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死後的我,居然成了一棵凶樹
死後的我,居然成了一棵凶樹 連載中

死後的我,居然成了一棵凶樹

來源:google 作者:暴打鸚鵡的鴿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大黃貓 都市小說 陳樹

被卡車撞飛的陳樹居然在醒來以後變成了一棵凶樹,還長在鬧鬼的精神病院前,更有房地產老闆買下了這塊地,要把陳樹砍了當柴火燒!陳樹:我究竟該怎麼活下去,在線等挺急的!展開

《死後的我,居然成了一棵凶樹》章節試讀: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是賊心不死。不過,我沒想到你們居然會來找死。」

看着這些不知所謂的網紅,居然敢在這個時間段來這裡,陳樹除了用「不知者無畏」和「無知」來形容他們以外,實在不知道該再用什麼樣的詞語再去形容他們了。

這些傢伙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不但帶的工具更全了,就連人數上也多了好幾個,呼啦啦的十多個人就一股腦的闖了過來,長槍短炮各種拍攝設備也帶來了不少,一副不把這裡拍個底朝天決不罷休的模樣。

雖然,陳樹以前也曾好奇裏面究竟有什麼東西。

但是在這日日夜夜的折磨之下,陳樹早就沒有了任何的好奇心了。

不過,雖然好奇心已經消失,但是看戲的心還是有的。

只可惜,他的視角範圍十分的狹小,沒有洞穿全局的能力,最多也就只能目送他們進入遠處的醫院主樓罷了。

「隊長,那個老頭不會再來了吧!」網紅隊伍里有人擔心的說道:「這地方要是還有人看守,咱們可就算是私闖嘍!」

「別廢話,我們又不是小偷,只不過是借一個地方拍拍視頻罷了。」朱立文推了推手,滿不在乎的回一句,轉身對着一旁跟來的公司鎖匠說道:「能行吧?」

「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哪次不行?瞧着吧,這鎖我用氣球卷即食麵都能打開」。鎖匠此刻也很是不耐煩,他直接掏出了幾根鐵絲就向著鎖走了過去。

「嗖嗖嗖~咔噠!」

伴隨着清脆的響聲,厚實的黃銅鎖被鎖匠十分輕鬆的打開了,上面的黃紙也被他十分隨意的扯下來扔到了一邊。

可隨着這張黃紙的落地,詭異之極的「咚咚咚」聲就開始在,從精神病院當中蔓延開來。

那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像是有一種魔咒一般,鑽進了所有人的耳朵,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詭異的聲音持續從遠處的院樓中傳出,穿過鐵門的縫隙,在整個精神病院的上空蔓延,鑽入每個人的耳朵,也在挑動每個人的神經。

作為老住戶,陳樹對於這聲音當然是十分的熟悉。

畢竟,聽了那麼長的時間了,早就習慣了。

只不過是今天這聲音稍微大一些罷了。

但對於這些初來乍到的網紅團隊來說,這聲音還是引起了一陣異響和騷動。

他們去過的地方不少,見過的鬼屋或者有神鬼傳說的地方也不少,但從沒有見過什麼真鬼,其中絕大部分都只是吸引注意力的噱頭罷了,一眼就能認出來。

可像這樣詭異的聲音,是個人都能感覺得出這並不是什麼弄虛作假的噱頭。

隨着這聲音的傳出,黑暗中朱立文的瞳孔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逐漸縮成了一個點,整個人的表情也變得十分的木訥,但他的語氣卻依舊滿不在乎的說道:「別自己嚇自己,都是風聲,我們是幹什麼的你們心裏沒什麼數?真有鬼就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

「隊長,要不還是算了吧,這破地方陰森森的,你看那爬牆虎,上次來的時候還沒長起來,這麼短的時間,都快要把整面牆都要給爬滿了。」短髮女生情不自禁的靠到了劉立文的身邊。

