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狩魔手記
狩魔手記 連載中

狩魔手記

來源:google 作者:煙雨江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彼特 老漢斯

核戰過後,殺戮開始蔓延到整個世界人間秩序完全瓦解,弱肉強食成為第一原則當慾望失去了枷鎖,就沒有了向前的路,只能轉左,或者向右左邊是地獄,右邊也是地獄展開

《狩魔手記》章節試讀:

阿斯莫大門處,圍觀的已經超過了100人,裏面有傭兵、獵人,也有幾名佩恩公司的士兵和軍官,大多數人都是全副武裝。獵人傭兵大多兇狠跋扈,並且完全瞧不起女人。在他們眼中,女人就是發泄**的工具,再漂亮再彪悍都是如此。但他們並不愚蠢,看到本來最應該出頭的佩恩公司衛隊軍官都默不作聲地站在一旁,他們也就選擇了沉默。

一百多個蠢蠢欲動的人,一百多雙或敵視、或**的目光,在麗的眼中就如空氣。

阿斯莫外面又響起發動機的轟鳴,兩輛越野車狂猛地再次向前沖了十米,車頭幾乎頂住阿斯莫大門的胸壘。行進中,車上兩挺高射機槍調整着方位,車輛停住的同時,黑洞洞的槍口分毫不差地把圍觀人群罩進射程,兩名射手的眼神殘忍而又嗜血,顯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扣動扳機。

看到這兩挺高射機槍,佩恩公司的軍官變得更加的沉默。他們並不打算因為一個外圍的普通獵人與羅克瑟蘭公司交惡,即使羅克瑟蘭公司眼下的舉動近乎挑釁。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一旦起了衝突,兩個公司之間就是戰爭。或許普通的傭兵和獵人們並不清楚,但這些軍官算是這片充滿苦痛土地中的上等人,知道的自然比普通人多些。與羅克瑟蘭公司開戰,等同於自殺。

蘇慢慢地抬起手,解開了斗篷上端的系帶。

麗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盯着蘇的動作,眼睛越來越亮。

砰!砰!

兩聲巨大而又突兀的槍聲震顫了整個阿斯莫,甚至連麗都感受到了那陣撲面而來的熱浪和衝擊聲波!

「我死了?」聽到這兩聲足以壓倒機關炮音量的槍聲,麗下意識的閃過了這麼一個念頭。隨後一片黑雲迎頭罩來,她眼前一暗,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

肩背觸地的剎那,麗的腰身便猛一運力,整個人立刻從地上彈了起來。她憤怒地將蒙在頭上的斗篷掀開,正好看到一身迷彩作戰衣的蘇以驚人的速度沖向阿斯莫充作圍牆的鐵絲網,毫不減速,亦無任何略作停頓發力跳躍的動作,幾乎是違背物理規則般,整個人輕飄飄地越過足有一米半高的圈筒鐵絲網,向荒野深處奔去。

而她那輛威猛之極的改裝機車翻倒在地,前後輪胎上各有一個碗口大小的破洞,顯然是蘇剛才兩槍的傑作。

嗒嗒嗒!一輛越野車上的高射機槍吼叫起來,在蘇的身後掀起一排排泥土。土石衝天而起,隨後又重重向著他落下去,幾乎要將他給埋了起來!顯然越野車上的是兩個至少有着一階重武器掌握能力的射手。

蘇忽然變了個方向,閃開了高射機槍的彈道軌跡,繼續向不遠處的樹木和廢墟狂奔。

「都他媽的不許開槍!」麗如憤怒的獅子般吼叫!

她猛然跳了起來,以不輸給蘇多少的速度衝到越野車旁,一把抓住了車上射手,竟將他硬從車裡提了出來,然後狠狠地甩到了幾米外。撲通一聲,那名射手如同沉重的沙袋,重重地摔在了灰土裡,儘管身軀強壯,但被麗這樣一摔,他一時居然爬不起來。麗又拉開車門,同樣將駕駛員扔出了幾米遠,隨後自己坐上了駕駛位。

越野車轟然吼叫起來,猛地後退了幾米,隨即後輪飛速旋轉,在地上刨出滾滾煙塵,車身震慄一刻,就轟鳴着衝出!

