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誰留深情付餘生
誰留深情付餘生 連載中

誰留深情付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圖圖不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慕雲 高澤銘

白慕雲上輩子是一個傻白甜,被騙得團團轉還樂呵呵的,得罪了最大的金主還得意洋洋!直到被軟禁,被折磨,被毀得一無所有,才悔不當初!被渣男渣女撞死之後,意外回到了三年前……爸爸還活着,渣男還沒上位?呵呵,一切還來及!展開

《誰留深情付餘生》章節試讀:

  她知道那個女人是白長明的心頭硃砂,輕易不可觸碰。她微微眯了眼睛盯着不遠處的白子云,這個女人倒是很會抓住保命符。

  白子云在屋內不停的砸着東西,家裡的花瓶也被她砸的粉碎。

  「我沒病!是你!我媽等了你一輩子,到臨死都沒有等到你!」白子云把自己的手機摔了個粉碎,轉過頭恨恨的看着白長明。

  白長明剛想說些什麼,欲言又止,搖搖頭,給家裡的傭人說了幾句。

  「是,是老爺,好,我一定會看緊小姐的。」

  「什麼?好的,老爺,我照辦。」

  白子云沒有閑着,她聽到了傭人和白長明的對話,只是含糊不清的,於是她神經質的把耳朵貼到了門上,卻還是聽不清楚。

  白長明這個老頭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白子云卻因為一時衝動砸了自己手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自己沒有手機,只能每天無所事事的在家裏面打轉,那天她發怒砸了家裡很多東西,家裡的傭人收拾了整整一個晚上才恢復正常。

  這一天傭人三番四次來敲門,她不耐煩的打開了門。

  傭人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白小姐,這是老爺吩咐給你做的飯。」

  白子云感到不對勁,三下五除二打開了飯盒。

  「你,給我站住!」白子云一下子把飯盒砸到了傭人的衣服上。

  「你給我吃剩菜?你信不信我告訴我爸,讓他開除你!」白子云覺得不解氣,又把飯盒拿了起來,重重的敲打了一下傭人的頭。

  傭人本來是唯唯諾諾的站在一邊的,直到看到白子云居然用飯盒敲自己的頭,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你哪來的自信,現在老爺把你關在房間里,根本對你不聞不問!給你吃飯已經很不錯了。」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白子云上前一步,給了傭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傭人捂着臉,決定破罐子破摔。

  「老爺那天跟我說,白小姐吃的一切從簡,這飯,是昨天中午慕雲小姐吃剩下的!」

  白子云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傭人。

  「還有,老爺特別交代了,你不能走出門房一步!你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家裡的監控會一五一十的記錄下來,你沒看到嗎,你的頭頂。」

  白子云順着傭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卻發現自己房間的燈飾上,竟然有一個小小的攝像頭!

  她立馬回想起了白慕雲的骯髒手段。

  「啪」傭人重重的帶上了門。白子云覺得不可理喻,她不停的敲打着門,

  「你他媽給我說清楚,給我把這個攝像頭拆了!聽到沒有!」

  白子云整整敲門敲了五分鐘,門外的人卻不為所動,直到這時候,白子云才稍微恢復了思考能力。

  那個死婆娘說的沒錯,按照自己現在的情形,別說報復白慕雲了,連走出房門都是問題。

  她第二天一改平時的潑辣本性,給另一個傭人塞了兩百塊錢,並囑咐她自己有話要對白長明說,傭人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白子云如願見到了白長明。

  「爸爸,」白子云淚光閃閃,「女兒知道錯了。」白子云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甚至上前一步,拉住了白長明的衣角。

  白長明感到有些驚悚,上一天還瘋狂的砸着東西的人,下一秒竟然對自己撒嬌,下意識的退讓了一步。

  白子云察覺到了白長明的心理,只好放出了大招,撕心裂肺的哭了出來,

  「爸爸!難道你忘記媽媽生前,媽媽跟你說過什麼話你忘了嗎。」

  白子云盡情的釋放着演技,雙肩不停的抖動,她故意重複着這句話,提醒白長明。

  白長明想到了劉淑儀,楞了一下,這個女人曾經待自己不薄,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在等待着自己回來,卻耗盡了自己全部的生命和青春。