她叫董倩,是整個團隊中心,在網絡上有一定的熱度。

可惜,她來自一個規章制度十分嚴苛的網絡公司,網紅主播只不過是公司賺錢的工具罷了,而像劉立文這樣有本事,有能力的戶外領隊可要比網紅主播值錢多了。

「時間趕不上了,再說視頻預告已經發出去了,再想反悔也來不及了。」劉立文站在黑暗裡微微轉頭看了董倩一眼,十分果斷的說道:「別疑神疑鬼了,都把東西拿好了,爭取一晚上把素材拍夠,拍足,早點拍完早點收工,不想待在這裡就速度放快一點。」

「明白,隊長。」

「OK!」

「喲喲喲,有人害怕了,我不說是誰。」

陳樹覺得很好笑。

眼前的這一幕正印了那一句老話——還真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啊!

「走,進去!」劉立文一聲令下,龐大的網紅團隊立刻浩浩蕩蕩的就闖進了精神病院。

院子里沒有燈,除了手電筒的光芒以外,昏暗的不得了。因為沒有專門清理的原因,院子里的雜草已經長的半人來高了,一腳踩下去半條腿都已經被雜草吞沒了進去,連一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

走在前方的劉立文不愧是職業探險家,這麼黑的地方,面對着這麼高的雜草,他居然走的十分的平穩,每一腳都能夠踏實踏穩,給後方的隊伍硬生生的踩出了一條暢通無阻的道路。

劉立文好像很是熟悉這裡的路況,知道哪裡該走,哪裡不該走,因此才會一步都沒有走錯。

在他的帶領下,網紅團隊就停在了離門不遠處的一號病區面前。

網紅公司的鎖匠再一次開始大展神威,拿出了工具就開始對着一號樓的門鎖發起了進攻,至於其他人則零零散散的站在一號樓的面前,不停的用手中的長槍短炮拍攝着周圍的一切。

「咔~」

一號樓門鎖也很快被打開了,可是隨着門鎖的開啟,一陣若有若無的孩童哭鬧聲也開始從一號樓內傳了出來。

「哇哇哇~」

「什麼聲音!」剛剛才把大鎖鏈從玻璃門上拿下來的鎖匠,最先聽到這個孩童哭鬧的聲音,他拎着鎖鏈直接愣在原地。

很快,所有人就都聽見了。

「怎麼有孩子哭鬧的聲音!」

「是風聲嗎?」

「好像是從樓里傳來的。」

「你別嚇我。」

「你剛剛不是膽子挺大的嘛!」

「夠了!」劉立文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他大手一揮,對着身後的眾人呵斥道:「別疑神疑鬼的,走進去,趕緊開始幹活!」

說完,他再次一馬當先,連手電筒都沒拿,一頭撞開了門前發愣的鎖匠,快步走進了漆黑的一號樓。

在他身後,的眾人對他的做法相互交頭接耳的猶豫了好一會兒,好像都是很不滿的樣子。

可下一秒鎖匠也沉默的跟了進去。

見到這一幕,眾人只能只能扛機器的扛機器,扛設備的扛設備,跟着劉立文走進了一號樓。

不只是他們察覺出了劉立文的不對勁,就連遠處的陳樹也察覺出了這位領隊先生的不對勁。

這傢伙完全沒有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那樣的沉穩,好似突然換了一個人,就想領着他的團隊進入一號樓。

「性情大變,目的性又那麼強,不會是被鬼上身了吧!」陳樹嘀咕了兩句,遠處的網紅團隊就已經消失在了他的視線當中。

「凶多吉少,凶多吉少啊!」瞪着眼睛不停的打量着遠處的一號樓,陳樹迫切的想要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

可惜,他的視野範圍有限,無法再繼續看戲下去了。

不過奇怪的是,當那個網紅團隊進入一號樓以後,就徹底失去了動靜,連他們從手電筒發出的燈光都快速的從一號樓的窗戶里消失。

彷彿,他們從來都沒有來過這裡一般。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陳樹看的是直嘆氣 ,那個短髮女生看上去還挺漂亮的,就這麼折在了這裡總覺得有一些可惜。

「喵喵喵~」。寂靜的黑夜當中突然閃出了幾聲貓叫聲。

肥貓來了?

