇淵心神一動,老爺子信息湧入腦海。
姓名:江恆山。
年齡:83因:身居高位,為人所妒。
果:慢性毒害,五臟皆損,命懸半線。
一級判生。
蘇淵一臉愕然。
連身份信息以及因果都了解一清二白,自己真成判人生死的閻羅王?「先生,怎麼樣了?」
江雲煙迫切問。
「你爺爺是被人下毒毒害的,毒藥深入骨髓,我盡量試試。
」蘇淵隨口一句,卻讓馬勝臉色大變。
馬勝眼底閃爍狠毒,此人決不能留。
蘇淵不明白一級判生什麼意思。
判生,還分一級二級三級?不管怎麼樣,蘇淵決定先試一試。
意識一動,光圈逆時針轉動,並誕生出一抹金光,迅速蔓延整個第一層光圈。
蘇淵大喜所望。
直覺告訴他,只要將光圈打入老爺子體內,老爺子就能痊癒。
然而這時候,馬勝大聲道:「人在這兒,這個騙子冒稱醫生,把老人家醫死了!」
幾個警察快步走來。
江雲煙憤怒道:「馬勝,你在做什麼?!」
馬勝道:「這小子連行醫資格證都沒有,明擺着是個騙子,我是為你好,難道你不想讓老爺子走的體面一些嗎?」
江雲煙美眸陷入糾結。
她也是急病亂投醫,看蘇淵如此年輕,又怎麼可能會是神醫。
馬勝上前拽開蘇淵道:「滾開,你這個害死老爺子的劊子手!」
穩定的光圈變得扭曲,紋路也變得紊亂。
不好!蘇淵急忙站起來,胸口卻猶如刀子在剮。
反噬!判定被打斷,蘇淵氣海也變得暴躁紊亂。
馬勝抓着蘇淵衣領道:「你一個連行醫資格證都沒有的垃圾,膽敢指染江王的遺身,找死!」
「滾開,再耗下去,老爺子真會死的!」
蘇淵一聲怒吼,手臂異常有力,一把將馬勝拽開。
左手拍在光圈上,扭曲的光圈漸漸平緩,沒入老爺子體內。
「賤民!」
馬勝險些摔倒,臉面無光,一拳砸在蘇淵的肚子。
蘇淵已經很虛弱了,閃躲不及,結結實實挨了一拳。
警察趕過來,將蘇淵控制住了。
馬勝揚起巴掌扇在蘇淵臉上:「賤民,你害死老爺子,我要拿你抵命!」
老爺子的死與蘇淵毫無關係,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有他在背後運作,蘇淵就是假冒醫生的殺人兇手。
江雲煙美眸黯然無光,事到如今她也知道自己被騙了。
「煙兒,你放心,任何一個敢害老爺子的人,我都要讓他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馬勝起了色心,伸出手摸向江雲煙髮絲下雪白香肩。
突然。
「咳咳咳!」
躺在輪椅上,那已經斷了氣的老人劇烈咳嗽,張開嘴巴劇烈喘息。
馬勝嚇了一跳,手騰在了半空。
「爺爺!」
江雲煙喜極而泣撲過去。
馬勝臉色鐵青。
這老東西怎麼又活過來了!「都死透了,怎麼又活了?」
「莫非真是小夥子救活的?」
「狗屁,他啥也沒幹,純屬瞎貓碰上死耗子,依我看這老爺子沒死透,受了刺激偶然醒過來的。
」周圍人七嘴八舌議論。
蘇淵滿眼狂喜。
只有他才知道真相。
判定生死有效,姐姐有救了!老爺子精神不太好,醒過來後,又很快陷入昏迷了。
趕來的醫生立馬給老爺子輸氧,送回醫院進一步治療。
「煙兒,那個賤民不見了。
」馬勝左右張望,咬牙切齒道。
所有人都被老爺子醒過來吸引注意,蘇淵趁機跑了。
「我這就派人把他抓回來!」
那個賤民似乎猜到老爺子病情,防止夜長夢多,他必須得死!「不要。
」江雲煙連忙阻止。
是,或許蘇淵是騙子。
畢竟他一不針灸,二不推拿,舉着手在那兒,怎麼看都像是個神棍。
可,爺爺畢竟活過來了,不是嗎?江雲煙從小跟隨爺爺走南闖北,認識不少大人物,也見識過一些能人異士,或許蘇淵正是其中之一。
江雲煙對保鏢吩咐道:「動用一切資源和力量,全面檢查醫院病患及家屬,甚至醫生護士,一定要找到恩人!」
「是!」
馬勝眼底深處浮現陰寒。
賤女人,你居然三番五次駁我意,等着吧,你和你江家早晚都是我的!還有那個賤民,你最好就此消失,否則我讓你全家陪葬!

《蘇淵林初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