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送魂人
送魂人 連載中

送魂人

來源:google 作者:竹季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南星 懸疑驚悚 趙奕丞

聽說,在晚上講鬼故事的話,它就會在你旁邊聽……聽說,莫名其妙出現的舊照片不要盯着看的太久,否則會永遠出事……聽說,農曆七月的海邊去不得,半夜三更的敲門聲不能開,夜深鏡子不要照……聽說,會有送魂人前來……展開

《送魂人》章節試讀:

一灘血肉模糊的爛肉順着洗漱台流了進來,剛落地,葉南星健步如飛的跑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關閉窗戶並落了鎖。

隨即從兜里掏出一張復原符扔在那灘爛肉上面,頃刻間,爛**合粘粘慢慢復原成一個女孩的模樣。

此時女孩靈體比剛才那個更透明,彷彿下一秒就消散在這天地間。

葉南星掏出輪迴符準備送她入輪迴,就聽見女孩說等一下。

「可以」,她又坐回原先的椅子,恢復成慵懶的模樣。

女孩問道:「慕婷,你為什麼會自殺?」

「蘇舒,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都是因為我,你才會,才會……」

「因為他?」女孩說完也沒想從她口中得到答案,回過頭就示意葉南星可以開始了!

葉南星將輪迴符貼在女孩額頭,符紙立刻化作一個圓形的漩渦通道,女孩走了進去,通道關閉,符紙消失。

同時,她的翡翠玉珠手環震動了一下,上面顯示一串小字:功德值+1000。

再次摸向兜里,摸到的符紙數量讓她很慶幸,不幸的是沒有畫有符文的輪迴符,葉南星無法,只得咬破手指用血在符紙上現畫一張。

叫慕婷的女孩飄了過來,主動貼上去,然而她卻未能成功進入輪迴通道,在反覆試了三次後,終於在通道關閉前一秒進入。

「呼」,葉南星長鬆了一口氣,看了眼手環上的功德值,一千二,收穫不錯。

事了已經凌晨兩點整,走出404,看見躺在地上的三人,葉南星困意來襲,哈氣連天提醒着她的精力不足,隨手一人扔了一張遺忘符就回宿舍補覺去了。

第二天。

早上的課她毫無疑問的翹掉了,看了眼時間,十一點二十,手機上有室友周青發的老師沒點名的喜訊以及午飯吃什麼的消息,她趕緊回了一句熱乾麵,謝謝。

掃了一眼課表,她慶幸上的不是實驗課,要不得完。

半小時後,室友提着三碗熱乾麵回來,她這才察覺徐文麗也翹了課。

「徐文麗,吃飯了」周青扯着徐文麗的被子道。

「好」

之後三個人都在專註的刷着抖音,只有時不時傳來嗦面的聲音。

「大新聞,大新聞,你們猜我聽見了啥」

顧芊芊未見其人,便聽其聲,大老遠聲音就傳來過來。她是這個寢室最八卦的人,事無大小,就算是陳芝麻爛穀子的破事她都能打探到。

而周青為人和善,樂於助人。徐文麗內向靜恬,做事細心。

顧芊芊推門進來,邊走邊說:「聽四樓的人說,今天她們開門就看見宿管阿姨、四樓的許成飛和六樓的陳思雨躺在404宿舍的門口,一臉懵逼的她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反應快的連忙叫醒三人,結果這三人醒了你們猜說了什麼?」

臨了顧芊芊還賣個關子,壓低聲音神秘的對着我們說道。

「真是紗布擦屁股,你趕緊給我們露一手吧」,周青調侃她道。

咦,在吃飯你說這話也不嫌噁心,顧芊芊作勢假裝捻了捻鼻,「她們三人都問周圍的人自己怎麼睡在這裡,嘿嘿,神奇吧!」

大家覺得她的笑聲太魔性了,都跟着笑了起來。

葉南星沒注意到徐文麗從這個時候看向她的眼神晦暗不明。

今天四月二號,周五,四號就是清明節了,明天開始放假。

下午沒課,大家都各自買好車票準備吃完飯就回家。

葉南星家就在定南市,坐公交車一個鐘頭就到家。

回到家,桌上留有飯菜和一張紙條,上面寫着:

我和你媽媽回鄉下祭祀祖先,冰箱里備有這幾天的菜,都是半成品,餓的時候直接熱熱就能吃了,我們四號下午就會回來,勿念。

給最愛的女兒!

葉南星簡單吃了幾口就沒胃口了,蓋上防蚊網後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全身放鬆的癱坐在沙發上。

自她記事以來,在清明節這幾天總覺得父母在有意無意的避開她的,不帶她去祭拜奶奶。

她十歲之前都是跟着奶奶生活的,在她的印象里奶奶雖然是一副慈祥和藹可親的面孔,但有時候會神秘兮兮的說些她聽不懂的話。

突然有一天奶奶把她抱在懷裡,蒼老的手輕輕拍打着說「為什麼是你,為什麼選擇你啊」聲音很小,像是說給她聽一樣,聲音又很大,似乎說給周圍聽一樣,像是嘆息,又像是哀鳴。

打那之後,葉南星經常見不着奶奶身影,奶奶變得忙碌起來,就連她的哭鬧奶奶也只是簡單安撫幾句就又繼續忙碌,她能感受到奶奶很急,像是有什麼大事下一刻就發生一樣。

最後一次見奶奶時媽媽也出現了,一家人齊聚在葉家祠堂,從屋外行叩拜大禮直至屋內,堂上除了供奉着先祖的靈牌,還擺放着一串翡翠珠玉手環,她看見奶奶三次凈手後才虔誠的取下來,然後戴在了她的手上。

手環戴上的那一刻似乎是有一股氣遊走在她的身體里,一瞬間她竟覺得說不上的舒服,然後就安靜的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奶奶去世的消息讓她懵了,一直哭喊着要奶奶,不吃不喝鬧了兩天。

辦理完奶奶的葬禮後,媽媽把她帶回了城裡。

記得那時奶奶好像指了指她,然後對媽媽說了什麼。

說什麼了呢?

啊,記不起來了,事情過於久遠,光是想起一部分就頭痛欲裂,葉南星換了個舒適的姿勢繼續躺着,食指不停的按壓太陽穴。

她的本領三歲時才被發現,她還記得爸爸說她們這個家族被稱為送魂人,專門送亡魂入往生輪迴。然而從她爺爺的爺爺那一代突然出現斷層,葉家無人再有這種本領,從那以後葉家直接退出這個圈子,成為了普通的老百姓。

想當初她爸爸發現她的能力時臉上完全沒有喜悅的表情,有的只是無盡的擔憂。

「如今這能力突然出現,不知是好是壞」,奶奶去世後第二天,她爸爸神情疲憊的對她說道。

轟隆隆……

窗外電閃雷鳴……

天已經黑了嗎?掃了手機一眼,七點半。

片刻,豆大的雨點如同斷了線的珠子,滴滴答答的打落着地面,清明前慣例下雨天。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慾斷魂。

突然想起這句話,葉南星想:「欲斷魂啊,這幾天可千萬別出事了!」

困意上來,眼皮漸漸感到沉重,電視都沒關她就睡著了。閃爍的光線跳躍在她熟睡的臉龐上,睫毛隨着畫面輕輕顫動着。

十點,

電視上記者正在播放一條新聞:

今日我市在永安街發現一具女屍,據目前得到的消息,正讀於本市定南醫科大學護理系大二!學生,死因不明,具體情況待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