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歲月荒了人心
歲月荒了人心 連載中

歲月荒了人心

來源:google 作者:陽台的小Y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沫離 安景宸 現代言情

看着窗外的雪,一轉眼,彷彿回到那天,那個路口不同的是,那把傘下的兩個人漸行漸遠,就像兩條相交的直線,永遠只有一個交點不是年少守不住舊心,而是歲月荒了人心人生最大的遺憾,不是錯過了最好的人,而是錯過了那個想對你好的人展開

《歲月荒了人心》章節試讀:

穿着淺色睡裙的小姑娘摟着比自己還高的大玩偶,迷迷糊糊地轉了轉身,左腳無意識的將被子蹬開。床頭的柯南鬧鐘的時針漸漸指向「7」,然後響起急促的鈴聲。女孩子又動了動,終於從玩偶身上挪開手臂,隨着她身體移動,玩偶也很配合的滾到床邊,恰巧撞到柯南鬧鐘,鬧鐘無辜的滾了下去,幸好,房間了鋪着地毯,才沒把鬧鐘摔壞,這可是她最喜歡的生日禮物,最喜歡的動畫片人物。

正在準備早飯的季媽媽聽到房間里傳來的悶響,急忙跑過去看,就看見小丫頭呈「大」字躺在床上,一隻腳伸到了床外,半個身子壓着玩偶,正睡眼朦朧的瞅着她,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媽,七點了嗎?」季媽媽無奈的嘆了口氣,急忙拉起季沫離起床洗漱換衣服。

就在季媽媽拉起季沫離的時候,安媽媽雷厲風行的衝進安景宸的房間,一把掀起被子喊道:「安景宸,起床,馬上!」

男孩子一激靈,一個鯉魚打挺從被窩裡鑽了出來,看着安媽媽說道:「媽,人嚇人,會嚇壞人。」說完乖乖的去洗漱間洗漱。安媽媽滿意的拉開了窗帘,疊好被子,整理下床單,檢查了下安景宸的書包,這才回到廚房,端上早餐。

這一天,是安景宸與季沫離的大日子,他們上小學了。當然,是家門口的Z市第一小學。

七點半,安媽媽和季媽媽準時領着安景宸和季沫離來到一小門口,雖然一小就在小區附近,但對於安景宸與季沫離來說,他們終於上了小學,這就是人生中一個非常大的轉折點。

一小門口早已有五六年級的學生們列好了隊,人人拿着一朵大紅花,只要一有新生進校,就會有高年級的大哥哥或者大姐姐給他們別上一朵大紅花,然後根據通知書領他們到自己的教師,家長則是被領到另外的一側的小禮堂,準備開新生入學大會。一些膽子不大的孩子看到爸爸媽媽離開,拽着爸媽的手就要哭,安景宸看到了就說:「喂喂喂,我們都是一年級的大孩子了,不要總是依賴爸媽,他們很忙的好嗎?」

安景宸和季沫離都分在了一年級三班,因為是新生,還沒有定做校服。季沫離穿着淺粉色連衣裙,搭配着小白鞋;安景宸則是最簡單的白色T恤,上邊印着柯南圖案,只因她喜歡柯南,他自然而然的也跟着看起來,雖然不向她那般熱愛,但也比其他的動畫片看的久。下邊穿着深色運動褲,一雙白色球鞋。兩個人背着一個款式但不一個顏色的印有柯南圖案的書包,站在人群里,特別的顯眼好認。

看到季沫離這樣一個乖乖巧巧的女孩子進了學校,一位六年級的曾可欣立即迎了上去。「阿姨,請到右邊的小禮堂去辦理入學手續,我們稍後會在那裡舉辦新生入學大會。我會把妹妹帶過到教室,等新生到齊後,再由班主任帶他們一起到小禮堂。」曾可欣有禮貌的跟季媽媽講完,看着季沫離也不怕生,心裏更喜歡這個小女孩,彎下腰問她:「妹妹,你叫什麼名字?你的通知書給姐姐看看好不好?」

「姐姐,我叫季沫離。季節的季,泡沫的沫,離開的離。」小女孩大方的回答,在裙子口袋裡把通知書摸出來遞給曾可欣,「姐姐,我看過了,我在一年級三班。」說完轉身對季媽媽說:「媽媽,我先跟姐姐去教室了。」

「去吧。」季媽媽從小就培養她獨立,早就習慣了女兒小大人一樣的行為,回頭看到安媽媽把安景宸交給一個大男孩手裡帶去教室,索性拉着安媽媽一起去了小禮堂。

班主任見面、全體同學做自我介紹、新生入學大會。。。。。。上小學的第一天,季沫離覺得什麼都是新鮮的,唯一沒變的就是身邊的安景宸。當時她不懂概率,不知道每個年級都有二十個班,她跟安景宸分到一個班的概率其實並不大,只是覺得理所當然,安景宸就應該在她身邊。

因為第一天報到,為了讓新生有個適應的階段,開完新生入學大會、領完課本後,一年級的就可以放學回家了,這時不過剛十一點,有些爸爸媽媽都沒時間的孩子,由高年級的學生帶着去食堂吃飯,在等爸爸媽媽下班後過來接。恰好安媽媽與季媽媽都在,兩個媽媽一個合計,索性趁着天好,帶孩子去遊樂園玩一下午,用季媽媽的話來說,就是「趁着他們的兒童天性還沒被學校教育入侵的時候,讓他們好好地玩個痛快」。

這天下午兩個孩子簡直是玩瘋了,把每個項目都玩了一遍,其中兒童過山車是他們的最愛,玩了一遍不行,又央求媽媽再玩了一遍。

出了遊樂場兩個孩子已經汗流浹背,一人拿着一根雪糕,安景宸大口大口的吃,季沫離則是小口小口的舔,兩個人手牽着手,大踏步的走在兩位媽媽前邊。

回到家裡,安媽媽直接把安景宸扔在季家,兩位媽媽三下五除二地把兩個孩子扒光推進浴室里。兩個孩子雖然還小,卻已經懂得男孩跟女孩不一樣,雖然媽媽們把他們一起推進浴室是為了讓他們趕緊洗避免着涼,但他們還是很不好意思。季沫離學着電視上的女孩,轉過去捂住眼睛,趕快胡亂的把自己洗乾淨。安景宸也有些臉紅,迅速洗完,想了想:「季沫離。」「幹嘛!」她打着寒顫,「那個,我跟你說,我們拉鉤,不許把我們在一起洗澡的事情跟同學說哦。」「誰要說啊,你快點穿衣服,我頭髮還沒洗呢。」

「我先出去了,你慢慢洗。」安景宸一邊套上T恤一邊說,突然又想起來,轉過頭衝著正在洗頭的季沫離說:「真的不能說哦,等下你洗完出來我們拉鉤。」

「知道了,你快點穿完出去,把門關上,這麼冷」季沫離搓着頭上泡泡,一個勁兒的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