越野車划出一道遒勁有力的弧線,側繞過阿斯莫,向奔跑着的蘇追了下去。

就在越野車後退的瞬間,另一輛車上跳下一個軍官服色的高大男人。他幾步就衝到麗的車邊,間不容髮地躍進了副駕駛的位置。至於原先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那個倒霉鬼,則同樣被甩出了幾米遠,與他兩個戰友跌成一堆**着。

另一輛越野車得到了命令,停在原地,並沒有跟上去。而且是麗親自駕車,他們想追也追不上。

茫茫平原上,蘇以普通人類根本不可能達到的速度飛奔着,他的步伐輕盈迅速,每一次騰躍和落地,身體曲展的線條看上去頗為賞心悅目,然而步幅和步伐卻遠遠超過了普通人。距離最近的樹林和廢墟,還有大約兩公里的路程,儘管以蘇現在的速度只要兩分鐘就能跑完這段距離,但是他身後一道塵柱衝天而起,越野車吼叫着追了上來,正迅速將距離拉近。

麗咬着牙,惡狠狠地推檔,一腳將油門踩到了底。越野車猛地向前一衝,囂叫着以快得幾乎四輪離地的架勢筆直向蘇的後背撞了過去。就在車頭距離蘇的後背不到一米時,蘇忽然團身、一個靈動非常的側翻,就讓過了越野車的衝撞。

越野車立刻衝過了頭,隨着刺耳的剎車聲,越野車以一個漂亮的甩尾,直接原地180度掉頭,划出大半個圓弧形的煙塵之牆。然而當車頭正好掉轉過來時,蘇的身影如幽靈般從煙塵中沖了出來,幾乎是貼着越野車掠過。隔着車窗玻璃,蘇與麗的臉相距還不到一米。

咔嚓一聲,交錯而過的剎那,蘇揮出匕首,將越野車的後視鏡砍了下來,然後如一隻受驚的麋鹿,繼續向不遠處的叢林廢墟奔去。

麗又是一腳將油門直踏到底。

越野車借勢又旋轉了180度,向蘇悍然撞了過去。

蘇似乎輕輕一閃,就從左面讓過了越野車的衝撞,然後在越野車減速時,忽然又從車身右側出現,繼續加速向前衝刺。

越野車內的錄音機音量已經開到了最大,裏面播放着的是一首《歡迎來到叢林》,這是來自舊時代槍炮與玫瑰樂隊的作品,異樣的嗓音與強勁的節奏混合在一起,恰到好處地演繹了車內的氣氛。

麗咬着牙,一臉猙獰笑容的她竟然透出了種別樣的美麗。她雙手上青筋浮起,工程塑料製成的方向盤被握得吱呀作響,如果內里不是以合金鋼作為骨架,說不定早被她給握碎了。即使這樣,每當麗如風一樣的轉向時,方向盤都會發出不堪重負的**。而這樣的急轉向,幾乎每隔數秒就會發生一次,麗的雙腳更是在離合、剎車和油門上風一般來回移動。

越野車如同蘇醒的野獸,咆哮着,顫抖着,追壓着不斷奔逃的蘇。儘管車窗是合上的,然而過於劇烈的運動仍使得她的短髮飛揚起伏,如同迎風飛馳!

儘管沒有系安全帶,而且還弔兒郎當地架着個二郎腿,副駕駛座上的男人本該早就被甩出車外,摔歪脖子,乃至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頭,然而他卻奇異般安穩地待在座位上,如同事先在屁股上塗滿了強力膠水一樣。

他看起來年紀也不算大,應該還不到三十,只不過滿臉的胡茬使得他乍看起來很有些滄桑的味道。他身上穿着皮製的戰鬥服,並不象是正規軍的服裝,而且胸前由上向下一半扣子開着,露出布滿胸毛、糾結髮達的胸肌。鷹一樣的鼻子再配上深深的灰色眼珠,使得他另有一種充滿了力量與英氣的魅力。

這個男人饒有興味地看着如羚羊一般敏捷的蘇,吹了聲口哨,說:「這小傢伙可真不賴!看他的速度已經到了六十公里以上,而且持續了整整一分鐘。你確定他根本沒有升級過戰鬥域的能力嗎?」

麗咬牙切齒地道:「少廢話,我想要的人還能差了?我可以跟你打賭,他絕對沒有戰鬥域的能力!喂,拿根煙來,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別敷衍我!」

男人登時一臉無奈和肉痛,但還是從上衣口袋中摸出一根真正的雪茄,用食指輕輕一划就切去了雪茄頭,然後彈出一縷藍色火焰,點燃了雪茄,粗手粗腳地一把塞到進麗的嘴裏。

麗深深地吸了一口,從鼻端中噴出兩條煙龍,精神立刻亢奮起來。她用牙齒咬着雪茄,一邊狂野笑着,一邊從牙縫裡擠出了幾個字:「小寶貝,我看你還能跑多遠!」

車廂內充滿了發動機的轟鳴和輪胎摩擦地面時發出的尖銳刺耳聲音,然而麗和那男人的交流卻完全沒有障礙,他們的音量甚至壓倒了車廂內的噪音。麗的聲音仍然清脆而有穿透力,那個男人的聲音則是沉厚,有如發動機的轟鳴。除了音量實在是太大了一點,兩個人的聲音都非常具有吸引力。

蘇在荒野上狂奔着,時時全無徵兆地轉彎,閃不容發地讓開越野車的追壓。每一次閃躲,他都離前面亂木叢生的城市廢墟更近了一些。雖然麗的車技幾乎稱得上出神入化,然而卻始終奈何不了蘇。

