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水滸之蕩寇梟雄
水滸之蕩寇梟雄 連載中

水滸之蕩寇梟雄

來源:google 作者:夢回往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扈三娘 祝彪

原本的獨龍崗祝家莊,因為一隻雞而引發的滅門慘案;面對梁山泊的咄咄逼人,我祝彪自然不會忍讓半分;男主開局定親扈三娘,並暗地招攬有情有義的真英雄;撬盡四大賊寇的牆角……不但平內亂,還要抵外辱;讓宋朝這個最富有的朝代,也是最強勢的朝代……嗯……到時候是不是叫宋朝?還猶未可知展開

《水滸之蕩寇梟雄》章節試讀:

那帶珈的漢子抬頭看了看到站在廳前的柴進,趕忙躬身說道:

「小人林沖見過柴大官人,只因為在京城內多次聽說大官人之名;可一直無緣前來拜會。

今林沖做了階下囚,路過貴庄,實在是按耐不住,才貿然前來拜見,就為了一睹大官人尊容,

以後那怕死了,也算了了心愿。」

果真是林沖,祝彪不由得仔細打量了他幾眼……

柴進這時候急忙下了廳前台階;

來到林沖跟前,將他扶起,開口說道:

「原來是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林教頭;

不知教頭怎麼到了如此地步啊?」

柴進說著話,令身後家丁去取出兩錠銀子,交給林沖身後的兩位官差。

「兩位官差一路辛苦了,請勞煩兩位將他肩上重珈打開。

兩位放心,若是犯人有了差池,你二人就找我橫海郡柴進就是了。」

那兩個官差那敢拒絕,再加上收了柴進的好處,趕忙行禮道:

「大官人太客氣了,小人這就給林教頭打開珈鎖。」

柴進等那兩人打開重珈,令家丁帶着他二人,還有祝家莊的庄丁,一同下去用飯了。

林沖再次一躬到地:

「小人何德何能,竟然使得柴大官人破費,小人感激不盡。」

柴進扶起林沖,笑着說道:

「林教頭不必客氣,林教頭名滿京城,柴某也聽說過大名,只是今日怎麼落入這步田地?」

林沖聽了,羞愧的抱拳說道:

「說來不怕大官人笑話,因為小人無用至極,才落得家破人亡,到了這步田地。」

柴進虛手一引道:「林教頭莫要着急,進屋去說吧!」

一旁的祝彪和欒廷玉對視一眼;

這小旋風柴進義薄雲天的名聲,真是名不虛傳;

這一刻的祝彪,甚至感覺自己在柴進跟前就是小肚雞腸了;

自己的耐性,自己的脾氣,差了柴進簡直不是一個檔次啊?

自己若是如同柴進的這份胸懷,如何不能大展拳腳?

祝彪心裏想着,他和林沖幾人,落後柴進一步,跟着進了廳內……

這時候庄內的家丁也將獵物處理乾淨,連同酒菜一起收拾好了;

柴進命家丁擺上酒席,又互相介紹了祝彪和林沖認識,然後請幾人入座……

幾人入座之後,先飲了幾杯酒;

作為主人的柴進再次詢問林沖的遭遇;

林沖長長的嘆息一聲,然後將妻子被高衙內看上,自己因為失手打了高衙內;

後來被太尉高俅陷害入了白虎堂,才落的這步田地。

林沖說著,兩行淚便流了下來;繼續說道:

「林沖因為自己乃是帶罪之身,怕連累了家中愛妻;

故在被發配滄州之前,一紙休書與愛妻解除了關係;這才安心跟着官差上路。」

柴進聽了,不由得唏噓不已,跟着痛罵高俅幾句……

一旁的祝彪聽了,搖頭嘆氣一聲,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林教頭,祝某原本以為你是條漢子,沒想到你真是糊塗啊!

你明知道那高衙內心懷不軌,時刻惦記你的妻子;而你竟然一紙休書將她掃地出門。

你可知道,你這樣做,就算是把你妻子推到火坑了。

你不休她之前,她還是良家之妻;高衙內就是想動她,也要三思,免得被人唾罵。

如今倒好,你將妻子被休在家,算是未嫁之女了;

這豈不是更讓高衙內有了可乘之機。

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高衙內打着追求你妻子的名號,量你岳父也不敢阻攔。

你呀……你真是糊塗啊!」

林沖聽了祝彪的話,感覺如同五雷轟頂,一下子呆立當場;

他雙目赤紅,拳頭緊緊攥起,渾身發抖。

就連柴進聽了,也用異樣的眼光看向林沖;彷彿有些不齒他的行為一般……

祝彪知道,這林沖一輩子的性格,就是太軟弱無能。

他的武藝還是可以的;槍法雖然精妙,卻不狠毒。

林沖唯一的重振雄風,就是在草料場打殺陸虞候幾人。

到了後來,還是軟弱無能,甚至被活活氣死……

祝彪嘆了一口氣,猶自說道:

「林教頭,其實你一開始就做錯了;

你當時沒有捨得的決心,若是當時權衡利弊,有舍有得的話,也不會到這種地步。」

林沖聽了,急忙看向祝彪,就連柴進也不解的問道:

「祝公子何出此言?那高家父子一心要害林教頭,他怎能躲的過去?」

祝彪自顧自的端起一杯水酒,一仰脖子,灌了下去;

他輕輕的放下酒杯,開口說道:

「你應該像王進教頭一般,見高俅父子歹毒,早早的離開京城;

他帶着一個年邁老母,都能逃離京城;

你帶着年輕的林夫人,想必比他還要容易吧?

再說了,你當初打了高衙內,你可是有理的一方,根本不應該在給他賠禮道歉;

如此一來的話,他就知道你軟弱可欺;才會得寸進尺……」

林沖聽了,使勁的一錘腦袋,低下頭去,默默的流起淚來……

柴進見此,只能好言相勸;

祝彪也跟着勸道:

「林教頭,事已至此,你也不必自責了;

在下以前也曾聽說過你的威名,這次不能眼睜睜的看你受辱;

以在下所見,你先跟隨官差去了滄州,至於嫂夫人,我想想辦法去救她脫離虎口吧!」

林沖聽了,愣愣的看了祝彪片刻,隨後趕緊起身,向著祝彪跪倒,伏地痛哭道:

「小人就先拜謝祝公子了;

若是祝公子能救出拙荊,等小人出獄後,願為祝公子當牛做馬,以報大恩……」

柴進聽了,也向祝彪深深一禮道:

「祝公子心思縝密,若是祝公子真能救出林娘子;

我柴進必定大力協助,幫祝公子完成義舉。」

祝彪先趕緊扶起林沖,先對他好言勸慰幾句;然後對柴進說道:

「若是想救出林夫人,只要謀劃好了,此事想必不難;

只是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請林教頭書信一封,免得林夫人懷疑……」

林沖聽了,趕緊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請庄丁拿來筆墨,當時就給林娘子書信一封;

林沖吹乾筆墨,雙手交給祝彪,滿臉希望的說道:

「這一切全依仗祝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