  白長明心中泛起一絲酸楚,他盯着白子云,卻依稀看到了劉淑儀的模樣。

  「好吧,我答應不再軟禁你,不過,你不能處處為難你姐姐。」

  白長明沒工夫理會白子云感恩戴德的樣子,徑直走出了房門,心中的酸楚卻依然不能平靜,對不起,白長明默默的想着,只不過你永遠也聽不到了。

  白慕雲偶然聽到了父親與助理的對話。

  原來白氏集團最近正在考慮融資的事情,這件事另白長明不甚其擾,焦躁的跟商量着,甚至下意識的掏出了早已戒掉的煙。

  白慕雲走到父親跟前,父親看到白慕雲,尷尬的停住了打火的動作。

  「小張,你來啦。爸,你不是早戒了嗎?」

  白慕雲順勢接過父親的煙,丟到了垃圾桶。

  白長明深深嘆了口氣,拉女兒坐到了沙發上,無奈的向她傾訴公司遇到的困難。

  白慕雲仔細的聽着,不時點點頭。

  她想到自己前世對公司不聞不問,一心撲在高澤銘那個垃圾身上,被他迷的神魂顛倒,就連父親也因此氣的身體一蹶不振,公司也落入了白子云手中。

  白慕雲想到這裡,暗自咬緊了牙關。

  「爸,女兒也想幫你分擔,這樣,你安排我進公司先熟悉公司業務,讓我幫幫你,好不好?」白慕雲心疼白長明,親昵的靠在了白長明的肩膀上。

  白長明聽到這話大為所動,他沒想到女兒竟然如此的聽話和懂事。他寵愛的摸了摸女兒的頭髮,心頭卻閃過一絲疑惑,女兒之前對白氏企業的管理毫無興趣,怎麼突然會?

  「姐姐,爸爸,你們在說什麼呢?」白子云的聲音卻不合時宜的響起。

  白慕雲看到解除禁閉的白子云,微微轉過頭,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輕笑。

  「公司有些困難,你姐打算去公司幫忙。」

  白子云卻雙眼放光似的,一屁股坐到了白長明另外一邊。模仿着白慕雲靠在白長明肩膀上的樣子。

  「爸,既然公司那麼困難,那讓我也去吧,剛好我和姐姐一起,有個照應。」

  你能跟我有什麼照應?白慕雲聽到這句話,心裏生出一絲噁心。

  「子云,不要胡鬧,公司的業務,不是那麼簡單的。」

  白子云聽到這句話,頭立馬從白長明的肩膀上移開,恢復了往常的模樣。

  「憑什麼白慕雲可以,我就不行?說到底,你就是偏心!」

  白長明剛想發作,助理卻在旁邊輕咳了一聲,他這才看到助理因為尷尬,臉色已經泛紅。

  白長明久久沒有說話,半響,他才簡單的開了口。

  「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不準胡鬧!」

  白子云的目的達到,她挑釁似的看着白慕雲,卻發現白慕雲根本沒有理自己。

  白總兩個女兒進入公司實習的消息很快在白氏企業中傳開了。

  集團的人看到白慕雲和白子云,總是對她們非常客氣。

  白慕雲卻悄悄拉來主管,告訴主管說不要給自己特殊待遇,希望自己跟其他普通實習生一樣,從基層做起。

  白子云卻十分享受這種差別待遇,在上班第一天某個同事不小心打翻了咖啡在白子云身上,旁邊的同事發出一聲驚嘆。

  白子云盛氣凌人的看着那位同事。

  「你知道我這件衣服多少錢嗎?你給我賠,不過,你好像賠不起。」

  白子云猖狂至極,身旁的同事都悄悄捏了一把汗。

  「對不起,對不起,白小姐,我不是故意的。」犯錯的同事頭上已經冒出了密密的汗珠。

  白子云聽到白小姐這個詞,意識到自己剛來公司,不能太過於張揚,反正下馬威已經給到了。於是瞬間換了一副臉色。

  「沒事啦,我跟你開玩笑的呢,呵呵呵,你看你嚇得。」白子云伸出手拍了拍同事的肩,卻把同事嚇的一個激靈,逃也一般的走了。

  自從咖啡事件起,公司里人人都知道白家二小姐白子云不好對付,連公司的主管都對她禮讓三分。

  相對於白子云的高調惹眼,反而是白慕雲的低調從容,不卑不吭,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贏得了一波好人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