而一口氣高速曲線奔跑數公里後,蘇的速度仍沒有一點慢下來的意思。

男人看了一會蘇的跑動,不懷好意地笑了幾聲,說:「麗,我看你多半搞不定這小子。」

麗猛地一打方向盤,咬着雪茄,惡狠狠地道:「里高雷!你他媽的給我閉上那張烏鴉嘴!我只是想看看他能跑多遠,要不然早就一槍放倒他了!」

里高雷高聲笑了起來,看上去一點也不打算給麗面子,直截了當地說:「那可真不一定!我們來試試看!」

他掏出把沙漠之鷹,直接敲碎了車窗,將手臂探出車窗外,隨手一抬,就瞄準了蘇的後腦。

蘇似乎完全不知道性命危在旦夕,反而不再進行曲線運動,開始筆直加速。麗忽然打了下方向盤,越野車划出一個大大的S型,這才重新回軌跡上來。

里高雷嘿嘿嘿地笑起來,笑得十足象只狐狸,說:「慌什麼,我剛才可沒想開槍。」

麗狠狠地吸了口雪茄,只當什麼都沒聽見。

里高雷眼中殺機一現,忽然說:「這才是動真格的!」

他掛在車外的右手閃電般抬起,再一次瞄準了蘇的後腦!

砰!沙漠之鷹怒吼着,在荒野上激起一蓬灰土。

在里高雷瞄準的一剎那,蘇忽然連續兩個左側翻,從越野車前方閃到了車身左側,里高雷的的一槍就這樣落了個空。

里高雷的手槍不住瞄向蘇的後背或者是腦袋,蘇的跑動立刻變得忽快忽慢,時時會突兀地連續左右側翻,總會在里高雷鎖定他的剎那閃開。

「看到了沒有?」里高雷轉頭望向麗,右手隨意地向蘇開了三槍,根本就沒有瞄準,而蘇這一次卻不再閃避,而是再次筆直加速,自發而然地讓開了這三槍。

麗突然狠狠地在方向盤上一捶,一腳踩死了剎車。越野車輪胎立停,**着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痕迹,好不容易才靜止下來。這時越野車前檔距離廢墟外圍的一株灌木已不到十公分。而蘇,則已消失在廢墟深處。

麗和里高雷並肩站在生滿灌木的廢墟前。站在足有190公分的里高雷身邊,麗顯得格外苗條嬌小,根本看不出她的身體里還會藏有如此爆炸般的力量。在他們身後,越野車裡的槍炮與玫瑰依舊在歇斯底里的唱着「歡迎來到叢林!」

麗吸盡了最後一口雪茄,撲的一聲,將雪茄尾吐到了數米外的地方,眯起眼睛,冷冷地打量着這片廢墟與叢林。

里高雷同樣在看着這片叢林,聳了聳肩,說:「我知道你就是想硬上他。我跟你一起進去吧,你自己可不見得能搞得定他。」

麗冷冷地道:「這是我的事,你跟來幹什麼?」

里高雷嘿嘿笑着:「我能幫你按住他的手,這樣你就可以盡情地爽!」

麗重重的呸了一聲,說:「滾!他是我的人,我喜歡一個人享受。你少給我在這多事!」

里高雷有些奇怪地看着麗,忽然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地說:「你看上去有點反常!是不是被這漂亮小子給佔過了便宜,所以才急着要找回場子來?」

麗臉色鐵青,根本沒有理他。嘩啦一聲,她將皮上裝的拉鏈一下拉到了底,登時露出裏面大片裸露的麥色肌膚,看來在這件皮衣下面,她又是什麼都沒穿。麗從皮衣裏面摸出兩把精緻的小手槍,隨手扔在地上,再將拉鏈拉回最上端。麗又抬起右腿,從長筒靴中摸出一把薄而小的匕首,握在手裡。

她雙眼中泛出狼一樣的光芒,嘴角是陰冷的微笑,徑直向叢林中走去。

里高雷無奈地攤了攤手,提高了聲音,向麗消失的方向叫道:「嗨!這個地方氣氛不錯,我不懷疑你們之間肯定會發生點什麼!不過乾和**之間,可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喲!」

叢林深處傳來麗憤怒的咆哮:「你他媽的給我閉嘴!」

叢林與廢墟重歸寂靜,里高雷意味深長地笑笑,從口袋中掏出包煙,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再吐出一個煙圈。這是一包皺巴巴的煙,並不是麗抽的那種即使在舊時代也十分昂貴的雪茄。這種煙燃得很快,他幾口就抽完一枝。

地上的煙蒂越來越多,到最後煙盒也被捏扁丟到地上。里高雷拾起了麗丟下的一雙小手槍,回到了越野車裡,將雙腿高高架在另一端的車窗處,閉上了眼睛。儘管車內仍是震耳欲聾的「歡迎來到叢林!」但過不了一會,他就酣聲如雷。

4425