陳樹將視角轉移了過去,立刻就看到肥貓已經爬到了牆頭上,正窩在厚實的爬牆虎上洗澡

捲動着爬牆虎,陳樹摸了摸肥貓的腦袋,後者立刻蹭了蹭爬牆虎然後才繼續開始洗澡。

陳樹也就是到了這時候才發現,原來這傢伙大半夜的洗澡是因為身上沾滿了血跡……不是肥貓自己的,他的身上一道傷口都沒有,如果陳樹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某個倒霉的野貓的。

「喵喵喵~」肥貓突然愣住了,全身毛髮直接向外聳立,滿臉猙獰看着遠處的病院樓。

陳樹一愣,趕忙把視線挪移了過去,但他卻是什麼都沒有看見。

「喵喵喵~」肥貓越叫還越尖銳了,整個身子都弓了起來,看上去怪害怕人的。

看着它的樣子,陳樹立刻明白了過來,這是肥貓看見了什麼他看不見的東西,這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不過,這傢伙倒是講義氣,居然沒有掉頭就跑,看來陳樹確實沒有白救他。

但你這聲音是不是叫的有一些太大了一些,裏面的老大們現在正在工作,別把人家勾引出來!

陳樹用爬牆虎捲動着肥貓,妄圖讓他把嘴閉上,別真讓他把裏面的老大們給吸引出來。

「喵喵喵~」

但不論陳樹去如何阻攔,肥貓卻是越叫越歡,頗有着一種視死如歸,不服來乾的勇士氣概。

「奶奶的,給老子閉嘴!」陳樹無可奈何之下只能自己上身,親自操控起肥貓的身軀才讓那刺耳的貓叫聲消失了。

可隨着陳樹視角緩緩轉移到了肥貓身上,原本在他視線當中空無一人一片黑暗的精神病院一號樓內此刻卻是燈火輝煌,無數的模糊的人影正在其中走來走去。

「咕咚!」

陳樹瞪着眼睛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唾沫,害怕的向後退了退,腳下一個沒站穩,差點操控着肥貓從牆頭上摔下去,猛的抓了好幾下才重新站穩。

而等到他再一次看向一號樓的時候,依舊是燈火輝煌,也依舊是有着無數模糊的人影在裏面走來走去。

但這一次裏面的那些人影不再是模糊不清的了。

陳樹透過窗戶,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個網紅團隊,只是他們此刻並沒有聚集在一起,而是分散了開來,有的人在三樓,有的人在二樓,有的人剛剛才從三樓跑到了二樓……一個個的臉上都寫滿驚慌失措,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他們的身後追殺着他們。

可他們對於身邊那些走來走去的模糊身影卻是視而不見,彷彿在他們的視線當中,那些模糊身影都並不存在的。

另外,陳樹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樓梯間的窗戶里,有幾個人正在裏面不停的爬上爬下,努力的想要逃離一號樓。

但不論他們怎麼爬,都只是從二樓爬到三樓,要麼就是從三樓下到二樓,始終沒有一個通過近在咫尺的二樓通道下到一樓,好從裏面逃出來。

即使,樓梯就在他們的眼前,但他們卻依舊像是一隻目光短淺的老鼠,在二層和三層這個明明有出路的死胡同里來回的轉圈,就是找不到眼前的出路。

「鬼……打牆?」

「咕咚~」陳樹又吞了一口唾沫,他早就知道,這些每天晚上都要鬧得不停大哥一個個都不是一般的鬼。

這不,十幾人的網紅團隊被輕鬆的拿捏,愣是一點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嗯?」

看戲的陳樹突然一愣,歪着貓頭向著身後看去。

遠處的土路盡頭,一個嘎吱嘎吱作響的單車被踩的快要飛起來了,身後自帶的灰塵在微弱月光的映襯下,那單車恍惚是來自於太空外的一顆流星。

看到這顆「流星」的出現,陳樹心中莫名的冒出了一個念頭——網紅團隊的救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